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29章 掉进了海里免费阅读

第929章 掉进了海里
    ()  “秦落,你怎么样?”

    池劲处理完了黑衣人,转身跑到秦落身旁,扶起了她。

    站在另一侧的孙梦竹反应过来,也急忙跑了过去。

    “我没事,幸好有你的防弹衣。”

    秦落止了止嘴角,故作轻松。

    可伤口处却有鲜血溢出。

    她身上的防弹衣是普通型的,材质属于柔软材质。

    可以防子弹,可防刀效果并不显著。

    所以,她还是被刺伤了。

    池劲下颚紧绷,“你受伤了,我帮你上药。”

    她又救了自己一回!

    也怪他大意,怎么没把晕过去的黑衣人给处理干净。

    一旁的孙梦竹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看着池劲的脸色,红唇紧抿。

    秦落对她和池劲的恩情,还能还得掉吗?

    “药箱在哪里,我去拿吧。”

    孙梦竹装得平静,开口问道。

    “不用了,我用银针封住穴位止血即可。”

    秦落靠在池劲怀里,示意池劲帮她取出随身携带的针包。

    池劲连忙帮她拿出来。

    就在这时,船只又是猛地一晃,晃得人往一边倾倒。

    孙梦竹嘴里一声惊呼,来不及抓住什么,呯的一声撞到了舱壁上。

    不远处的池劲也是猛然一怔,只来得及搂紧秦落,不让她被撞到。

    他看着孙梦竹因为疼痛而皱成一团的小脸,张了张嘴想问她有没有事。

    可他视线一瞥,在看到舱外的场景时,他暂时也顾不上她。

    因为这时,邮轮在慢慢倾斜,大量的海水和雨水在不断地往船舱里涌入。

    刚刚那个凶徒要杀自己,秦落被推到了他的背上,他手上没把控住,方向盘一偏,航线彻底偏移。

    此时邮*概是撞上了暗礁。

    池劲的脸色更加凝重。

    “怎么回事?阿劲哥,船是不是要沉了?”

    被他抱在怀里的秦落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连忙问道。

    “你待着别动,我去看一下。”

    池劲安抚着她,随后沿着边角费力地挪向驾驶舱。

    不到最后一刻,他不能认输。

    只是,就算他不肯服输,现实却让他不得不低头。

    邮轮因为触礁,仪表盘的操作失灵了。  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沉去!

    怎么办?

    池劲不断地捣鼓着仪表盘,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水。

    孙梦竹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忍着身上的疼痛,小心挪到秦落身侧,替她挡着滑过来的桌椅。

    “池总,你们没事吧!船好像要沉了,船尾已经被水淹了。”

    小武艰难地跑了过来,大声叫道。

    池劲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他放弃了捣鼓,转身看向他,“海警有没有再联系?他们到了吗?”

    “联系了,因为海上风暴太大,他们还在赶过来的路上。”

    小武喘着粗气,回复道。

    “那些人怎样了?”

    池劲小心地挪到秦落身旁,和方彤一起将她扶了起来。

    “我让阿斌带着他们往高处走了,目前还算平安。”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支撑到海警的到来。

    “救生衣都发给他们了吗?”

    “都发了。”

    “我们也走。”

    池劲扶着秦落,看了眼孙梦竹,“孙梦竹,秦落不用你扶,你跟紧了小武。小武,保护好她。”

    “好。”

    这就把她丢给小武了。

    孙梦竹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慢慢放了手,被小武虚扶着往高处走。

    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吃醋的。

    因为秦落替他挨了一刀,她更需要他。

    暴雨席卷着狂风,掀起阵阵巨浪。

    船尾已经淹没进了海底,邮轮像是溺水的人儿,在奋力地伸着颈脖,等待人的救援。

    倾斜的甲板上,人们都跑了出来,哭喊着用力地抓着栏杆,让自己找到平衡点。

    “大家别慌,把救生衣穿好,海警很快就会到了。”

    池劲扶着秦落,努力地保持着镇定,给大家做着安抚工作。

    秦落的脸色很难看,她紧倚着池劲,手捂住了伤口。

    “秦落,还能坚持住吗?”

    池劲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异常,询问道。

    “不要紧,阿劲哥,我很高兴,又救了你一回。这样,你是不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如果这辈子你还不掉了,你要记得,下辈子一定要第一时间找到我,把欠我的情都还了。”

    秦落看着池劲的俊脸,眉眼深深。

    这话,有点交代后事的感觉。

    池劲喉头微滚,心里有点发堵。  “秦落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能带你平安回去吗?人死了哪还能记得住那么多?所以,我欠你的情,只有这辈子才能还。”

    “阿劲哥,不带这么赖皮的。好吧,如果船沉了,我也要你一直待在我身边,不许离开我半步。”

    活着的时候不能在一起,死时却能一起死,也算是她的慰藉了。

    至少这一刻,他怀里抱着的是她!

    “别胡说,船不会沉,我也不会离开你。”

    池劲抱紧了她,嗓音有些哑。

    一旁的孙梦竹听着他们的对话,眼前有些模糊。

    也不知道是因为雨水太多,还是因为泪水太多的缘故。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根本开不了口。

    她想挤过去,把秦落挤开,因为这男人是她的。

    可脚下像有千斤重,让她无法挪动半步。

    他又对秦落承诺了,承诺不离开她。

    所以,她还有强留在他身边的必要吗?

    又是一个巨浪打来,船往下沉了几分。

    甲板上的人大叫着,用力地抓紧了手上的扶把,不让自己被狂风暴雨刮走。

    船再次倾斜,让人不受控制地往海里倾倒。

    孙梦竹只觉得自己被突然撞过来的东西砸了一下。

    她抓着扶栏的手一松,扑通一声,掉进了海里。

    “啊!”

    “嫂子!”

    小武大惊失色,不顾一切地跳了下去。

    不远处的池劲脸色巨变,手上的力道一松,就想跟着跳下去。

    “阿劲哥!”

    随着他的放手,秦落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往海面倒去。

    池劲一惊,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将她紧抱在怀里。

    眼眶瞬间猩红一片。

    他盯着波涛汹涌的海面,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着。

    眼里满是焦灼和不安,心里痛恨着自己的无能。

    为什么他救不了她!

    他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她掉进海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