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33章 很担心他免费阅读

第933章 很担心他
    ()  公寓,孙梦竹回来后整理了一番就倒头入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只听到门铃一直在响。

    揉了揉眼睛,她起来开门,外面站着的是方彤和助理,两人的脸上都是急色。

    “方姐,你们怎么啦?”

    孙梦竹打了个哈欠,询问道。

    “还说怎么了?电话依旧是关机,小陈敲了那么长时间的门,你都没听到,我还以为……”

    方彤瞪了孙梦竹一眼,点了点她的额头。

    “以为我想不开自杀么?方姐,在你心里,我有那么脆弱啊?”

    孙梦竹好笑地挽住了她的胳膊,撒娇道。

    “哼,要是你敢那么脆弱,就别说是我带出来的艺人。”

    方彤冷哼一声,傲娇道。

    “嘻嘻,放心吧,我的心脏强大着呢。”

    孙梦竹嘻嘻一笑,拉着方彤坐下。

    方彤打量着她,见她似乎还算正常,说道:“池劲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问我你的情况,我说你已经平安回来了,让他放心。可他打不通你的电话,这不,又让我过来瞧一瞧。我正好有事要找你,所以就和小陈前后脚到了。”

    她回来手机就在充电,一直没开机。

    孙梦竹走进卧室拿了手机,开机后,里面确实有好多电话。

    孙梦竹翻了翻,在池劲的名字上停顿片段,随后继续往下翻。

    “没事了,电话我都看到了。”

    孙梦竹晃了晃手机,笑着走了出来。

    “嗯,你没事就好,不过池劲可就损失惨重了。”

    方彤看着她来了一句。

    孙梦竹一愣,“他怎么了?”

    “这次的活动是他负责的,但是船沉了,合作商受伤了,项目也暂停了,池氏的董事会指责他没用,因此让他暂停工作,还是由池家大少负责一切事务。”

    方彤陈述着听来的消息,孙梦竹的心潮一阵波动。

    “这次的事件,我看跟池寂脱不了关系。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并不在船上,肯定是安排好了一切一走了之了。还有我喝了一杯加料的酒就跳入了海里,差点死掉,我看就是他在蓄意报复我们。”

    想来想去,她直觉是池寂搞的鬼。

    因为那个男人就是那么阴险。

    “听池劲说,他向董事会解释,他会中途离开,是因为身体还没恢复的缘故。要是知道会发生后来的事,他就算拖着病体也会留下来和池劲共同抵抗凶徒的。”

    方彤对于这种解释也是嗤之以鼻。

    谁也不是傻子,这种解释也只能骗骗三岁的小孩。

    “那些凶徒呢?抓到没有?”

    孙梦竹一脸的愤怒,问道。

    “没有,凶徒死的死,没死的在海警到时都跳海了。不过那个合作方说是他的敌对方派来的。”

    方彤继续说着听到的消息。

    孙梦竹不语,眉头紧拧。  方彤看着她,秀眉微挑,“这么气愤?很担心他?”

    担心池劲吗?

    当然担心的。

    毕竟是自己喜欢的男人。

    孙梦竹看了方彤一眼,“方姐,我想去医院看看他们。”

    回到现实中来了,她怎么着也她的救命恩人,以及她所爱的男人。

    哪怕会吃一嘴的狗粮。

    哪怕心会隐隐作痛。

    “也好,去趟医院后,就跟我去赴个饭局。”

    方彤点头,这也是她来找她的目的。

    “什么饭局?方姐,你还真是一刻都不让我休息啊。”

    孙梦竹起身去卧室换衣服。

    “呵呵,不是你说要专注事业替我赚奶粉钱的吗?原来是哄我的吗?”

    方彤双手抱胸,故意挤兑道。

    “不敢不敢,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

    孙梦竹嘻嘻一笑,和方彤一阵插科打诨,心情倒是开朗了几分。

    稍稍收拾了一番,她在方彤和助理的陪同下去了医院。

    病房里,小武刚送来了晚餐。

    池劲正扶着秦落坐到沙发上准备用餐。

    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很是体贴。

    门口的孙梦竹从窗户里看到这一副,心口闷闷一痛。

    明明在心里做过建设,让自己不要在意这些。

    可当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在悉心照顾别的女人时,她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抽了抽。

    她做不到那么洒脱放手怎么办?

    “竹子,不然别进去了。”

    身后的方彤也看到了里面的场景,拧着眉拉了拉孙梦竹。

    孙梦竹弯了弯唇角,深吸了口气,“方姐,我没事。”

    迟早要面对的。

    她这么矫情做什么?

    孙梦竹推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方彤和助理跟了进去。

    “嗨,小武。”

    孙梦竹笑着和小武打了声招呼。

    小武一愣,顿时一脸的狂喜,“嫂子,你回来了!太好了!抱歉,是我的失职,那天没能护住你。”

    孙梦竹摆摆手,“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第一时间跳下海救我。”  两人套了两句,池劲一时有些怔然,视线一直落在孙梦竹身上,直到方彤和他打招呼,他才回神。

    “你们来了,坐吧。”

    她终于平安回来了,看起来气色还不错。

    只是,总觉得对自己的态度有些疏离了。

    “秦落,你的伤还好吧?”

    孙梦竹看向秦落,微微一笑。

    “还好,你呢?没事吧?”

    秦落套了一句。

    “我很好。”

    孙梦竹回了一句。

    一问一答,就没别的话了。

    确实,两人是情敌的关系,也没什么好说的。

    沉默中,秦落看着池劲的眼神,开口道:“你们吃晚饭了吗?要不要一起?阿劲哥,不然让小武再多添几个菜?”

    孙梦竹一出现,他的眼里就全是她了!

    要是她不在场,他是不是会抱着她嘘寒问暖?

    “不用了,一会儿我们有饭局。”

    孙梦竹看了秦落一眼,听着她语气里的女主人架势,心里暗叹一声。

    好了,她已经来看过他们了,似乎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方姐,我们饭局的时间是不是快到了?他们也要吃饭了,我们就不要打扰人家用餐了吧。”

    “嗯,是该走了。”方彤起身,应了一句。

    “秦落,那你好好休息,改天再来看你。”

    方彤和秦落点点头,视线落在池劲脸上,朝着他浅浅一笑,“池总,再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