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96章 我也好渴免费阅读

第896章 我也好渴
    ()  夜深人静。

    李家的二楼,有个身影从窗户口轻轻一跃,跳到了地上。

    微弱的月光照射在他脸上,照出他俊朗的脸庞。

    不是别人,正是池劲。

    他站直了身体,回头看了眼大门,无奈地摸了摸鼻子。

    真是要命,哄完一个女人,还得担心另一个女人。

    自己现在怎么都有种左拥右抱的感觉?

    饶了他吧,他一点都不想要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

    池劲摇了摇头,快步往前。

    希望小学。

    孙梦竹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白炽灯,眸光定定。

    他会来吗?

    不会来了吧!

    会来的吧?

    大概是不会来了!

    脑海里有两种声音不断地交替叫喊着,让她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视线落在窗帘上,就见窗外似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孙梦竹的精神蓦地紧绷,急忙坐起了身体。

    外面有人!

    是谁!

    难道还是昨天的那帮混混吗?

    他们还不死心,今晚又过来了!

    怎么办?

    孙梦竹吞着口水,下了床找到临睡前特意拿来的水果刀防身,再也不敢入睡。

    为了追男人,她真的是不要命了。

    老天爷能看到她的诚心的吧?

    一定会保佑她的吧!

    孙梦竹坐到床尾,睁大了眼心里胡思乱想着。

    寂静的夜晚,静到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孙梦竹不敢睡,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她和池劲在一起的场景。

    毒舌的男人,体贴的男人,痞帅的男人,每一个交锋,都能让她不自觉地勾起唇角。

    幸好,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她还能回忆这些,来聊以慰藉。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孙梦竹的眼皮开始打架。

    她猛地听到外面一声呵斥声,“谁在那儿?”

    这声音……  孙梦竹猛地清醒,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的窗帘。

    是她幻听了吗?

    她怎么好像听到池劲的声音了?

    是他来了吗?

    孙梦竹急忙下了床,快步走向窗口,偷偷掀开了窗帘的一角。

    夜色中,有身影大步走来,颀长的身影与黑夜融为一体。

    虽然看不清脸庞,可那走路的架势,却让她一眼就认出了来了。

    不是池劲又是谁?

    他还是来了!

    因为不放心她,所以又来了!

    孙梦竹心里一阵激动,她连忙整理着衣服和秀发,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屋子外面,池劲沉着一张脸,冷锐的眸子正四下探察。

    刚刚他看到了窗外有个人影,是谁在站在孙梦竹的屋外?

    “池劲!”

    孙梦竹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下子就扑进了池劲的怀里。

    池劲稳了稳身形,拧着眉将她拉开。

    “你有没有事?”

    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如果今晚他不来,会不会再发现像昨晚那样的险状?

    真不能任由她在这儿胡闹了。

    男人明显在关心她。

    孙梦竹杏眸闪闪,娇声道:“有事。”

    她有事?

    池劲神情一凛,“出了什么事?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难道在他来之前,就有人骚扰过她了?

    “池劲,你很关心我?如果今晚我受了伤,你会怎么样?”

    孙梦竹拉住池劲的手,杏眸澄亮。

    池劲的眉宇皱得更紧,他上下打量着孙梦竹,见她全好无损,没好气拉开她的手:“就这么喜欢诅咒自己吗?我看你好得很?”

    “我真的有事!是这里不舒服,因为想你想到心痛。”

    孙梦竹手捂在自己的胸口,嘟着唇撒娇。

    这女人,真的说得出来的!

    池劲瞥了她一眼,心里好气又无语。

    他左右看了一眼,“赶紧进去睡觉,我在外面守着。”

    刚刚那个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他心里不踏实。

    “别站在外面了,进来再说。”

    孙梦竹不由分说,拉着池劲就进了屋。  池劲张了张嘴想到女人笑意盈人的脸蛋,他还是咽下了到嘴的话语。

    他昨晚都留在她屋子里了,现在也没必要再矫情。

    只要他留在这儿,想来刚刚要捣乱的人应该会有所收敛。

    “喝水吗?”

    孙梦竹嘴上是疑问句,手却没闲着,在自己的水杯里掺了点热水,递给池劲。

    池劲瞥了她一眼,想到昨天的间接接吻言论,起身从一旁的柜子里找出一个新杯子。

    “咦,我屋子里怎么会有另外的杯子,而且你还熟门熟路地取到了?”

    孙梦竹瞪大了双眼,好奇地问道。

    “我白天让吴校长准备的。”

    池劲给自己倒了杯水,淡声解释道。

    他让吴校长准备的?

    孙梦竹杏眸闪闪,走到池劲身侧,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所以,你是早做了心理准备,你会再进我的屋子里了?”

    女人歪着脑袋看着他,漂亮的眸子在灯光下闪烁着光亮。

    得意又喜悦。

    池劲拉开她的手,一*坐到了椅子上,压了压内心的躁热,“你别想入非非,我只是跟他说了一声,说你屋子里的生活用品太少,是吴校长细心,给你多放了几样生活用品。”

    他是不会承认,她说得对的。

    他不过是怕这女人再拿有些事来打趣自己罢了。

    “嗯嗯,吴校长是过来人,他肯定懂得。”

    孙梦竹笑眯眯地听着男人的口是心非,附和了一句。

    池劲看着小狐狸一样的女人,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口干舌燥。

    他捧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却忘了这是刚倒的烫水。

    顿时噗的一声,急急地把烫水吐掉,眉头紧拧。

    “呀,是不是被烫到了,快点喝点凉水。”

    孙梦竹一惊,连忙将自己的水杯递了过去。

    池劲舌头都快烫麻了,他接过水杯,灌了一大口水下去。

    舌头还是麻麻的,他深吸了几口气,看着手中的杯子,眸光定定。

    咳咳,到最后,他还是和她共用了一只水杯!

    “池劲,我也好渴。”

    孙梦竹笑意绵绵,取过水杯,故意在池劲喝过水的地方抿了一口。

    池劲不由自主地看着她红艳艳的唇瓣在杯子边缘留下印迹,只觉得有股血直往头顶冲。

    他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起身大步走到了窗边。

    “好了,你该睡觉了。”

    这女人,真的越来越过分了。

    怎么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撩拨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