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43章 要的不过是他的怜惜免费阅读

第1043章 要的不过是他的怜惜
    ()  听到温谦默的话,林晚晚连忙抬手擦掉眼角的泪光。

    “我没哭,就是觉得温大哥你太暖心了,让我感动。”

    温谦默眉眼柔和,目光落在她抬起的手臂上,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询问道:“你的手臂上怎么会有淤青?我看到你发的朋友圈,怎么,是不是在学校受欺负了?”

    这就是他特意过来接她的原因。

    他看到了她发的朋友圈,只想弄清楚情况。

    林晚晚看着温谦默沉下来的脸色,眸光一闪,掩去眼底的得意。

    她装得怯怯地挣开温谦默的手,低垂着脑袋摸着手臂。

    “没有的事,温大哥,你别问了。”

    真是佩服自己。

    只是一条朋友圈,就让温谦默过来接她。

    希望她在裴灵那边所受的屈辱,能让她得到温谦默更多的怜惜!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谦默拧着眉,将林晚晚的头扳过来,让她直面自己。

    林晚晚欲言又止,眼眶再次发红。

    半晌,她吸了吸鼻子,低声道:“也没什么,就是我是插班生,大家也不知怎的就知道我得罪过裴小姐,所以……”

    林晚晚没有说下去,但温谦默已经猜出来了。

    “他们为了拍灵灵的马屁,故意整你是吗?”

    学校里也有拉帮结派的人。

    而裴灵是院长家的千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林晚晚和裴灵有恩怨,所以大家肯定会帮着裴灵。

    他应该早点想到的。

    温谦默拧眉,“林晚晚,我会找裴灵谈一谈,让她别欺负人。”

    听到这话,林晚晚连忙道:“温大哥,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是插班生,肯定会受到一点排挤,等时间长了就好了。”

    “可是……”

    “好了,温大哥,我们回家吧,我做晚餐给你吃?”

    林晚晚见好就收,知道温谦默偏向自己了,转移了话题。

    她和裴灵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变得融洽?

    她要的不过是他的怜惜而已。

    “好吧。”

    温谦默没再多说什么,发动了车子。

    心里却想着,等一会儿一定要打个电话给裴灵,和她好好沟通一下。

    她应该也不是那种喜欢仗势欺人的人。

    车子缓缓驶出。

    林晚晚勾了勾唇角,视线落在外面的街景上,心里满得意。

    不经意一瞥,在看到正朝灌木丛里走的两个身影时,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她咦了一声,看着裴灵和跟在她身后的中年妇女拉拉扯扯。

    温谦默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不禁皱眉。

    裴灵的家世他一清二楚。

    自然也认得那个中年妇女是谁。

    “温大哥,那人好像是裴灵吧?她怎么和一个中年妇女在拉拉扯扯?”

    林晚晚装的随意的问道。

    温谦默默了默,说道:“那是灵灵的亲生母亲,大概是过来看灵灵的。”

    裴灵的亲生母亲?

    林晚晚惊讶。

    “我听他们说陈院长是裴灵的母亲,那这么说来,陈院长并非裴灵的亲生母亲,而是继母?”

    “嗯,陈院长是灵灵的继母,他们家的事有点复杂,你别问了。”

    温谦默说了一句,林晚晚知趣地闭上嘴,没再继续问下去。

    原裴灵的父母离婚了?

    她的成长也不是在原生态家庭中长大的么!

    那她整天还一副高傲小公主的样子,装给谁看呢?

    林晚晚心里一声嗤笑,眼珠子转转。

    刚刚那个中年妇女看着并不像是贵妇人。

    很好奇,她来找裴灵做什么呢?

    小树林里。

    裴灵一把甩开中年妇女的手。

    “又要钱?妈,上个月我刚给你打过钱,这么快就用完了吗?”

    她就知道,自己母亲来找自己一定来要钱的!

    她真的很痛恨她这一点!

    “灵灵,乖女儿,是我妈不好,妈这段时间手气有点背,本来想着你快要过生日了,妈赚点钱给你买份好一点的生日礼物,可没想到,最后一把赌输了。”

    裴母腆着脸上前,不顾裴灵的挣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裴灵秀眉紧拧,气道:“妈,你能不能别再赌了?这么多年了,你把爸给你的财产全部输光了还不死心吗?是不是要把我的私房钱也输光了你才甘心啊!”

    她真的很无语,不知道自己母亲怎么就染上赌瘾了。

    如果她安安份份过日子,以她给她的钱,一个人不知可以生活得多好。

    “你爸那个*,眼里只有陈小曼那个老女人!”

    裴母脸色有些扭曲,“他给我的财产,连你们家财的几万分之一都没有!我是你妈,替他生下了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你看他对我有多绝情?拿那么一点钱打发我,把我当要饭的吗?”

    如果没有陈小曼,她此刻应该是高高在上的裴太太。

    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受万人敬仰。

    哪像现在,为了区区一点赌资,还要偷偷摸摸问女儿要!

    “妈,你别不知足,爸给你的钱,是普通人家几辈子都挣不到的。”

    裴灵顿了顿:“更何况,如果爸不是看在你生了我的份上,就凭你对陈姨做的事,你还有命活在这个世上吗?”

    当年她对陈小曼多加伤害,甚至偷偷联系了人贩子,把她发卖。

    就凭这一点,她的母亲就没理了。

    “灵灵,我是你妈,你居然向着陈小曼那个狐狸精?”

    裴母听到裴灵帮腔,气的嗓音都尖锐了几分。

    裴灵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好好,你长大了,被陈小曼那个坏女人笼络了是吗?妈没她有文化,没她有气质,妈什么都比不过她!你就认她做母亲吧!以后也不用管你亲妈我的死活了!”

    裴母红着眼眶,抹着眼泪就转身准备离开。

    “妈,你是我亲妈,我什么时候说不管你了!”

    裴灵看着亲妈的背影,心里终究不忍,一把拉住了她。

    裴母眼里闪过一丝得逞,脸上却不显。

    她转身一把将裴灵抱住,“灵灵,你别怪妈喜欢赌博。我什么都没了,除了你就只能每天小赌两把,有一点精神寄托啊。”

    小丫头片子,她就知道她吃软不吃硬,绝对不会放任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管的!

    “好了,一会儿我再给你打一笔钱,你收敛一点好不好?”

    裴灵拍了拍母亲的脊背,一脸的无奈。

    谁让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呢?

    她做不到不管她!

    “好,还是我闺女孝顺。”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