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33章 我现在是焦太太免费阅读

第1033章 我现在是焦太太
    ()  男人的语气轻柔,带着一丝疼惜。

    许心一的手指不自觉地捏紧,心潮起伏不断。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温柔。

    如果焦金翰没发生意外,她该有多高兴。

    鼻子有些发酸,她别过头去,往旁边挪了挪。

    “楚总,大半夜的你跑进我家做什么?”

    她怎么觉得,楚夜霖是专门来替她上药的?

    不然,他身上怎么会随身携带药膏?

    “你家?你把这当你家?”

    楚夜霖扳过许心一的肩膀,忍着怒意道。

    “楚总,我结婚了,焦金翰是我丈夫,这里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

    许心一没有焦距的眼睛目视着前方,淡声回了一句。

    楚夜霖的手指收紧,眼里满是隐忍的戾气。

    “许心一,你别气我。你把这儿当你家,这里把你当家人了吗?连个佣人都可以对你又打又骂,你到底在坚持什么!”

    听到这话,许心一猛地看向他的方向。

    “你怎么知道佣人对我做了什么?楚夜霖,你监视我?”

    怪不得他会随身携带药膏,因为他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所以,他这屋子里安装了摄像头吗?

    这男人!

    “我不是监视你,我是不放心你!许心一,你跟我走吧,我们用另外的办法来赎罪好不好?”

    楚夜霖压着内心的狂躁,柔声道。

    许心一看不到男人的表情,却能听出他语气里的请求。

    心,蓦地像被刀割过一般,疼痛难忍。

    她现在不需要他对自己的好!

    她只想赎罪!

    “楚夜霖,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你能不能过回你自己该有的生活?”

    许心一一把甩开他,起身随便指了一个地方,硬着心肠道:“现在,请你马上离开,以后别再来了。”

    女人一脸的决绝。

    楚夜霖的手慢慢拽成了拳头。

    他一把将她拉到沙发上,压了上去。

    “许心一,你好残酷。在我慢慢爱上你后,你却一把将我推开。在你眼里,我是这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从他记事起,他就只想报仇。

    是她不顾一切地陪在他身边,是她让他看到了她的存在。

    她不能这么恣意妄为。

    在他逐渐对她敞开心扉时,她却倏然抽身。

    这算什么?

    玩他吗?

    他是可以任她肆意玩弄的人吗?

    男人的呼吸沉沉,带着无法忽视的怒意。

    许心一感受到危险气息,顿时一脸的警惕。

    “楚夜霖,你想干什么?你别忘了,我现在是焦太太,你快起开。”

    他说他爱上她了!

    多动听的话语!

    可却来得太晚了!

    现在的她,哪能承受得起他的爱意!

    “焦太太?许心一,你也别忘了,从始至终,你都只属于我!你想做太太了,也只能做我楚夜霖的太太!”

    楚夜霖说完,直接吻了下去。

    许心一心头一跳,拼命地推拒着他。

    “楚夜霖,你别这样,这是金翰的房间!他听得到!”

    “那又如何?你是我女人,我就是要让他听到,我和你在做什么!”

    “楚夜霖!”

    许心一心里一片慌乱,正挣扎间,门锁传来转动声。

    “许心一,怎么还把门锁上了?快把门开开。”

    是焦夫人的声音。

    许心一脸色一白,只觉得心脏快要跳出胸腔。

    “楚夜霖,焦夫人来了,怎么办?”

    楚夜霖眸色很深。

    他喉结微滚,慢慢站起身来,替许心一整理好凌乱的头发和衣服。

    “别慌,镇定一点,去开门。”

    “可是你……”

    “我自有办法。”

    楚夜霖说完,闪身躲进了衣柜里。

    许心一什么也看不到,只觉得脑袋在嗡嗡作响。

    “许心一,你睡死了吗?到底在干什么?”

    门外的焦夫人已经不耐烦了。

    正想去叫管家拿备用钥匙过来,许心一把门打开了。

    “妈,不好意思,我刚刚睡得有点沉。”

    焦夫人一脸的怒意,看着许心一低眉顺眼的样子,怒斥道:“这才几点你就睡下了?许心一,我要你嫁给金瀚,不是让你来享福的!”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许心一轻声说着抱歉。

    焦夫人冷哼一声,一把推开她,走到床边看儿子。

    看着床上毫无知觉的焦金翰,她眼里涌上一丝水雾。

    “我可怜的儿子,你快点醒来看看妈……”

    许心一听着焦夫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焦金翰说话,心里也异常难过。

    她默默地站在一旁,并不吭声。

    焦夫人念叨了一会儿,就擦掉眼泪,替自己儿子掖了掖被子。

    起身,她看了许心一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正想说点什么,不经意一瞥,却看到一旁的茶几上放着一瓶药膏。

    她微一拧眉,走过去拿起了药膏。

    “许心一,刚刚有谁来过吗?”

    听到这话,许心一只觉得眼皮一跳。

    她吞了吞口水,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那这药膏哪来的?”

    焦夫人看着许心一,一脸的狐疑。

    许心一白着一张脸,“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是我问仆人拿的。”

    楚夜霖现在应该走了吧。

    焦夫人一定不会发现他的!

    看着许心一微白的脸色,焦夫人慢慢靠近了她。

    “许心一,你很紧张?你在紧张什么?可别告诉我,你背着我儿子在外面偷人!”

    “没有,焦夫人,你误会了。我只是身体有点不舒服。”

    许心一捂着额头,微垂下眸子。

    焦夫人细细地打量着她,随后又在房间里四处走动着。

    像在寻找着什么。

    许心一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不知道楚夜霖还在不在屋子里。

    心里不断地祈祷着,焦夫人什么也发现不了。

    “真是没用,让你照顾个人也会摔倒。许心一,我警告你,要是我儿子因为你少一根头发,我饶不了你。”

    焦夫人找了一圈,没发现异常,随后狠狠地警告了许心一两句。

    许心一一直低垂着头,乖顺地点了点头。

    门口终于传来关上的声音,屋子里寂静一片。

    许心一大大地松了口气,摸索着走到门口,背靠在门板上。

    一阵细微的动静,有人在屋子里。

    许心一脸上的神情一凛,顺着眼前的黑影看去。

    “楚夜霖?”

    他还没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