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84章 你在搞什么免费阅读

第984章 你在搞什么
    ()  听到孙梦竹的直言不讳,秦落握紧了手里的酒杯,微垂下眸子,将细碎的情绪掩去。

    “我知道他喜欢的人是你,我……退出。”

    她还有争下去的必要吗?

    似乎没有。

    “你说什么?”

    秦落最后两字说得太轻,孙梦竹凑近了些,有些狐疑地问道。

    “喝了它。”

    秦落将酒杯再次递到她跟前,眸光定定。

    孙梦竹瞥了酒杯一眼,接过后,一口灌下。

    “喝完了,刚刚你到底说了什么?”

    她隐约听到她说:退出?

    是她听岔了吗?

    “我说……”

    秦落动了动唇,没有说下去。

    因为孙梦竹的眼神变了。

    她甩了甩头,身体晃了晃,往后靠去。

    “我的头,好晕。秦落,你给我喝了什么东西?”

    秦落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孙梦竹眼神变得迷离,人开始神志不清,胡言乱语。

    这是药效起作用了?

    秦落的手指拽紧。

    里间的门被打开,池寂走了出来。

    “秦医生,干得好。”

    池寂很高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孙梦竹,微微倾身,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

    “啧,这副样子,我现在就是上了你,你也不会反抗。不过可惜,我对你的身体已经没兴趣了。”

    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她将给他带来多少利益。

    池寂得意一笑,站直了身体,看向秦落。

    “秦医生,咱们姑且等个一两天,等她犯瘾了,你就让她答应离开池劲。然后,就该我出面了。”

    “好。”

    秦落淡声说了个好字,看着池寂扬长而去。

    耳朵上的微型摄像头里一阵悉索声,以及男人爆的粗口。

    秦落抿了抿唇,知道池劲在骂人。

    没过一分钟,包间门呯的一声被大力推开,池劲大步走了进来。

    男人一张俊脸上满是阴沉的怒意,走路间席卷起冷冽的寒风。

    “秦落,你在搞什么!”

    他就在隔壁包间。  亲眼目睹了秦落将一杯有料的酒,让孙梦竹喝下。

    如果不是怕暴露了行踪,打草惊蛇,他在最初的时候就恨不得马上赶过来了!

    “先别急着骂人,如果你不想她有事,就赶紧帮我把她带回去。”

    秦落拿起两人的随身物品,语气严肃。

    池劲抱起了浑身冒虚汗的孙梦竹,看了秦落一眼,掏出手机给小武打电话。

    “小武,赶紧将车子开到魅丽门口。”

    ……

    半小时后。

    池劲的公寓里。

    “好冷。”

    孙梦竹被扔进了放满冰块的浴缸里,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想要从浴缸里爬出来。

    “阿劲哥,摁住她。”

    秦落在往浴缸里放药,示意池劲搭把手。

    池劲连忙上前,摁住了孙梦竹,“孙梦竹,你忍耐一下。”

    孙梦竹被冰水*的神智微微回笼。

    她抱紧了双臂,冷得直打哆嗦。

    可眼睛却还是紧闭着。

    “阿劲?是你吗?我好冷,我真的好冷。”

    “嗯,我知道,马上就好了。”

    池劲一脸的疼惜,目光移向秦落的脸上,忍不住问道:“秦落,你真的能保证这种方法可行?”

    那可是能令人上瘾的药物,秦落真的能让孙梦竹安然无恙?

    “不知道,但我尽量。”

    秦落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

    因为她也是第一次涉足这个领域。

    自从知道池劲在帮傅队做事后,她就一直在研究相关药物。

    她在动物身体上做过无数次的实验,效果是显著的。

    也因此,在池寂要拿孙梦竹做诱饵时,她会同意跟他合作。

    因为她不怕池寂对孙梦竹不利。

    只是,在人身体上她并没有实验过,孙梦竹就像只小白鼠,到底能不能行,也只能看结果,听天由命了。

    池劲看着秦落平静的面容,看着她喂孙梦竹喝下药水,欲言又止。

    他现在的心很乱。

    不知道自己这一步走得对不对。

    心里对孙梦竹有太多的愧疚。

    为了完成傅队交给他的任务,他把毫不知情的她拉下了水。

    还让她此刻陷入了危险之中。  万一她染上了瘾,他就罪该万死了!

    “阿劲,她要吐了,快把垃圾筒递过来。”

    秦落拍着孙梦竹的脊背,有条不紊地指挥着。

    池劲回神,看着孙梦竹痛苦的表情,连忙依言行事。

    “难受,呕!”

    孙梦竹眉头打着结,对着垃圾筒狂吐。

    “孙梦竹,再坚持一下。”

    池劲扶着她,眼里写满了心疼,柔声细语地安慰着。

    秦落抿唇不语,看着池劲的神情,微微垂下眸子。

    几分钟后,孙梦竹停止了呕吐,慢慢睁开了双眼。

    眼里的迷蒙慢慢消散,眼球里带充着血丝。

    她看了眼池劲,有气无力地开口道:“阿劲,我这是怎么了?”

    池劲见她醒了,欣喜又愧疚,“孙梦竹,你醒了?感觉怎样?”

    “冷,难受。”

    孙梦竹动了动身体,冷得牙齿和舌头都在打架,“你们为什么要把我泡在冰水里?我可以出来了吗?”

    “不能。”

    秦落干脆利落的拒绝,伸手给她把脉。

    孙梦竹一怔,愣愣地看着她专注的侧颜,想起了之前的一幕。

    “秦落,是不是你在酒水里放了东西?”

    “不是。”

    秦落把完脉,淡淡应了一句,“但我知道酒水有问题。”

    “你!”

    孙梦竹瞪着她,被她的坦然气得说不出话来。

    “可以了,目前看起来她没有中药性,可以出来了。”

    秦落抽过纸巾擦手,淡声说了一句。

    “太好了。”

    池劲听到这话,连忙将孙梦竹从水里抱出来,并用浴巾包裹住她。

    随后出了洗手间,将她小心放到了床上。

    孙梦竹呆呆地看着池劲的侧颜,感受着男人熟悉的温热,一时没反应过来。

    “孙梦竹,你先躺一下,我去给你烧点姜汤去去寒。”

    池劲心里松了口气,定下心来才发现,自己的额头和后背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朝着孙梦竹温柔一笑,转身匆匆出了卧室的门。

    他在朝她笑!

    笑得好温柔哦!

    孙梦竹定定地看着池劲的背影,只觉得一切都那么虚幻。  “人已经出去了,可以把你的口水擦掉了。”

    秦落手里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丢给孙梦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