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97章 要为秦落守身吗免费阅读

第897章 要为秦落守身吗
    ()  身后一阵悉簌声,紧接着,他腰上一紧。

    女人的手臂缠了上来。

    “池劲,夜深人静,你不想和我做点什么吗?”

    和她做点什么?

    这女人,要不要这么露骨?

    池劲拧眉,一把拉开她,后退了两步。

    “孙小姐,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并不代表什么,还请你自重。”

    他让他自重?

    他真的对她没感觉了吗?

    还是说,他要为秦落守身?

    孙梦竹心里委屈,眼眶有些发红,“池劲,是不是你把秦落睡了,就要对她负责到底?可明明我们先开始的,我才是你第一个女人,你不能对我这么无情。”

    他把秦落睡了?

    她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池劲的眉宇拧得更紧,“孙梦竹,你是不是装了一脑袋的有颜色的东西?我虽然是男人,但也不会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你从哪里听来的,我把秦落给睡了?”

    他否认了?

    他和秦落没*?

    是秦落故意说说的!

    孙梦竹眼前一亮,“所以,你还是清清白白的男人,你在为我守身么?”

    好开心呐!

    虽然心里有准备,只要他还活着,睡了其它女人,她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真要深想,她还是有些惆怅的。

    毕竟,女人和男人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只忠实于自己一人。

    “什么清清白白?什么为你守身,孙梦竹,别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赶紧睡觉去!”

    池劲将孙梦竹推到床上,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说的他好像是她的私人物品一样。

    他现在跟她没半毛钱关系好么?

    “哦!”

    孙梦竹心情好,她乖乖躺到了床上,还往旁边挪了挪,“池劲,这床两个人睡还是可以的,你真不要到床上来直直腰?”

    他还是只属于自己的男人耶。

    开森!

    “睡你的。”

    池劲瞥了她一眼,一把将灯关了,眼不见心不跳。

    黑暗中,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孙梦竹看着男人的身影走到窗口,侧了个身,嘴角勾起。

    有他守护的夜,她又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

    翌日。

    新安村。

    秦落推开池劲的卧室,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手指拽住。

    他不在家?

    昨晚又偷偷回学校了?

    那个女人对他而言就那么重要?

    重要到他可以若无其事地周旋在他们之间了!

    秦落的胸脯一阵起伏,心情格外焦躁。

    越来越觉得,他快要离开自己了!

    学校。

    又是崭新的一天。

    孙梦竹看着窗外正在做拉伸运动的男人,脸上满是笑意。

    这种一醒来就能看到心爱的男人的感觉真好!

    打开房门,孙梦竹笑眯眯地和池劲打招呼,“早,阿劲。”

    女人笑得甜美,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照出她*的肌肤,让人想要碰触。

    池劲的心头莫名地划过一丝涟漪。

    他轻咳一声,“不早了,你起晚了,赶紧去吃早餐。”

    得和她保持距离,不然,指不定自己哪天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是哦,瞧我,昨晚有你守护着我,睡得太香了。”

    孙梦竹看着陆续进校门的学生,笑眯眯地开口。

    “今晚不许再任性了,我也不会再折回来。”

    池劲绷着一张俊脸,严肃地说了一句,随后大步离开。

    他真的不会再守护自己么?

    她才不信!

    孙梦竹觉得自己已经吃透这个男人,毫不在意他的忠告,跑去吴校长的屋子里吃早餐。

    等吃完早餐,她正收拾碗筷,身后就冒出了一个女音。

    “孙梦竹,昨晚睡得好吗?”

    听到这声音,孙梦竹手上的动作一顿,转身看向秦落。

    “谢谢关心,我睡得很好。”

    孙梦竹笑得坦然,秦落看着她甜美的脸蛋,心里的怨气让她无法控制脾气。

    “戏子果然就是有手段,你说,到底要怎样才肯离开这里?”

    她当然睡得很好,因为池劲的行为已经在偏向她了!

    她得意极了吧!

    看着秦落愤怒的脸庞,孙梦竹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  “秦落,看在你曾救了池劲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的出言不逊。我要不要离开这里,跟你无关。”

    她无权干涉她的去留。

    如果真要计较起来,难道不是应该她质问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池劲离开吗?

    “所以,你还想要留在这里,博池劲的同情是吗?孙梦竹,你不要脸!”

    秦落的脸色难看,扬起手给了孙梦竹一巴掌。

    啪的一声,耳光响亮。

    孙梦竹的脸被打偏,脸色冷了下来。

    秦落打她?

    是因为着急了吗?

    怕池劲一点点地被她吸引,然后不顾一切地和她离开这里?

    真是过分!

    那明明是她的男人!

    “秦落,这一巴掌,就当是我替池劲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只此一次,若再有下次,我不会就这么受着。”

    孙梦竹冷声开口,随后看也不看气急败坏的秦落,拿着碗筷去了池边。

    身后的秦落定定地看着孙梦竹的身影,脸色难看极了。

    活了二十四年,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沉不住气。

    怎么可以打人?

    是因为觉得自己争不过人家,所以气急败坏了!

    到这里,她无形中已经输了!

    “秦落,你怎么在这儿?”

    池劲从外面进来,见秦落呆呆地站着,探究地问道。

    秦落的眼眶有些发红,她看了他一眼,垂下眸子快步离开。

    “秦落!”

    池劲拧眉,看着秦落的背影若有所思。

    “阿劲,有事?”

    孙梦竹将碗洗掉,走到池劲身侧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的朋友来了……”

    池劲回头,只说了半句,在看到孙梦竹脸上明显的五个手指印时,脸色微凝。

    她的脸上怎么会有手指印?

    联想到刚刚秦落的表情,难道说……

    “是方姐来了吗?你先过去,我去洗把脸再来。”

    孙梦竹笑着朝外走去。

    “等等。”

    池劲一把拉住了她,盯着她的脸道:“你的脸……”

    “哦,刚刚有蚊子盯我的脸,我一巴掌呼死了它。怎么啦,是不是有手指印?所以我得赶紧去洗把脸。”  孙梦竹摸了摸脸蛋,一脸的坦然。

    真的是这样么?

    池劲定定地看着她的笑脸,心头莫名地悸动。

    这个女人,似乎每一天都能带给他惊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