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96章 奇怪的小男生免费阅读

第1096章 奇怪的小男生
    ()  “小弟弟,你别害怕,我没有恶意,是我撞到了你,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事?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焦金翰没有再上前,而是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面的人看着焦金翰,眉心蹙了蹙。

    小弟弟?

    可他明明……

    “饭。”

    ‘小少年’薄唇动了动,嗓音有些干哑。

    “什么?饭?”

    焦金翰没听清楚,疑惑地问了一句。

    “你把我撞饿了,我要吃饭。”

    ‘小少年’瞪着他,凶巴巴道。

    焦金翰:“……”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被撞车会被撞到饿的。

    这算不算是遇到碰瓷的了?

    不过对方只是想吃饭而已,他答应就是了。

    “好,上车,我带你去吃饭。”

    焦金翰笑着走到副驾驶室,拉开了车门。

    ‘小少年’定定地看着他两秒,随后身手灵活地爬上了车。

    对,是爬!

    就像动物一般,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副驾驶室。

    焦金翰眸光微闪,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孩子,心里的好奇更甚。

    他坐到了驾驶室上,发动了车子。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焦金翰边开车边询问道。

    ‘小少年’皱了皱眉,迸了两个字,“阿狼。”

    “阿郎?小郎君么?怎么有点像古代的名字?谁帮你起的?还挺有意思啊!”

    焦金翰只以为是郎君的郎,笑着说道。

    “阿狼,不是郎君。”

    阿狼慢吞吞地回了一句。

    焦金翰脸上的笑意一顿,有些探究地看向她。

    不是郎君的郎,那就是一匹狼的狼。

    怎么有人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

    “阿狼,大晚上的你怎么一个人在马路上溜达?你住哪里?家人呢?不管你吗?”

    家人!

    阿狼看了眼马路对面,那边有一片山,再往深里走,就是茂密的森林。

    她的家人……

    “死了。”

    她的嗓音有些哑,焦金翰听出了她语气里的难过。

    焦金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地安慰着。

    阿狼下意识地一把拉开他的手,动作迅猛又用力。

    焦金翰手上一滑,差点没控制住方向盘。

    他连忙稳住方向盘,一脸惊愕地看着对方。

    “阿狼,我没恶意,你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阿狼定定地看着他,像在分辨他说的是真是假。

    随后她移开了眼,看向窗外。

    真是个古怪的小子。

    焦金翰心里腹诽了一句,把车开到了附近的餐馆。

    “走吧,进去吃东西。”

    看着热闹的商铺里的人流,阿狼眉头紧蹙,拼命地摇头。

    “不去。”

    焦金翰拉车门的手一顿,“你不是饿了吗?不喜欢这家?那我们换一家。”

    “不要,不进去,你去拿来。”

    阿狼两个字两个字地迸着。

    这孩子,难道怕人多的地方?

    焦金翰若有所思,“行,你在这儿等着,我去买。”

    看着焦金翰大步进了餐厅,阿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咽了咽口水。

    他从福利院逃出来,已经饿了两天两夜了。

    这个大叔会给她买吃的对吗?

    片刻后,焦金翰提着一袋吃食上了车。

    “我也不知道你的口味,就按着我的口味买了,你尝尝。”

    焦金翰把几个盒子打开,准备把筷子递给阿狼。

    只是当他抬眸朝阿狼看去时,却发现她已经拿起了一只鸡腿,快速地撕咬着。

    对,是撕咬!

    她吃东西的时候,就像是猛兽撕咬着自己捕捉到的猎物一般。

    焦金翰呆呆地看着阿狼,只觉得这孩子的行为处处透着诡异。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种种习性,像极了动物的习性?

    脑海里闪过什么,焦金翰眸心动了动。

    他是医生,需要博览群书。

    他曾看到过国外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书籍。

    有一种人,因为某些原因从小被家人遗弃。

    后来被动物拖了回去,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

    眼前的这个孩子,她说自己叫阿狼,会不会有一种可能……

    手上的筷子蓦地被抽走,打断了焦金翰的思绪。

    他抬眸,就见阿狼擦着嘴角,已经把一个鸡腿啃完了。

    见他看她,她眸光闪烁了一下,拿着筷子开始夹菜。

    动作有些生疏,但明显放慢了进食的速度。

    焦金翰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嘴角勾了勾。

    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他也不想管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

    就是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的。

    “阿狼,你的衣服刚刚弄脏了,我去给你买套新衣服吧。”

    听到这话,阿狼吃饭的动作一顿,黑亮的眸子看着他,警惕中带着一丝探究。

    焦金翰轻笑,想要伸手摸摸他的头,但又怕吓到他,于是拉开车门下车。

    “等我啊,我马上回来。”

    看着焦金翰的背影,阿狼咽下嘴里的食物,眸光晶亮。

    这个大叔笑起来真好看。

    像……狼妈一样!

    焦金翰进了一家专卖店,想了想阿狼的身高体型,于是让服务生帮他挑了几套衣服。

    小男生的衣服款式不多,最多就是挑个颜色。

    焦金翰想了想,让服务生把几款不同的颜色都拿一套。

    等回到车子里,却发现人不见了。

    焦金翰一愣,叫了一声,“阿狼?”

    没有人回应,焦金翰摇摇头,嘟囔了一句,“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衣服,就准备把东西丢后座上去。

    刚一回头,就见阿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焦金翰没有心理准备,倒吸了口气。

    “我去,阿狼,不带这么玩的,你是想吓死我吗?”

    这孩子,也太神出鬼没了。

    阿狼嘴角抽了抽,眼里的笑意一闪而过。

    她一把抽过焦金翰手里的袋子,将里面的衣服拿出来。

    好光滑的面料,闻起来也香香的。

    不像自己身上的衣服,臭臭的。

    只是这颜色……

    “阿狼,你多大了?大概就十四五岁吧?别穿得像个小老头似的,看看这颜色喜欢吗?嫩黄的,嫩绿的,桔黄的,湖蓝的,多鲜艳?”

    阿狼皱眉,她不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颜色好吗?

    这个大叔真不会挑衣服。

    他还眼瞎,给她挑的都是男生的衣服。

    “下车。”

    阿狼挑了一件湖蓝色的衣服,对着焦金翰说了两字。

    焦金翰一愣,“你说什么?下车?让我下车吗?为什么?”

    “我要换衣服。”阿狼皱眉道。

    “哈,都是男生,你还害羞吗?”

    焦金翰笑着打趣了一句,但还是拉开了车门下了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