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89章 缆车事故免费阅读

第1089章 缆车事故
    ()  “喂,金翰?”

    许心一保持着镇定,叫了一声。

    “心心,你在哪里?我打你电话老是打不通。”

    电话里传来焦金翰略带质问的声音。

    老是打不通电话?

    大概是因为山上的信号差?

    许心一硬着头皮道:“我开完研讨会就和几个同事出来走了一走,大概这里的信号有点差。”

    “原来是这样?你吃饭了吗?”

    “吃了。”

    “我看到新闻,说你救了一个女孕妇,我老婆真是好样的。”

    他老婆。

    许心一垂在一侧的手微微蜷起,想到刚刚和楚夜霖做的事,不免一阵心虚。

    “金翰,你还有事吗?我有点累,没事我就先挂了。”

    “好,心心,你好好休息,我会在这一周里好好做复健,等你回来。”

    焦金翰柔声细语地开口,许心一咬了咬唇,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头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理智逐渐回笼,把她瞬间就拉回了现实。

    道德的约束,让她倍感煎熬。

    许心一靠在墙上,闭了闭眼。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一一?”

    是楚夜霖在叫她。

    许心一抿了抿唇,打开水龙头,双手掬了一盆冷水泼向自己。

    冰冷的水渍让她混乱的神经更加清醒,她擦掉脸上的水渍,拉开了房门。

    门口的楚夜霖看着她,眼里满是探究。

    “一一,谁来的电话?”

    许心一理了理耳边的秀发,越过他往外走。

    “这个时候,你说是谁来的电话?”

    不用问,肯定是焦金翰。

    楚夜霖脸色微沉,看着许心一走到门口,一把拉住她。

    “一一,你要去哪里?”

    “阿霖,明天我还要参加研讨会,要回去了。”

    许心一淡声道。

    “一一,你……”

    “阿霖,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只知道,我现在是焦金翰的妻子,我们不能这样。”

    许心一用力地挣开楚夜霖,拉开门快步朝前跑去。

    楚夜霖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着,原本喜悦的心情早已荡然无存。

    他一拳重重地砸向墙壁,眼里满是沉怒和烦躁。

    到底要怎样,他才能让许心一不再被道德束缚,和焦金翰离婚!

    他的一一!

    能不能做个坏女人!

    楚夜霖叹了口气,大步朝许心一追过去。

    许心一出了酒店,看着外面的夜色,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春去秋又来,一年又一年,这样的日子,过得真的有意思吗?

    肩上一暖,男人的衣服裹住了她。

    许心一侧头,就见楚夜霖抿着薄唇,一言不发地搂着她往前走。

    心里很不是滋味,许心一动了动唇,想说点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一路无言,四周寂静无声,只有两人走路时的脚步声,以及轻喘着。

    等来到缆车前,两人投了币,随后坐上了缆车。

    缆车是自动的,两人各自坐在一面,任由缆车载着他们慢慢往下滑去,再次无言。

    夜幽静,万家灯火在夜幕中闪烁着点点光晕。

    许心一看着窗外的夜景,手指捏了捏。

    夜色中,玻璃反射中对面男人的俊脸。

    他沉默地坐着,似乎回到了从前的孤寂。

    此刻,他的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吧!

    都是她的错。

    是她摇摆不定,让他伤心了。

    从一开始,她就该严词拒绝他的接近的!

    “阿霖,我们谈谈吧。”

    许心一鼓起勇气,直视着楚夜霖。

    楚夜霖瞥了她一眼,在她开口前道:“一一,你想谈什么?如果你想说,让我放手,到此为止的话就不必说了。你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毛病,就是执念颇深,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我从不放弃。”

    一段话,让许心一到嘴话悉数咽了下去。

    她太了解他了。

    他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想做一件事,是不可能放弃的。

    就如之前想要报仇,他可以策划几年!

    许心一叹了口气,再次回归沉默。

    阿霖,他是想一直缠着自己了吗?

    这又是何苦呢?

    缆车慢慢在山间游移。

    缆绳载着两人的体重,在空中轻晃。

    咯吱,咯吱,轮子在不断地绞动着。

    突然,空中的缆车猛地一顿,紧接着是迅速下滑。

    许心一的头呯的一声撞在玻璃上,一声惊呼。

    怎么回事!

    缆车怎么突然失控下滑了!

    楚夜霖同样没有坐稳,随着缆车的下滑而跌到一侧。

    “一一,有没有事。”

    他尽量保持着平衡,挪到了许心一的身侧。

    “我没事,阿霖,你有没事?”

    许心一忍住头上传来的痛意,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

    楚夜霖搂住许心一,看向窗外,眉头深锁。

    此时,缆车已经停住了。

    他们被困在缆车里,摇摇晃晃间,下面是万丈深渊。

    “阿霖,缆车是不是出事故了?”

    许心一吞了吞口水,有些紧张地看外看去。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楚夜霖沉着开口,一手搂着许心一,一手掏出手机试着拨打求助电话。

    然而,电话没有信号,他拨不出去。

    这时,缆车又是一个震荡。

    楚夜霖连忙扶住扶把,把许心一紧搂在怀里。

    视线落在外面的山林,他的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

    很明显,缆车出了事故。

    他现在担心的是缆绳会不会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而导致断裂!

    下面可是万丈深渊。

    如果他们掉下去,大概会没命的!

    许心一的脸色微白,她拽紧了楚夜霖的衣襟,看着外面漆黑的一片,同样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如果今天掉下来,他们还会有命活吗?

    这一刻,她无比后悔。

    如果她任性一回,不急着下山,是不是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了!

    缆绳被拉扯得吱吱作响,终于承受不住上面的重力,呯的一声断裂了。

    缆车像风中的落叶一般,快速地往下掉去。

    “阿霖!”

    许心一一声惊呼,手指拽住。

    “别怕,一一,有我在!”

    楚夜霖用力地将许心一搂在怀里,不让她看外面。

    车身传来呯呯声,许心一闭着眼,感受着天晕地转的翻滚,胃里像被一根棍子不断地搅和着。

    呯!呯!呯!

    又是几声巨响,许心一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被震出去似的。

    身上传来男人强有力的禁锢,把她紧搂在怀里。

    静了,终于静了!

    许心一慢慢睁开了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