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74章 你没权利带走她免费阅读

第1074章 你没权利带走她
    ()  楚夜霖也看到了,他把着焦金翰的脉,眸光深凝。

    脉象平稳,是康复的预兆。

    焦金翰已经苏醒了!

    楚夜霖收回了手,就见焦金翰慢慢睁开了眼。

    “金翰,你醒了!”

    许心一惊喜不已,叫道。

    楚夜霖微一蹙眉,看了她一眼,很不喜欢她惊喜的样子。

    但一想到许心一马上就可以恢复自由身了,他神情平静了许多。

    焦金翰的眼神还带着刚醒来时的茫然。

    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许心一,瞳孔慢慢聚集。

    “心心?”

    “是我,金翰,你终于醒了。”

    许心一喜极而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别哭。”

    焦金翰因为刚醒,身体还很虚弱。

    他见许心一哭了,慢慢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楚夜霖的眉头又蹙了起来,伸手就把许心一拉开。

    焦金翰的手一空,视线才在楚夜霖的身上定住。

    “楚总?”

    “焦金翰,你醒了就好。”

    楚夜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淡声道。

    焦金翰动了动唇想说什么,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眸光定定。

    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接着焦母和舒欣走了进来。

    “楚总,金翰今天怎样了?”

    焦母进门就询问道。

    许心一连忙擦掉眼角的泪水,将手从楚夜霖手里抽走。

    “妈,金翰醒了。”

    听到这话,焦母脚步一顿,脸上闪过惊喜和意外。

    她快步走到床边,眼眶瞬间发红。

    “哎哟,儿子,你真的醒了!我的好儿子啊!”

    焦母抱着焦金翰就失声痛哭起来。

    焦金翰拍了拍她的脊背,脸上带着笑意。

    “好了,妈,别哭了,我没事了。”

    “嗯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儿子是有福之人啊!”

    焦母擦着眼泪,又哭又笑。

    “金翰,恭喜你醒了。”

    舒欣挤开许心一的位置,眸光柔柔地看向焦金翰。

    焦金翰看向她,微微一笑,“舒欣,你来了。”

    “儿子,你没醒的时候,小欣可是天天往家里跑。看看这些医疗器械,还有帮你做康复的医生,都是她张罗的。”

    焦母在一旁适时地开口,替舒欣刷存在感。

    舒欣一脸的娇羞,“阿姨,都是一些小事,不用记在心上。”

    “怎么是小事?对我们焦家来说,你就是救命恩人般的存在。”

    焦母拍了拍舒欣的手,笑道。

    “哪里,我也盼着金翰能快点醒来。”

    “可被你盼到了。”

    “……”

    两人说着套的话,焦金翰有些心不在焉,看向身后的许心一。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他好像听到许心一叫了自己母亲一声妈?

    她怎么会叫自己母亲为妈的?

    “焦夫人,先让一让,让我帮金翰把银针拔了。”

    身后的楚夜霖看了眼时间,开口道。

    焦母连忙让开,“好的,楚总,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没什么。希望焦母遵守你我的约定,还一一自由即可。”

    楚夜霖坐到床沿上,把银针拔下。

    焦母眸光一闪,看了许心一一眼,脸上的笑容微敛。

    “那是当然。”

    本来让儿子娶许心一就是一时之气。

    如今自己儿子醒了,她巴不得快点让许心一这个丧门星离开焦家。

    “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把一一带走了。”

    楚夜霖将银针收好,开口道。

    “可以。”

    焦母没有异议。

    床上的焦金翰听着两人的对话,眼里闪过什么。

    “妈,你和楚总在说什么?心心怎么了?什么叫还她自由?”

    心里隐约有个想法,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金翰,你还不知道,妈在你昏迷的时候自作主张,帮你和许心一办理了结婚证。如今你醒了,这场荒诞的婚姻也该结束了。”

    焦母开口说道。

    焦金翰眼前一亮,定定地看着许心一。

    他没想错!

    许心一会叫自己母亲一声妈,是因为她嫁给自己了!

    她现在是自己的老婆!

    “焦夫人,那我先带一一走了。”

    楚夜霖拿好随身物品,牵住了许心一的手。

    床上的焦金翰连忙叫道:“不可以,我不同意离婚!心心,你现在是我老婆,你留下来。”

    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停下了脚步。

    许心一看向他,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他不让自己走?

    那她……

    “儿子,你和许心一的婚姻不能作数,听妈的话,让楚总带她走。”

    焦母急了,连忙道。

    “妈,既然我和心心结婚了,怎么就不能作数了?现在心心是我老婆,你要让楚总把她带哪里去?”

    焦金翰挣扎着想要起身,焦母和舒欣连忙扶他起来。

    楚夜霖的眉心蹙了蹙,握紧了许心一的手。

    “焦金翰,当初一一会同意嫁给你,不过是因为愧疚。她觉得是自己害了你,所以在焦夫人提议要她嫁给你时,她才会同意。你要清楚,她并不喜欢你,你们的婚姻就是一场儿戏。”

    闻言,焦金翰喘着气道:“楚总,不管怎样,心心现在是我焦金翰的老婆,你没权利带走她。”

    说着,他朝许心一伸出了手。

    “心心,过来。”

    许心一咬了咬唇,心下一阵无措。

    她该怎么办?

    是留下还是离开?

    “焦金翰,一一早就是我的女人,你不让我带走她,是想头带绿帽吗?”

    楚夜霖的脸色冷了下来,沉声道。

    焦金翰脸色一变,胸膛一阵起伏。

    一旁冷眼旁观的舒欣趁机道:“是啊,金翰,楚总和许小姐是真爱。他们两个在你昏迷期间一直恩爱有加,你不如成全他们吧。”

    这是在给焦金翰上眼药。

    意思是说许心一和楚夜霖在他昏迷的时候,还在这里干苟且之事。

    焦金翰的胸膛起伏得更加厉害了。

    他郁气攻心,剧烈地咳嗽起来。

    最后吐了一口血出来。

    “儿子,你别吓妈呀。”

    焦母一惊,声音都带着哭腔。

    “金翰,你别激动。”

    许心一也急了,连忙放开了楚夜霖的手,奔向床边。

    焦金翰一把抓住她的手,喘着粗气,“心心,你留下。”

    男人一脸的虚弱,眼神里满是期盼。

    许心一动了动唇,最终微垂下眸子,点了点头。

    “好,我不走。”

    他是因为她才伤成这样的。

    既然是他的心愿,她答应便是了。

    她不能忘恩负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