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30章 还有爱她的家人吗免费阅读

第930章 还有爱她的家人吗
    ()  海边的渔村。

    一幢幢小楼伫立在平地上,渔民们忙了一天的捕鱼工作,说笑着收工回家。

    一户平房里,农妇熬好药,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摸了摸她的额头。

    “烧是退了,人也该醒了吧。”

    “这女娃娃长得真俊,不知道是哪里人,做什么的,要是能留下来给咱家儿子做儿媳妇就好了。”

    中年男子跟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女人啧啧称赞。

    “去,别瞎想,你没听她昏迷的时候还在念着两个字吗?阿劲!我看那一定是她的情郎。”

    农妇瞪了自己老公一眼,说道。

    “那也说不定呢,也许是负心汉呢?”

    “你就不盼着人家一点好?”

    “嘿嘿,你说她怎么会落在海里?听说前天晚上海面上沉了一艘邮轮,这个女娃娃该不会是那上面的人吧?”

    “……”

    耳边闹哄哄的,孙梦竹迷迷糊糊间,只觉得很吵。

    她慢慢睁开了双眼,看着头顶陌生的建筑物,思绪有一瞬间的恍惚。

    “哎哟,小姑娘,你醒啦!醒了就好,先把药喝了吧!”

    农妇见孙梦竹醒了,连忙示意中年男子将药碗递过来。

    孙梦竹的思绪还有些飘,她怔怔地看着两张热情的老脸,混沌的脑袋这才慢慢清晰过来。

    她记得她被船上飞过来的物件砸进了海里,她还听到了小武跳进海里救她的声音。

    可是风浪太大了,一下子就把她卷走。

    哪怕她身上穿着救生衣,也无济于事。

    她呛了好几口水,被风浪卷入了深海,然后就晕了过去。

    而现在,她还好好地活着。

    所以,是这对年过半百的老夫妻救了自己吗?

    “是你们救了我吗?”

    孙梦竹接过药碗,闻着微苦的药味,弯了弯唇角。

    “是啊!小姑娘,是我们救了你,当时你就浮在海面上,幸好穿着救生衣,还有口气,我们捕完鱼回来,就把你带回了渔村。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还发了烧,好在烧已经退下去了,不过还得再喝一碗药巩固巩固。”

    农妇一脸的热络,笑着解释道。

    “谢谢你们。”

    孙梦竹微微一笑,看着两张质朴的笑脸,将碗里的药一饮而尽。

    好苦。

    不过心里很是感激。

    遇到好心人了。

    “不用谢,我们是这一带的渔民,一辈子就生活在这里,这几十年来,救过的落水者也不止你一个。”

    农妇接过药碗递给自己的丈夫,笑着问道:“,是怎么掉进海里的?你的家人呢,要不要通知他们?”

    听到这话,孙梦竹脸上的笑意微敛。  脑海里闪过掉进海里时,她的惊鸿一瞥。

    她看到池劲没有跳下海里救她。

    因为他要照顾秦落。

    她,还有疼爱她的家人吗?

    孙梦竹嘴里溢出一丝苦笑,深吸了口气。

    “大婶,有电话吗?我通知一下我的家人,让他们过来接我。”

    她还是有家人的。

    生活中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在啊。

    她忘了还有一个在疗养院里治疗的姐姐在,以及对她像亲妹妹一般存在的经纪人在的!

    “你的电话当时就挂在你脖子里,不过已经没电了。这里的信号有点差,你可以起来,拿我的手机到外面去打。”

    农妇将孙梦竹套在防水袋里的手机递给她,又笑眯眯地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谢谢大婶。”

    孙梦竹挣扎着起身,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手指绞了绞。

    “小姑娘,你身上的衣服当天湿透了,所以我帮你换掉了。这是我年轻时的衣服,你穿着真好看。”

    农妇扶住了她,笑眯眯地夸赞道。

    “谢谢大婶。”

    好像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孙梦竹在农妇的搀扶下,跨出了家门。

    屋外,目光远眺,就是一片汪洋大海。

    此时平静的海面上几只渔船正悠闲地捕着鱼。

    谁能想到,前一晚的海面是有多肆虐。

    孙梦竹回想起当时自己窒息的场景,还心有余悸。

    她急忙甩掉脑袋里的恐惧,凭着记忆拨打了方彤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久到她以为方彤不会再接了。

    在最后一刻,电话被接通了。

    “哪位?”

    “方姐,是我。”

    听到方彤的声音,孙梦竹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哽咽。

    电话那端的方彤愣了愣,激动道:“竹子?你在哪里?怎么用陌生电话打来?你有没有事?”

    一连串的问题,带着满满的担忧和惊喜。

    孙梦竹擦了擦眼角,破涕为笑,“我没事,被一对老夫妻给救了。我现在在……”

    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所以她看向农妇,用眼神询问着这里的地址。

    农妇说了一个地名,孙梦竹也没听过,就告诉了方彤。

    方彤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来找你,你一个人真没事吗?有没有受伤?”  “真没事,我很好。”

    孙梦竹笑笑,迟疑了一下问道:“其他人呢?他们有没有事?”

    也不知道那场灾难后来怎样了?

    所有人是不是都得救了。

    “他们都没事,你安心吧,咱们见面聊。”

    方彤顿了顿,“那个,你有没有通知池劲?”

    要通知他吗?

    还是不要了吧。

    秦落受了伤,他应该无暇顾及她吧。

    “我没有通知他,方姐,你也不用告诉他,等我回去再说。”

    “好,咱们见面聊。”

    方彤聪明地没有多问,随后挂了电话。

    孙梦竹将手机递给农妇,吹着海风,沉闷的心情稍稍放松。

    “大婶,我想在海边走走,你去忙吧。”

    “好!”

    农妇笑着点头,“不过姑娘,这里的海风大,你才刚大病初愈,别走太远了,等我回去做好晚饭来叫你哈。”

    “谢谢大婶。”

    “没事,别跟我气。”

    农妇转身走了。

    孙梦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漫无目的地走着。

    思绪飘飞,过往的情景像老电影一般掠过。

    现在想想,她和池劲在一起,似乎也没那么甜。

    也许她和他就是有缘无份吧。

    在他追求她的时候,他不喜欢她。

    而当她幡然悔悟反过来想要挽救时,他的身边已经出现了另一个女人。

    她还有必要继续纠缠下去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