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66章 果然是来见孙梦竹的免费阅读

第966章 果然是来见孙梦竹的
    ()  “啊!放开我。”

    孙梦竹的手被拽得生疼,朝着保镖踢打。

    保镖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的两手反剪了。

    嘶!

    好疼!

    孙梦竹秀眉紧拧,气得七窍生烟。

    果然有什么样嚣张的主子就有什么样蛮横的下人。

    这个该死的保镖,真想踢死他!

    “放开她!”

    门口响起池劲的声音,后面跟着保护孙梦竹的保镖。

    孙梦竹一喜,脚下一个用力,踩向扣住她的保镖的脚背。

    保镖闷哼一声,被池劲一脚踹来,迫不得已松开了她。

    另一名保镖也上前去,替陆诚思解了围。

    “没事吧。”

    池劲扶住了孙梦竹,关切道。

    “没事。”

    孙梦竹摇了摇头,瞪着怒气冲冲的李思思,掏出手机,直接怼着她的脸拍了好几张照片。

    “你干什么?”

    李思思见到孙梦竹的动作,急忙遮住脸,怒声道。

    “我能干什么?不就是记录一下你现在发怒的样子吗?”

    孙梦竹晃了晃手机,“你走不走?如果不走,我现在就把这几张照片发给你老公,让他好好看看你在外面为了别的男人怎么发飙的。”

    顿了顿,在李思思难看的脸色中,她又道:“或许,我直接发给媒体?让大家都看看,你和你老公是怎么各玩各的?”

    这李思思可有意思!

    对陆诚思这么紧追不舍的,难道对他动真感情了么?

    不!

    她动真感情的大概是南宫黎。

    陆诚思只是南宫黎的替身而已。

    要是这么说起来,也不知道该说这李思思是可恨还是可悲了!

    “删了!孙梦竹,你把照片赶紧给我删了!”

    李思思气得脸色扭曲,尖声叫道。

    “可以!那你倒是带着你的手下走啊!别打扰我们用餐。”

    孙梦竹嘴角勾唇角,开始删照片。

    “孙梦竹,你给我等着!”

    李思思放了一句狠话,又看了眼陆诚思,一脸幽怨又恨恨地带着手下离开。

    孙梦竹把照片删完,看着李思思愤然离开,轻嗤一笑,摇了摇头。  这么追着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男人,有意思吗?

    孙梦竹心里腹诽着,侧头就触到了池劲的黑眸!

    呃!

    大概是有意思的吧!

    瞧她自己,似乎和李思思也没啥区别。

    都是求而不得啊!

    孙梦竹眸光闪闪,连忙移开了眼。

    正想说话,这时,一道女音响起了起来。

    “阿劲哥,你没事吧。”

    是秦落!

    她居然也来了!

    孙梦竹回头,就见秦落进了包间,走到了池劲跟前,上下打量着他,脸上满是关切之色。

    他们两个,还真是形影不离啊!

    孙梦竹嘴角扯了扯,心情瞬间低落了下来。

    刚刚自己还在为要见到池劲而激动呢!

    是不是有点傻?

    “你怎么来了?”

    见秦落突然出现,池劲皱了皱眉,没好意思问她是不是跟踪他?

    “你的钱包落在李姨那儿了,我怕你着急用,就想跟过来给你。”

    秦落开口,从包里取出一个男士钱包。

    他果然是来见孙梦竹的!

    心口有些疼。

    原来是这样!

    池劲没有说话,接过钱包,下意识地看向孙梦竹。

    孙梦竹没有看他,而是走到陆诚思跟前,“陆教练,你没事吧?呀,你受伤了?”

    陆诚思的手臂上被划出了口子,正在流血。

    孙梦竹连忙扶着他坐到椅子上,抽出纸巾帮他清理伤口。

    “一点小伤,不碍事。”

    陆诚思笑笑,看看她,又看看池劲和秦落,眸光微动。

    他似乎闻到了一点不太寻常的气息。

    他看过新闻,知道池劲和孙梦竹的事情。

    现在这情况,是三角恋?

    “池总,这位是?”

    “秦落。”

    池劲的目光落在正俯身替陆诚思清理伤口的孙梦竹身上,声线有点沉。  就一个名字?

    没有其他解释?

    陆诚思看了正朝他走来的女人,朝着她微一颔首。

    秦落不冷不热地瞥了他一眼,从包里掏出一只药膏,“孙梦竹,用这个止血。”

    孙梦竹一愣,回头看了她一眼,接过药膏替陆诚思上药。

    “秦小姐是医生么?怎么随身携带药膏?”

    陆诚思挑了挑眉,笑着问了一句。

    “她确实是医生,还是池总的私人医生。”

    没等秦落回答,孙梦竹就回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谢谢秦小姐的药。”

    陆诚思笑着套了一句。

    秦落看了他一眼,回了一句,“不必气,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所以哪怕是玩弄女人感情的烂人,我也会救。”

    她心情不好。

    而很不巧,她听了个大概。

    知道这个男人和李思思有一腿。

    李思思可是有夫之妇。

    这个男人可真没下限。

    陆诚思:“……”

    玩弄女人感情的烂人?

    她在影射他?

    这女人,不了解情况就乱给他扣帽子么?

    不过也是,不管怎样,他确实是玩弄了李思思。

    哪怕他是有苦衷的。

    所以,他还真不能反驳她什么!

    陆诚思盯着秦落清冷的表情,无语地挠了挠眉心。

    “好了。”

    孙梦竹替陆诚思上完药,看着他一脸便秘的样子,有些想笑。

    因为秦落的含沙射影。

    “谢了。”

    陆诚思连忙道谢。

    “没事。”

    孙梦竹弯了弯唇角,转身她将药膏还给秦落。

    秦落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说话,只是接过药膏放进了包里。

    不远处的池劲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视线总是不自觉地瞥向孙梦竹。

    包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陆诚思动了动手脚,看了几人一眼,“既然大家都到了,咱们赶紧坐下来吃饭吧。孙小姐,池总,还有……秦医生,你们都快请坐。”  虽然他只请了两人,但多一人也就多一双筷子。

    “陆教练,叫我名字或许竹子就好了。”

    孙梦竹坐下,笑着开口道。

    “好,竹子,你也别一口一个教练,如果当我是朋友,叫我一声大哥也行。”

    “好,陆大哥。”

    孙梦竹也不扭捏,笑着应了一声。

    看着两人稔熟热络的样子,池劲只觉得胸膛有些闷。

    “你们热吗?空调是不是打得有点高?要调低一点吗?”

    一定是空调的除湿剂不好,不然他怎么感觉那么闷呢?

    “阿劲哥,你哪里不舒服吗?”

    秦落见池劲的脸色不太好看,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伸手就想去碰他的额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