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110章 是谁动了书房免费阅读

第1110章 是谁动了书房
    ()  “是啊!林宇,你不想帮林晚晚解约了?林晚晚可是可怜巴巴地等着你把她救出苦海呢!”

    米雪儿高抬着下巴,一脸冷傲地看向林宇。

    林宇动了动唇,没有说话,视线扫向林晚晚,欲言又止。

    他是想帮她,但也不是随便帮的。

    他得听米浅怎么说。

    “小妹妹,我跟你说,求人不如求己,任何时候都不要太指望别人。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如果你够聪明,就一定会想到办法脱离有些人的掌控的。毕竟,只有当事人,才能知晓很多不能为外人所知道的秘密对么?”

    米浅没等林宇说话,就开了口。

    她的语气淡淡,看着林晚晚的眼睛,意有所指。

    林晚晚眨了眨眼,若有所思。

    这个米总说话好有深意。

    她是在教自己怎么摆脱米雪儿的经纪公司的掌控么?

    用不为人知的秘密相要胁即可!

    林晚晚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可转瞬即逝。

    她要怎么掌握经纪公司不为人知的秘密啊!

    好苦恼。

    “米浅,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米雪儿听着米浅的话,气得一拍桌面,怒瞪着她。

    米浅挑了挑眉,起身道:“米雪儿,看来今天的会面该结束了,我替我家老公掌过眼了,我认为我们两家没有合作的必要。毕竟,公司的总裁夫人这么没素质,我对贵公司的品质也深表怀疑。”

    看着米浅转身傲然离开,米雪儿气的胸脯一阵起伏。

    她猛然地看向林晚晚,起身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

    “*,都是你的错!跟我叫板,我弄死你!”

    正准备出门的林宇听到动静,急忙转身。

    当看到林晚晚被打得一个踉跄,顿时一脸的怒意。

    他大步上前扶住林晚晚,怒道:“米总你怎么打人?”

    “我教训我手底下的员工,关你屁事!你要是不舍得,赶紧想办法把她带走啊!”

    米雪儿冷笑着说道。

    林宇一噎,看着林晚晚捂着脸一声不吭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他掏出手机,把林晚晚的手拉下来,拍了一张照。

    “米总,就算是你的员工,你也不该动手打人。这个证据我会保留,如果你再伤害她,我一定会起诉你。”

    他暂时不能把她带走,只能警告米雪儿。

    真的很担心米雪儿回去后会不会拿林晚晚出气。

    “林宇,你威胁我?我怕你啊!”

    米雪儿气的脸色一阵变幻。

    林宇冷笑,“那你大可以试试,看看要不要把事情闹大。不知道闹大后,你丈夫的公司会不会名誉受损。”

    “你!”

    米雪儿一噎,脸上满是狰狞之色。

    林宇没再搭理她,视线落在林晚晚脸上,“保护好自己,我先走了。”

    男人颀长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林晚晚定定地看着他,心头蓦地一痛。

    她动了动唇,喉间压了一句,“阿宇,别走。”

    “死丫头,看什么看?你的情郎没有打算帮你赎身!你不想陪酒?没门!”

    米雪儿对着林晚晚就是一通谩骂,林晚晚的思绪被拉回,看着米雪儿和经纪人的怒容,手指蜷了蜷。

    她不会一直受制于他们的,她一定会想到办法离开的。

    外边,米浅坐上了车,等着林宇。

    林宇拉开了门,叫了一声米姐。

    米浅嗯了一声,说道:“我没把她带出来,你会不会怪我?”

    听到这话,林宇摇了摇头,“米姐,你有你的道理,我不会怪你。”

    米雪儿老公的公司和裴家是死对头,尹氏集团当然不可能和对方合作。

    而想要帮林晚晚,除了和对方合作,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拿钱替林晚晚解约。

    可十亿,不是一千万,这钱太多了,林晚晚还不值得他们这么做。

    “先看看吧,看看那个林晚晚会不会听明白我的意思。如果过段时间,她还是没能顺利解约,我再想办法也不迟。”

    米浅淡声说了一句。

    她和林晚晚非亲非故,要她拿出十亿来帮她解约并不合适。

    她点拨林晚晚一下,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娱乐圈的水很深,并不是所有经纪公司都是干净的。

    只要掌握到对方的有力把柄,不愁自己解不了约。

    但前提是她够聪明够机灵。

    米浅理了理秀发,看着外面的风景,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说,会不会害了人家小姑娘。

    “米姐,今晚我有工作,就不回去了,你替我和灵灵说一声。”

    林宇默了默,说了一句。

    米浅回神,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好。”

    她知道,他心里有膈应,想来是找借口不见裴灵吧。

    傍晚。

    裴家。

    裴承恩进了书房查看文件。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书房里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是谁动了书房?

    “今天是谁打扫书房的?”

    裴承恩下了楼,询问道。

    “裴先生,是我打扫的。”

    一个中年妇女听到说话声,连忙走了出来。

    裴承恩看了她一眼,“你打扫卫生时,是不是动过我书柜上的文件?”

    “没有,裴先生,今天不是大扫除的日子。”

    中年妇女连忙回话。

    就算是大扫除,他们也不会去随意翻动柜子里的文件。

    裴承恩看了她几秒,示意她退下。

    “爸,怎么了?”

    裴灵从楼上下来,问道。

    “没事,饿了吧?准备吃晚饭了。”

    裴承恩没有多说什么,朝着裴灵笑笑。

    “爸,今天我在家,把家里都走了一遍。我想找回我的记忆,所以翻了翻书房里的各式书籍,我是不是做错了?”

    裴灵有些怯怯地看着裴承恩,询问道。

    原来是裴灵去过书房。

    裴承恩看了她一眼,笑道:“没有的事,这家里的东西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翻就怎么翻。要是有什么疑问,你再问我。”

    “好的。”

    裴灵莞尔一笑,跟着裴承恩进了餐厅。

    米浅抱着小女儿站在楼梯口,看着裴灵的身影,眸光微动。

    她去书房找什么呢?

    真的只是在找原来的记忆么?

    西南面的一幢大厦里,经纪人看着拿刀抵在自己颈间的林晚晚,一脸的怒意。

    “林晚晚,没用的,林宇和米浅不帮你,你身后无人可依靠,是不可能反抗得过米总的,还是乖乖听话,跟我去应酬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