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017章 那个人一定是尹景沉免费阅读

第1017章 那个人一定是尹景沉
    ()  []

    “小彤,你别闹了,快下来,有话好好说。”

    苏羽安跑过去,脸上满是焦急。

    “我数五下,如果你再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

    方彤深吸口气,“一,二,三……”

    苏羽安脚步顿愣,看着女人被风吹起的长发,看着她脸上的决绝,眼里闪过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离婚?”

    “四、五!”

    方彤憋着一口气,转身就准备往湖里跳。

    苏羽安大惊,“我同意离婚!”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可他清楚地知道,他爱她,他不可能看她有事!

    方彤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苏羽安痛苦的眼神,鼻子一阵发涩。

    她艰难地咽下嘴里的苦涩,“去把离婚协议书拿来,我要你当场签字。”

    非得这样!

    苏羽安握紧了拳头,深深地看了方彤一眼,走到车旁,从里面拿出刚刚的那份离婚协议书。

    签好了名,他再走到石头前,“可以了吗?小彤,你可以下来了吗?”

    方彤的胸腔火烧火燎的,难受得厉害。

    “把离婚协议书给我。”

    她要拿着,等下拍给尹景沉看。

    苏羽安依言给她。

    “好了,你可以走了。”

    方彤接过离婚协议书,示意苏羽安离开。

    苏羽安看着她,“小彤,你先下来,我们说说话。”

    “走,快走!苏羽安,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们没有关系了!”

    方彤大声叫嚷着,情绪激动。

    女人身形纤瘦,在风中摇晃着。

    脚再往后退一步就要掉进湖里。

    苏羽安又急又怕,连忙往后退去。

    “好好,我走就是了,小彤,你快下来。”

    “快走。”

    方彤大叫着,直到苏羽安上了车,车子发动了,她才流着泪从石头上爬下来。

    顾不上周边经过的人对她的指指点点和拍摄,她连忙擦掉眼泪,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图发给尹景沉。

    “我和苏羽安已经离婚了,可以让我见儿子了吗?”

    很快,对方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你在哪儿?”

    “我在……”

    方彤连忙报了一个地名。

    “你往西面开,一直开不要停,等我通知。”

    “好。”

    ……

    苏羽安开着车在路边停下,一拳捶向方向盘。

    他到现在还是懵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因为那条新闻吗?

    对,那条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服务生又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陷害他?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

    苏羽安一看,见是米浅的来电。

    接通,他压着情绪叫了一声,“浅浅。”

    “羽安,你和小彤怎么回事?我怎么看到新闻,说你们俩离婚了?刚刚我给小彤打电话,她也不接,你们现在在哪里呢?”

    米浅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苏羽安握紧了手机,艰难地开口,“浅浅,我不知道小彤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因为一条新闻,她就要和我闹离婚。就在刚刚,如果我不答应离婚,她就要跳湖。”

    “什么?怎么会这样?那条新闻墨然正在查*呢。你等等,墨然回来了,我让他跟你说。”

    电话那端的米浅焦急得不行,把电话递给尹墨然,跟他把情况说了一遍。

    尹墨然接过手机,说道:“羽安,我查到一点情况,正打算和你说。”

    “嗯,请说。”

    苏羽安握紧了手机,倾耳聆听着。

    “那个女服务生明显是被人收买的,我查过她的账户,打钱的人是叶楚楚的助手。想来应该是叶楚楚搞的鬼。”

    又是叶楚楚!

    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病!

    怎么还想破坏他和方彤的婚姻呢?

    苏羽安听到尹墨然的话,气得额角青筋直跳。

    “我知道了,那我立刻和方彤解释清楚。”

    “别急,方彤和你闹离婚这件事并不简单。”

    尹墨然继续道:“叶楚楚早不算计你晚不算计你,偏偏在这个时候算计你,我觉得有点奇怪。毕竟,她刚转战幕后,应该很忙才对。”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人怂恿她的?”

    苏羽安听出了尹墨然的意思。

    “是。”

    尹墨然顿了顿,“这件事先放一边,我再跟你讲另一件事。”

    “什么事?”

    “是有关弗兰基的。”

    尹墨然脸色凝重,“因你的要求,我又让人仔细地查了一遍,我认为这个男人有问题。弗兰基确实是国际警方的线人,身份无疑。但在一年前,他在替警方执行任务时出过意外失踪了,三个月后才出现在大众面前。”

    “他的解释是,自己脸部和身上烧伤过,声带也有损伤,因此他一直在养伤。就这样,他又做回了线人。”

    “但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弗兰基本人,我现在深表怀疑。因为他养伤的地方刚好是战乱地。而我记得,尹景沉那时就在战乱地。”

    “我让人匹配了一下他们的身高和体型,发现他们相差不大。所以,我有理由怀疑,现在这个男人,有很大程度上是整容过后的尹景沉。”

    一番话,让苏羽安顿悟了。

    “怪不得这个弗兰基看我的眼神总带着一股子若有似无的敌意。怪不得他一直找借口和小彤碰面,这么串起来,我也相信,他就是整容过后的尹景沉!”

    所以,方彤现在和自己闹离婚,是不是受到了尹景沉的威胁!

    他的丑闻,是尹景沉故意弄出来,给了她一个需要离婚的理由!

    “羽安,他家就住在你家小区里。刚刚我已经派人去了,但里面人去楼空。”

    这样的行为,更加证实这个男人是尹景沉了。

    因为方彤和他离婚了,所以尹景沉要把方彤拐走!

    苏羽安无法淡定,脑海里闪过什么。

    “对,那个人一定是尹景沉!他的儿子说不定是我的亲生儿子。他用我儿子的命胁迫小彤,让她跟他走!”

    怪不得之前方彤一直觉得那孩子和自己投缘。

    因为那可能就是他们的骨肉啊!

    苏羽安突然觉得心痛得厉害。

    儿子、老婆,都被恶人带走了。

    他却只能干坐着!

    他怎么那么没用!

    “堂哥,你一定要帮帮我,帮我找出我老婆和孩子来!”

    “放心,我来想办法!”

    ……

    疾驰的公路上,方彤握紧了拳头,看着越开越偏的道路,心里满是焦急。

    尹景沉来接她了。

    他要把她带哪里去?

    她能见到儿子了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