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904章 承认对我有想法就那么难吗免费阅读

第904章 承认对我有想法就那么难吗
    ()  再次踏进李家的大门,孙梦竹看着轮椅上的李母眼里流露出来的凉意,她抿了抿唇。

    “阿劲,我想喝水,你能帮我倒杯水吗?”

    这是要支开自己?

    池劲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略一迟疑,往厨房走去。

    孙梦竹走到李母身后,推着轮椅往她的房间里走。

    “你怎么又来了,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我儿子根本不喜欢你,你是不是非要他更加厌恶你,才肯离开他?”

    李母一脸的怒意,冷声开口。

    孙梦竹也不恼,而是走到她面前蹲下。

    “阿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无所谓你的喜欢不喜欢,因为我相信,时间长了,你肯定会喜欢上我。”

    这话说的,真够自信的。

    李母瞪着她,一言不发。

    孙梦竹笑笑,继续道:“阿姨,阿劲会遇到你,也是一种缘分。你的亲生儿子去世了,而阿劲很巧合地成了你的儿子,他的亲生母亲也去世了,那么你就是他的亲人。”

    “我喜欢阿劲,同样也会尊重他的决定。你放心,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会和他一起照顾你。虽然你失去了一个儿子,但却多了一个像秦落这样的女儿,还多了我和阿劲这样的儿子儿媳,我想,阿姨你的晚年生活一定会很幸福。”

    一番话,循循善诱。

    把几人的关系都做了定论。

    秦落是李家的女儿,而她才是李家的儿媳妇。

    李母看着孙梦竹清澈的眼睛,似乎能在她的眼里看到自己晚年生活的蓝图。

    除了儿子儿媳,还多了一个女儿。

    这样的搭配,是大多数母亲都向往的。

    不得不说,这个孙梦竹很会攻心。

    李母拽紧了轮椅扶手,别过头去冷声道:“你别做梦了,我儿子根本不喜欢你,小落才是我认定的儿媳妇,她温柔贤惠,你这样的戏子,根本及不上她万分之一。”

    说得她好不堪呀。

    可其实呢,她刚刚绝对有心动过!

    孙梦竹静静地看着李母,随后莞尔一笑。

    “好吧,我能理解阿姨你的想法,毕竟先来后到,秦落照顾了你那么久,你对她偏爱无可厚非。不过呢,男女之间感情的事,就不是由你的偏爱决定哒!我还是那句话哦,阿姨你晚年生活一定会很幸福,因为儿女双全,还有一个像我这么惹人喜欢的儿媳妇的存在呢。”

    “你……”

    李母瞪着笑眯眯的女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屋外,端着水杯的池劲听着孙梦竹大放厥词,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这个女人,怎么想得到的?

    真是古灵精怪得很。

    ……

    夜色一点点晕染着大地。

    吃过晚饭,收拾完厨房,趁秦落去了楼上,孙梦竹拉着池劲,“阿劲,刚刚吃的有点撑,陪我出去消消食吧。”

    吃撑了?

    池劲看了她一眼,一脸的嫌弃,“你就吃了两口米饭一点蔬菜,就已经吃撑了?外面的鸟都比你吃得多。”  “哎,你不懂当艺人的苦啊!这不是为了保持身材嘛!走了走了。”

    孙梦竹拉着池劲,笑嘻嘻地出了大门。

    池劲没有再说什么,被她挽着胳膊,慢慢走在乡村小道上。

    乡村的夜晚很是宁静。

    田野里不时会发出不知名的虫叫声,如同乡野小曲,回荡在人的耳边。

    今晚的夜空中看得到星星和月亮。

    很显然,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孙梦竹深嗅了口空气,抬眸看着宁静的夜空,头靠在了池劲的肩头。

    “阿劲,到现在我才感觉到了一点真实,你真的还活着,我真的找到你了。”

    心情逐渐安定下来。

    想到之前那段梦游似的日子,她只想感谢上苍,把她最爱的男人还给了她。

    女人语气软软的,带着丝丝依恋。

    鼻端飘过她秀发上的香气,带着属于她特有的气息,莫名的撩人。

    池劲喉头微滚,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他轻咳一声推开她,嗓音有些哑,“站直了好好说话。”

    男人板着一张脸,看似一脸的严肃,却让人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孙梦竹歪着脑袋,笑眯眯地打量着他,随后双手圈住了他的颈脖。

    “阿劲,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承认对我有想法就那么难吗?”

    难道他不知道,他的身体出卖了他?

    他已经越来越无法招架她的侵入啦。

    “孙梦竹,少用激将法,我不会上当。”

    池劲拉着孙梦竹缠在他颈间的手,没好气道:“松手。”

    “我不!”

    孙梦竹非但没有松开,反而用力将他的颈部往自己的跟前拉去。

    随后,她踮起了脚尖……

    唇上传来一阵柔软,鼻端满是扑面而来的女人香气。

    池劲身体一僵,感受着女人红唇的润泽,只觉得心里像有头猛兽在叫嚣着想要出笼。

    手蓦地搂紧了她的腰肢,不自觉地回应着……

    夜空中,星星一闪一闪,月光钻入云层,又钻了出来,像是在笑着偷窥。

    孙梦竹的心在荡漾,看着男人被她撩拨得呼吸不稳,心里满是成就感。

    这是她的男人,她就知道,他不可能会自己没有感觉。

    “阿劲……”

    孙梦竹笑眯眯地看着月光下的男人黑深的眸子,正想说点什么,余光中,却看到他的身后隐约有人影在向他们走来。

    黑衣黑裤,像极了保镖的打扮。

    嗯?  难道又是方彤安排来的保镖么?

    孙梦竹眨了眨眼,心里正好笑着,却发现月光下,似有光影闪过。

    他们身上有刀!

    而且,就算是保镖,在看到他们在这边热吻,难道不应该退到黑暗里吗?

    为什么会向他们冲过来!

    一定不是方彤派来的保镖。

    “你想说什么?”

    池劲有些心猿意马,见孙梦竹只说了一半,哑着声线问道。

    “阿劲,小心。”

    孙梦竹一把将池劲拉到自己身后,瞪大了眼看着逼近的几个黑衣人。

    为首的黑衣人举起了尖刀,已经朝着孙梦竹的方向砍了过来。

    池劲回神,在看到来人时,顿时神情一凛,用力将孙梦竹拉开,一脚踹向了黑衣人,随后拉着孙梦竹就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