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73章 早就烧成灰烬了免费阅读

第1073章 早就烧成灰烬了
    ()  “裴叔,灵灵她知道新闻的事了,所以开着车出去了。”

    林宇不敢隐瞒,开口道。

    “跑出去了?多久了?”

    裴承恩的脸色一沉,询问道。

    “已经半天了,我正准备去找她。”

    林宇连忙回道。

    裴承恩不说话,而是掏出手机给裴灵拨打电话。

    *从林宇的口袋里传出来,裴承恩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她就这样跑出去的,连手机都没带?”

    林宇的脊背有些发凉,一脸的懊恼,“是。”

    当时就想着让她自己静一静,没想到其他的事。

    “林宇,你有没有脑子?居然让她一个人跑出去?还没带手机?”

    裴承恩怒斥,随后看向一帮保镖。

    “还有你们?不是让你们寸步不离地保护好大小姐的吗?你们干什么吃的?”

    保镖们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保镖战战兢兢道:“大小姐不许我们跟着。”

    “她说不跟你们就不跟了?不会偷偷跟着吗?”

    裴承恩沉声呵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人啊!”

    “是。”

    保镖们快速跑了出去。

    林宇喉结滚了滚,“裴叔,那我也出去了。”

    裴承恩冷瞥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林宇拿上车钥匙,快步离开。

    裴承恩解开胸前的扣子,拧着眉坐在沙发上,拿出了电脑。

    这时,陈小曼也回来了。

    得知裴灵出去了,她拍了拍裴承恩,无声地安抚着,随后进了厨房,和仆人一起做晚餐。

    夜幕渐渐降临。

    左等右等不见裴灵回来的裴承恩开始焦躁起来。

    一同焦躁的还有正在四处寻找裴灵的林宇。

    裴灵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他去了附近的湖边,咖啡馆,茶馆……

    一切安静的地方,却都没有裴灵的身影。

    外面那么大,他到底要去哪里找她?

    这时,车子的收音机里插播了一条交通信息。

    “下午,盘山公路上出现一起重大交通事故。有车子因为车速太快冲下了悬崖,如今交通部门正在现场勘察并处理。”

    播音员廖廖数语,却让林宇的心头莫名一跳。

    有车子掉下悬崖了?

    哪个驾驶员那么心大?

    不会是裴灵的!

    他不能胡思乱想。

    林宇喉结微滚,心里一遍遍地做着建设,可脚下却是油门一踩,朝出事地驶去。

    盘山公路上,被撞坏的护栏旁停着消防车以及警车。

    交通部门正在指挥着吊车,把一辆烧得面目全非的车子拉上来。

    林宇的车子疾驰而来,在路边停下。

    下了车,他远远地看着刚被吊上来的车辆,心头再次一跳。

    那是跑车!

    林宇的脸色巨变,想要冲进围栏去看个究竟,却被相关人员拦住。

    “事故地带,不能进去。”

    林宇喉结滚动着,一把拉住相关人员,“这里出了什么事?冲下悬崖的车子是什么车?里面的驾驶员是什么人?”

    相关人员打量着林宇,“具体的不太清楚,听路过的司机说,车子是红色的布加迪威龙,开车的应该是个女的。”

    红色的布加迪威龙!

    女司机!

    林宇的心不断地往下沉去,不顾一切地往里面冲。

    裴灵出门时开的正是布加迪威龙!

    不要那么残忍!

    “先生,你干什么?”

    里面的工作人员再次拦住了他。

    林宇白着一张脸,拽紧了他,“里面的人呢?人在哪里?”

    “车子掉下悬崖爆炸了,因为火势太大,车子都快烧没了,里面的人早就烧成灰烬了。”

    人被烧成灰烬了!

    不!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的!

    一定不会是裴灵的!

    林宇心里还残存着一点希望。

    “报告,车子里发现了这些。”

    有工作人员从车子里搜到了几个物件,在向上级汇报。

    林宇的目光不经意一瞥,瞬间凝滞。

    那是一把车钥匙上的吊坠,还有一枚戒指。

    他认得这些东西。

    因为黄金吊坠是他送给裴灵的!

    林宇的脚下一软,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裴灵!

    裴灵,是你吗!

    他的灵灵!

    不!

    ……

    焦家。

    许心一坐在床边,替焦金翰擦拭着手臂。

    她能看得见了。

    而焦金翰也有苏醒的迹象。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真好。

    许心一弯了弯唇角,看着依旧闭着眼睛的焦金翰轻声道:“金翰,睡了那么久,快点醒来了。”

    只有他醒来,她心里的愧疚才会少一点。

    “一一。”

    门口传来楚夜霖的声音。

    许心一知道是楚夜霖来替焦金翰治疗了。

    她起身看向他,朝着他莞尔一笑。

    “阿霖。”

    “嗯。”

    楚夜霖走过去,搂住她的腰肢,吻了吻她的发际。

    许心一轻推了他一下,“收敛一点,万一被人看见不太好。”

    她现在还是焦金翰的妻子,在焦家和楚夜霖卿卿我我,被人看见总会被诟病。

    哪怕楚夜霖说了,他和焦母已经达成了协议,只要他能治好焦金翰,焦家就还她自由。

    可焦金翰毕竟还没醒。

    她不能掩耳盗铃。

    “你是我女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楚夜霖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加搂紧了她,朝着她的红唇吻去。

    “阿霖!”

    许心一羞涩地躲开,却躲不掉他霸气的热吻。

    直到他意犹未尽的放开她,她才娇娇地轻捶了他一下。

    楚夜霖轻笑,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娇艳的红唇,眉眼里满是宠溺。

    只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带走。

    “好了,快点帮他做治疗了。”

    许心一推了推楚夜霖的胸膛,轻声道。

    “遵命,我知道你也心急,盼望着我快点把他治好,把你带走对么?”

    楚夜霖捏了捏许心一的下巴,戏谑了一句。

    “别胡说,我才没有这样想。”

    许心一羞郝,不肯承认。

    “一一,你又口是心非!再说没这样想,你信不信我继续吻你?”

    楚夜霖将银针一一排开,故意威胁道。

    许心一瞪了他一眼,在一旁替他打下手。

    当楚夜霖和往日一样,将银针扎上焦金翰的几个穴上时,焦金翰的手指动了动。

    一起动的还有闭着的眼珠子。

    许心一心头一跳,惊喜地叫出了声,“阿霖,你看到没有?他的手指在动,他的眼皮子也在动。”

    焦金翰要醒了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