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22章 不能把我丢给别人免费阅读

第922章 不能把我丢给别人
    ()  酒局在所有户的尽兴中结束。

    每个人都红光满面,笑着和池劲道别。

    “池总,照顾好孙小姐啊,别欺负她。”

    “汪总你说错了,良辰美景,花好月圆,你说池总能不欺负孙小姐么?”

    “哈哈,确实确实。”

    “……”

    几个户连连打趣。

    池劲扶着喝得醉醺醺的孙梦竹,气地送走了所有人,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目光落在倚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身上,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这女人今天就是来找醉的吧?

    谁让她来了?

    “阿诚哥,你累不累,要不我来扶她吧。”

    秦落站在一旁,想要帮扶孙梦竹。

    “不要你扶,你走开啦。”

    孙梦竹抱紧了池劲的腰身,脑袋蹭了蹭他的胸膛,“阿劲,我头好晕,你不能把我丢给别人。”

    女人娇声娇气,头发蹭过他的肌肤,连带着让他的心里也痒了一片。

    池劲的心房塌了几分,嘴上却嫌弃道:“活该,谁让你过来喝酒了?你以为你自己是千杯不醉?”

    “呜呜,阿劲,你凶我,我讨厌你!”

    孙梦竹抬着迷蒙的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像只被抛弃的小动物。

    池劲失笑,心房又塌了几分。

    一旁的秦落的手拽紧了拳头,看着男人眼里的宠溺,只觉得心脏像被细线缠绕,难受得厉害。

    是不是男人都吃这一套?

    早知道刚刚在酒桌上,她也该喝酒。

    也许这样,此时被他抱在怀里的人就该是自己了。

    “阿诚哥,时间不早了,她喝多了,让小武送她回去吧。”

    秦落压了压情绪,淡声开口。

    池劲看了眼紧抱住自己的女人,微一迟疑,“秦落,我让小武开车先送你回去,我来把她送回去。”

    孙梦竹喝得太醉,让别人送她回去,他不放心。

    “可是……”

    “秦小姐,车子在这边,请跟我来。”

    小武上前一步,挡住了秦落的视线。

    秦落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外边,池劲打了辆车,将孙梦竹塞进了后座,自己坐到了她的身侧。

    孙梦竹依旧抱着他的腰身,在他身上蹭啊蹭的。

    蹭得人的心火直线上升。  “好热啊!阿劲,你的心跳得好快,你是不是也很热?我帮你解开扣子。”

    孙梦竹醉醺醺的抬眸,手指不利索地剥着池劲胸前的扣子。

    这女人,喝多了真够不安分的!

    池劲的喉结滚滚,一把握住她的手,嗓音沙哑,“别乱动,我不热。”

    “怎么不热呢?你看你,额头都冒汗了!”

    孙梦竹迷蒙着双眸,嘿嘿一笑。

    呵!

    还不是她的杰作!

    池劲无语地瞪了她一眼,“乖乖坐好,不然我把你丢下不管了。”

    再乱动,他不光会出汗,还会出糗!

    “不要丢下我不管,我听话就是了。”

    孙梦竹扁扁嘴,一脸的委屈坐直了身体,“阿劲,你好凶。”

    女人喝醉了酒,撒起娇来实在让人招架不住。

    池劲硬着心肠不搭理她,可当看到她的头像小鸡啄米般撞向窗户时,他又连忙伸手替她挡住,随后将她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肩头。

    “阿劲。”

    孙梦竹醉得睁不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砸吧了一下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眼入睡。

    池劲一动不敢动,微微垂眸,看着女人卷翘的睫毛,小巧的鼻尖,眉眼里的温柔一闪而过。

    二十分钟后,池劲终于将孙梦竹送回了家。

    他将她抱到床上,擦了擦额角的汗渍。

    孙梦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一瞬间的迷蒙。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池劲见孙梦竹睁开眼,怕她喝多了想吐,于是微微弯腰询问道。

    孙梦竹呆呆地看着他,随后像是看清了来人,伸手一勾,双手勾住了他的颈脖。

    “阿劲,你别走。”

    女人的香气带着酒气扑面而来,池劲没有防备,一个踉跄扑到了床上,压在了她的身上。

    菲薄的唇落在她的红唇上,柔软的触觉让他的神经一紧。

    他定定地看着女人近在咫尺的俏脸,感受着自己内心的激荡,连忙将她的手从他的颈脖上拉开。

    “好了,不困吗?赶紧睡吧。”

    “你要去哪儿?”

    孙梦竹从背后抱住了他,“阿劲,你别走,我不要你离开我。”

    女人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让人的心房颤了颤。

    池劲深吐了口气,转身握住她的肩膀,“好,我不走,你赶紧睡好吗?”

    他得先把人哄睡了再走。

    孙梦竹迷离的水眸看着他,在头挨到枕头的那一刻时,她伸手就将池劲拉了下来。

    “你陪我一起睡。”  女人的纤手紧锢住他的腰身,生怕他逃开一样,脚也缠了上来,像条八爪鱼般缠住了他。

    池劲的呼吸一滞,感受着胸前的柔软,只觉得浑身的气血在沸腾。

    这女人,能不能先松开他!

    他是男人,这么被她抱着,她就不怕……

    “阿劲……”

    耳边响起女人娇软的叫声,紧接着,他的唇上又是一暖……

    带着酒香的气息席卷至他身体的每个角落,叫嚣着要他好好疼爱她。

    池劲勉强克制的情潮再也无法控制,他反为主,亲吻着那软香可口的红唇。

    只是……

    “唔,阿劲,我难受……”

    酒劲上头,孙梦竹一把推开快要攻城掠地的男人,移到床边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池劲:“……”

    有些人,就是故意来虐他的吧!

    ……

    翌日。

    阳光透过洁白的纱窗,洒进点点金线,昭示着新的一天的到来。

    大床上,孙梦竹睫毛颤颤,慢慢睁开了眼。

    头痛欲裂,像有把小锤子在锤打着她的脑袋。

    她拧起秀眉,纤长的手指摁了摁太阳穴。

    愣了半晌,她看着自家的天花板,脑海里闪过什么。

    她猛地垂眸,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脸上是又惊又喜。

    记得昨晚喝多了酒,池劲送她回家了。

    而此刻的她未着寸缕,难道说……

    可她似乎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所以,昨晚那男人到底有没有吃了她?

    孙梦竹咬着唇瓣连忙起身,披了件睡衣下了床。

    “阿劲,你在哪儿?”

    屋子里空空荡荡,并没有人在。

    只是空气中似有食物的香气在飘落。

    孙梦竹走到餐厅,就见餐桌上摆放着几样早餐。

    他一大早做好了早餐就走了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