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96章 长得像他母亲免费阅读

第996章 长得像他母亲
    ()  []

    “大家好,再认识一下,我是弗兰基。”

    傅队介绍完,弗兰基勾了勾唇角,依次和尹墨然几人握了握手。

    苏羽安看着弗兰基,若有所思。

    “我们好像见过面?有一次在医院,我带着我儿子去打预防针。”

    “是。真巧。”

    弗兰基并不否认,一张脸上挂着笑意,可眼里却没多少笑意。

    “坐下聊。”

    傅队示意几人坐下聊。

    几人依言坐下,就池寂的事聊了起来。

    池劲暗中观察着弗兰基,见他神色自若,眸心微动。

    他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秦落说这人对他有敌意。

    是秦落看错了,还是真的?

    如果他对他有敌意,又是为了什么?

    “池总,喝一杯?”

    弗兰基察觉到池劲的目光,笑着朝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子。

    池劲回神,勾了勾唇角,与他隔空示意了一下。

    弗兰基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幽光。

    “池劲,池家的企业需要重整,希望你好好把池家企业清理一番,带着企业走上正轨。”

    傅队开口道。

    “嗯,好。”

    池劲点头应下。

    “阿劲,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

    尹墨然和池劲碰了碰,开口道。

    “还有我,有事就说,别跟我气啊。”

    南宫黎灌了口酒,笑道。

    “先谢过各位了,有你们的鼎力相助,相信我们池氏企业一定会很快恢复元气的。”

    池劲感激,给几人都倒满了酒,一一敬过。

    这时,苏羽安的电话响了。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眉眼柔和。

    “小彤,我在包间,正聚着呢……你好了?那过来吧,等下我们一起回去。”

    男人的嗓音温柔,带着丝丝宠溺。

    弗兰基喝酒的手一顿。

    “是嫂夫人?”

    “嗯,她刚巧在这边有个应酬,需要她出出场。现在结束了,我让她过来,等我一起回去。”

    苏羽安如实回答,脸上写满了温情。

    弗兰基把玩着酒杯,笑道:“我看出来了,你和嫂夫人很恩爱。”

    苏羽安没有说话,只是那眉眼里的笑意,丝毫藏不住内心的爱意。

    弗兰基将酒杯里的酒一口灌下。

    微垂下的眸子里幽光闪烁。

    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方彤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嗨,各位,没打扰到你们吧?”

    方彤笑着跟几人挥了挥手。

    “怎么会?”

    苏羽安往旁边挪了挪,取过水壶帮她倒了杯水。

    “方经纪,你和你老公能不能收敛一点?知道你们恩爱,也不用像个连体婴吧?”

    南宫黎懒洋洋地戏谑了一句。

    “我乐意啊。”

    方彤眸光流转,“黎少好像也没和清澜少秀恩爱吧!”

    “那可不,只可惜我们家清澜怀着孕呢,不然指不定现在也追过来了。”

    南宫黎毫不示弱地显摆了一句。

    方彤好笑,“知道清澜怀着孕,你还不少喝点酒?别醉醺醺地回去,把清澜醺到了。”

    “也是哦,那我不喝了,一会儿我去买点漱口水。”

    南宫黎连忙将酒杯推开。

    方彤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看向一旁的尹墨然,“尹总,小浅儿也快要生了吧?你这酒……”

    “不喝了。”

    尹墨然轻咳一声,淡声回了一句。

    方彤心里快要笑起了,他看向池劲。

    “池总……”

    “咳,方经纪,我家里可没老婆等着。”

    “哦,那你喝吧,放开肚皮喝,等你喝醉了,我大度地把我家竹子借来你用用。”

    方彤一本正经地开了句玩笑。

    池劲失笑,举起杯子跟她示意了一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方彤轻笑,和傅队微一颔首后,目光落在另一侧的弗兰基身上。

    “你……”

    “苏夫人,又见面了。”

    弗兰基笑着举了举杯,和方彤打了声招呼。

    “是你啊,你们都认识?”

    方彤认出了弗兰基,惊讶道。

    “刚认识不久。”

    苏羽安搂了搂她的腰肢,把弗兰基的情况和方彤简单地说了说。

    方彤点了点头,笑道:“弗兰基先生,你也少喝一点,你家有孩子呢吧。”

    “是,喝完这杯就不喝了。”

    弗兰基眸色深深,应了一句。

    “这也不喝那也不喝,那我们干脆散了吧!”

    南宫黎看了眼时间,“我家清澜一定等急了,我要回去了。”

    “嗯,那就都散了吧。”

    傅队笑着说道。

    “哎呀,傅队,真的不好意思,你看我们几个都拖家带口的,不能陪你喝尽兴,这样,让池劲陪你喝。”

    南宫黎一脸的歉意,示意池劲陪傅队喝。

    “不用,我也有事,也要走了。”

    “别呀,池劲,还愣着干嘛?”

    “……”

    南宫黎招呼着傅队,方彤起身,“羽安,你等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好。”

    苏羽安应下,等方彤离开后,和傅队几人继续聊着天。

    弗兰基放下酒杯,起身跟了出去。

    洗手间,方彤在洗手池边洗手。

    弗兰基走到一侧,同样洗着手,和她打了声招呼。

    “苏夫人。”

    方彤朝着他笑笑,没有说话。

    “苏夫人,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

    弗兰基看向方彤,笑着问道。

    方彤的笑意微敛,有些警惕地看向他。

    “这……”

    他们并不熟悉。

    他问她拿联系方式,似乎并不妥吧。

    弗兰基笑道:“你别误会,上次你也看到了,我有个儿子。只是孩子没有母亲,所以,我想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一下你。毕竟,我看你在育儿方面很有一套。”

    原来是这样!

    方彤稍稍放松了警惕,笑着将手机拿了出来。

    “好啊,那就留个联系方式吧。”

    “谢了。”

    弗兰基笑得温和,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后,还加了。

    “你儿子长得很可爱。”

    弗兰基翻了翻方彤的朋友圈,见里面晒的很多都是孩子的成长照片,笑着说了一句。

    方彤握的手一顿,随后笑道:“是啊,我儿子很可爱的,你儿子应该也很可爱。”

    “是,长得像他母亲。”

    弗兰基看着方彤,眉眼深深。

    方彤的脑海里闪过当时在医院轻轻一瞥的小家伙的身影。

    那个孩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