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23章 你其实是喜欢她的吧免费阅读

第923章 你其实是喜欢她的吧
    ()  池家。

    秦落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膝,呆呆地看着前方的虚空。

    池劲一夜未归,而她,也等了他一夜。

    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等着看池劲的心一点点被孙梦竹收走吗?

    门锁在转动,紧接着池劲开门进来了。

    秦落恍惚的神思慢慢聚拢,看着男人大步进来,眼眶有些发红。

    “秦落,早。”

    池劲见秦落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自在地和她打了声招呼。

    秦落从沙发上下来,慢慢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着他,“衣服都换过了,昨晚,你们睡在一起了?”

    心像被什么扎过,一抽一抽地疼。

    他们要是在一起了,她还要死皮赖脸地住在这儿吗?

    “没有的事,胡思乱想些什么?”

    池劲扫了眼自己的衣服,轻咳一声,“这套衣服是小武的,昨晚孙梦竹喝多了,吐脏了我的衣服,所以早上我让小武帮我拿了一套新的。”

    真的只是这样吗?

    秦落定定地看着他,“阿劲哥,你会不会觉得我不识好歹?你其实是喜欢她的吧?如果没有我,你是不是早就和她在一起了?”

    是她死皮赖脸地插在中间,让他左右为难了吧?

    “秦落,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

    池劲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看着她憔悴的脸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好像有点烫!

    “你不用同情我,阿劲哥,我是不是该搬走了?其实你心里一直在说,我该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去了对吗?”

    秦落躲开池劲的手,眼眶更加发红。

    闹脾气的样子,更像是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池劲的眉头微拧,心里暗叹一声,“秦落,别闹了,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你,我早就已经死了,所以,我答应你,会一直照顾你。只是……”

    只是他对她的感情,或许更多的是亲情而不是爱情。

    他要不要和她把话说清楚?

    “阿劲哥,你承诺过不会离开我和李姨的,我想待在你身边,你不能那么残忍。”

    没等池劲说完,秦落就一把抱住了他,声线哽咽。

    她怕他说出让自己无法接受的话。

    她宁愿就这样心存幻想地待在他身边。

    女人的身上有些发烫,池劲又是暗叹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秦落,我的承诺不会变,你大可以放心。你在发烧,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别跟我去公司了。过两天的邮轮晚宴,你要是身体不舒服,也不要跟着去了。”

    她现在的样子,他还是什么都别说为好。

    “我身体没有不舒服。”

    秦落听到他的话,连忙否认。

    “还说没有不舒服?你在发烧,是不是感冒了?我给你拿药去。”  池劲一脸的责备,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去拿感冒药。

    他还是那么温柔体贴,让人心动。

    秦落的视线跟随着他的身影,满是爱恋。

    池劲强势地让秦落在家休息,自己则去了池氏集团。

    因为答应了父亲的请求,他已经开始介入了公司的各项业务。

    “池总,池寂来公司了。”

    小武看着拄着拐杖出现在集团里的池寂,在池劲的耳边提醒道。

    正准备去见一个户的池劲抬眸,就见池寂在助理的搀扶下,慢慢走向自己。

    “大哥怎么不在医院多休养一段时间?”

    池劲冷淡地看着池寂吐了一句。

    池寂在他跟前站定,脸上还残留着青紫的印迹,一双眼里满是冷意。

    他阴阴一笑,“池劲,真有你的。”

    “多谢大哥夸奖,我急着去见户,先走了。”

    池劲淡淡说着,随后就准备离开。

    “池劲,你真以为就凭你,可以取代我的位置?”

    池寂拦住池劲的去路,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等着瞧吧,我很想知道,悬崖上的事情重演一遍,会是怎样的感觉!”

    悬崖上的事!

    他指的是绑走孙梦竹,用她来威胁自己吗?

    池劲的气息一沉,看着池寂朝着自己阴阴一笑,随后在助理的搀扶下离开,握紧了拳头。

    池寂在拿孙梦竹威胁他?

    还真是个阴险狠毒的男人!

    电话*突兀地响起,池劲冷着一张脸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上面的来电显示是老婆两字。

    这是孙梦竹自己帮他备注的。

    池劲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接通,电流里传来女人娇软的声音。

    “阿劲,你做的早餐我吃了呢,手艺不错哦。”

    早饭是他一早起来心血来潮做的。

    当时就是想让她高兴一下。

    可现在……

    “不用感谢,就当回馈你昨晚充当我公司的公关经理,做陪我的户了。”

    这话说得有点不好听,这是把她当公关小姐了?

    电话那端的孙梦竹,原本高涨的情绪倏地像被人泼了盆冷水。

    “阿劲,你把我当公关小姐?真是搞笑,所以昨晚你把我送回家,还在我家过夜,我和那什么,是老板对下属用了潜规则吗?”

    “你想多了,我只是把你送回家而已,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做。”  池劲大步走向车子,声音里透着疏离。

    “什么都没做?那我醒来时,身上光溜溜的,是鬼帮我脱掉的衣服?”

    孙梦竹气呼呼呛道。

    “你吐了一身,我只是秉着绅士风度,让你睡得舒服一点,我对你并没有不轨行为。”

    池劲拉开了车门,扯开了胸前的扣子,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所以,你对我真的没有感觉了?”

    孙梦竹的心有点发沉,追问了一句。

    “是,孙梦竹,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

    池劲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电流里传来的嘟嘟声,让孙梦竹瞪大了眼,气得嘴巴能挂个油瓶。

    有些人,失去了记忆,怎么就变得这么铁石心肠了!

    居然这么直白地让她以后离他远一点!

    她偏不!

    他怎么可能会对她没有感觉。

    要是没有感觉,她脖子上的红痕是哪里来的?

    别欺负她喝多了没记忆!

    一些片刻她还是隐约记得的好吗?

    某些人,怎么就那么死鸭子嘴硬!

    ……

    两天后的夜晚。

    平静的海面上,一艘繁华邮轮正缓缓航行着。

    天空很暗,看不见一颗星星。

    谁也不知道,这个夜晚会发生怎样心惊动魄的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