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40章 走后门进来的免费阅读

第1040章 走后门进来的
    ()  秦馨带着林晚晚去了班级。

    这是表演系,此时离学校正式开学已经过了两个月。

    “大家静一静,让我们欢迎一下新同学。”

    秦馨拍了拍手,示意正在形体室里活动筋骨的同学们看她。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看向林晚晚。

    林晚晚笑着跟大家鞠了个躬,“大家好,我是林晚晚,请多多指教。”

    三三两两的掌声响起,有人就说起了悄悄话。

    “怎么这个时候还有插班生啊?年纪好像挺大的了,长得也不出挑,身材也不怎样,走后门进来的吗?”

    “我刚刚上来时看到她和一个长得高高帅帅的男生一起,那男生像是富二代呢。”

    “哟,她是不是傍上大款了?”

    “……”

    几个女生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林晚晚。

    林晚晚隐约听了一耳,眸光微闪。

    她明白,就她现在进艺术院校,肯定会受到排挤的。

    不过她有温默寒做靠山,还有工作经历加持,以后这帮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学生肯定都得拍她马屁。

    “好了,别聊了,我们先开始形体训练。”

    秦馨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都上把。

    林晚晚看了她一眼,有些迟疑。

    她从小没进过兴趣班,从来没拉过筋。

    听说拉筋很疼的!

    “林晚晚,虽然我们是表演系的,但个人形体也相当重要。去,你上那儿去。”

    秦馨指了指不远处的把杆,示意林晚晚上把。

    林晚晚哦了一声,按着旁人的样子,将右腿压了上去。

    秦馨放了音乐,开始喊节奏。

    所有人都随着音乐开始练习形体。

    林晚晚也依样画葫芦,将头压到了腿上。

    “左腿伸直,腰下去。”

    身后传来女人严厉的声音,左腿肚被固定住,脊背处被狠敲了一记。

    林晚晚吓得啊了一声,侧头看向秦馨。

    秦馨冷着一张脸,厉声道:“叫什么叫?肌肉僵硬得像死人,就你这资质,必须比别人多用上十倍功。”

    林晚晚抿着唇,不敢反驳,依言继续弯腰。

    “林晚晚,你这儿空着是想让我钻吗?”

    秦馨一手摁在她的脊背部,厉声道。

    林晚晚只觉得腿部的筋在撕裂。

    她再次啊了一声,额头渗出了冷汗。

    好疼!

    疼死了!

    这个死女人是不是故意给她下马威啊!

    她从没练过形体,就不能慢慢来吗?

    “叫什么?再叫给我出去!换一条腿!”

    秦馨像个没感情的机器,示意所有人换一条腿练。

    所有人都看着动作迟钝的林晚晚,一脸的古怪。

    “哎哎,你有没有觉得秦老师对这个林晚晚特别严厉?”

    “还好吧,咱们也是这么过来的。”

    “不,咱们刚进班级时,秦老师可没一上来就让咱们练成标准样。”

    “也是哦!也许林晚晚有靠山,特意让秦老师对林晚晚严格一点的呢。”

    “哼,看她这个资质,如果没有靠山,怎么可能进得来?”

    “可不是么,咱们艺术学院好歹也是f国赫赫有名的艺术学院,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了?”

    “……”

    几个要好的女学生看着林晚晚笨拙的样子,一脸的鄙夷和不屑。

    林晚晚充耳不闻。

    因为此时她无暇顾及这些,她觉得自己的腿和身体已经分段了。

    太疼了!

    她不想学了!

    “秦老师,我不行了,我腿抽筋了。”

    林晚晚好不容易将腿收回来,见秦馨又要让大家做下一个动作,浑身都在颤抖。

    秦馨看着她眼里含泪,面无表情道:“林晚晚,艺术学院可不是养老院,也不是混日子的地方,别看演员在外面有多风光,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学习的时候需要多少耐力和毅力。如果你坚持不了,就趁早退学回去。”

    能进这所学院的,家境都不错。

    毕竟学习艺术最烧钱。

    而家境不错的孩子,很多都吃不了苦。

    所以每年退学的人不在少数。

    这个林晚晚,看着倒不像有钱人,但也是个吃不了苦的人。

    也难怪院长要自己对她严格一点了。

    不就是变相的劝退么?

    “秦老师,让我休息一下可以吗?我保证坚持下去。”

    林晚晚实在受不住这种压腿,很想现在就走。

    可一想到裴灵,她就只能硬着头皮待着。

    她现在离开学校算怎么回事?

    她还等着机会出人头地呢!

    秦馨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开始继续上课。

    林晚晚咬着唇敲打着自己的大腿,看旁人练形体。

    她想站起来继续练,可一想到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她没骨气地往角落里缩了缩。

    太疼了。

    她是来学习表演的,又不是舞蹈生,为什么要拉筋啊!

    明天再继续吧!

    “好,形体训练结束,都归位吧。”

    秦馨将音乐关了,示意大家入座。

    林晚晚见大家都去拿一旁的椅子坐好,她连忙起身,忍着疼痛也拿了把椅子,坐到最后一排。

    “今天有新同学在,所以我们再复习一遍表演系最初的课程,那就是释放天性。”

    秦馨环顾四周,看向林晚晚。

    “林晚晚,你上来。”

    林晚晚一愣,有些茫然地上台。

    秦馨又叫了几个同学上台。

    “林晚晚,因为你是插班生,所以之前的课程没学习过。现在,我让他们给你演练一遍什么叫释放天性。”

    秦馨开口,随后看向几个同学,“你们用想得到的最恶毒的语言骂她。”

    几个同学彼此看了一眼,开始指着林晚晚骂。

    林晚晚猝不及防被骂,看着几人狰狞面容,吞了吞口水,胸脯一阵起伏。

    “停。”

    秦馨叫停,看向林晚晚,“看到了吗?现在轮到你了。”

    让她骂人!

    林晚晚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她和人家不熟,而且当着大家的面,她没经历过这种奇怪的事。

    “林晚晚,速度,别因为你耽误了大家的课程。”

    秦馨不耐地开口。

    林晚晚哦了一声,一脸心虚地骂了一句。

    “不行,重来。”

    林晚晚再次鼓起勇气,又不痛不痒地骂了一句。

    “不行,再来。”

    “……”

    几个回合下来,秦馨不耐烦了。

    “林晚晚,一周后我会小考,如果你还是这副样子,我会向院长请示,让你退学。像你这种资历的人,哪怕学下去也毕不了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