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77章 承载着他们的希望活着免费阅读

第877章 承载着他们的希望活着
    ()  “我刚从警局出来,有关我公司艺人孙梦竹的事,不知池总打算怎么解决?”

    苏羽安也不跟他废话,直截了当地询问道。

    “怎么解决?孙梦竹蓄意伤人,会所里的很多服务生都可以作证。我池寂平生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打成这样,这笔账,我当然要和她好好算清楚。”

    池寂阴着一张脸,扯到头上的伤口,嘶了一声,眼里满是凶狠。

    “池总,你真要告她?真要较真起来,我相信你也不无辜。”

    苏羽安淡声道:“池总的为人,商场上的人都有所耳闻,可别因为一个女人,而把事情闹大。孙梦竹是我公司的艺人,如果她出了丑闻,损害了公司的形象,我不光会追究她的责任,我也会把视线投向害她身败名裂的人。池总,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混,还希望你手下留情,给我一个面子,别再深究了。”

    这话里所吐露的意思,池寂是明白的。

    苏羽安这是在告诫他,别把事情闹大。

    毕竟,都在商场上,谁手里没有一点把柄。

    如果他真把孙梦竹告了,苏羽安也不会善罢甘休。

    池寂的脸色阴沉一片,“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就白挨那臭女人的打了?”

    “当然不是。”

    苏羽安听出了池寂的退让,勾了勾唇角,“池总受了这么大的罪,医疗费,赔偿费用,随便你开。”

    “嗤,苏总,你看我是那缺钱的人吗?”

    “那池总有什么条件?”

    “我要孙梦竹向我下跪道歉!如果她不肯,那就别怪我撕破脸!”

    池寂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羽安看了眼屏幕,将手机收了起来。

    这是池寂的底线,孙梦竹只能忍了。

    局子里,孙梦竹被保释了出来。

    在听到苏羽安说要她去给池寂道歉时,顿时一脸的激动。

    “要我去向那个渣子道歉?不可能!”

    他害了池劲,她没打死他已经后悔万分了!

    “孙梦竹,你冷静一点。”

    苏羽安淡声道:“我知道你想给池劲讨回公道,但你要是不肯能屈能伸,那么以后就连讨回公道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这话,孙梦竹瞬间沉默。

    半晌,她咬着唇点了点头,“苏总,你说得对,我记住了。”

    她要在外面好好待着,等池劲的消息。

    至于池寂这个*,她定会找到机会替池劲讨回公道的!

    医院,小*正要给池寂挂点滴。

    池寂盯着小*,对着她有意无意的撩拨着。

    小*涨红了脸,敢怒不敢言。

    苏羽安叩响了病房门,带着孙梦竹进来。

    池寂脸上的笑容一顿,看着孙梦竹清高的样子,心里又痒又怒。

    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总有一天,他会把她吃到求饶!  “池总,我带梦竹过来向你赔不是。”

    苏羽安率先开口,给了孙梦竹一个眼神。

    孙梦竹垂在两侧的手微微握紧,随后闭了闭眼,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池总,打伤你是我的不对,还请你大人有大人,不要跟我一个小女人计较。”

    豁出去了!

    哪怕她心里想打爆某人的头,现在也只能敛去所有的情绪。

    池寂定定地看着孙梦竹,半晌,直接将一旁的水杯砸了过去。

    咚的一声,砸在了孙梦竹的身上。

    水杯里的水悉数洒在她的身上。

    孙梦竹握紧了拳头,咬着唇没有吭声。

    池寂冷冷一笑,“孙梦竹,别以为我就会这么算了,你最好别再落在我手上!要是落在我手上,我非好好*你不可!”

    孙梦竹抬眸瞪向他,虽然不说话,可眼里却冒着倔强的火焰。

    站在一旁的苏羽安皱眉,一把拉起了孙梦竹,并将西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池总,梦竹歉也道过了,就此告辞。还有,我家的艺人,希望你悠着点,别再干出令人不齿的事情来。”

    苏羽安说完,就将孙梦竹带走。

    病房上的池寂阴着一张脸,将桌上的东西全部砸向了地面。

    孙梦竹,他会就这么算了的!

    这个苏羽安,不是忙着在找方彤吗?

    怎么突然有心情管孙梦竹的事了?

    难道说……

    池寂皱眉,连忙给手下的人拨打电话。

    外边,孙梦竹跟苏羽安道谢。

    “苏总,今天谢谢你了。”

    苏羽安拉开了车门,“不用气,现在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我想去见一见方姐可以吗?”

    她很想方彤,迫切地想见到她。

    “好。”

    苏羽安点头,载着孙梦竹回了苏家。

    此时,方彤刚给小婴儿喂完奶,正轻拍着他的脊背,让小奶包吐奶。

    小奶包打了个奶呃,睁开了不谙世事的眼睛。

    方彤弯着唇角,亲了亲小家伙奶香扑鼻的小脸蛋,将他放到了床上。

    “小彤,你看谁来了。”

    苏羽安推开门,示意孙梦竹进来。

    孙梦竹看向回头的方彤,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方姐,我想死你了。”  这么几个月,她孤身一人,无人倾诉,无人依靠,她真的太想她了!

    方彤弯了弯唇角,拍着孙梦竹的脊背,无声地安慰着。

    “你们先聊,我去把奶瓶洗了。”

    苏羽安拿起桌上的奶瓶,笑着退出了房间。

    小家伙的食量大,方彤的奶不够,所以每次还要泡奶粉喝。

    苏羽安现在就是个妥妥的奶爸。

    孙梦竹擦掉眼泪,打量着方彤。

    “方姐,你一点都没变胖,只是该长的地方长大了不少。”

    闻言,方彤垂眸扫了眼自己的*,勾唇一笑,“是啊,没办法,谁让我现在是个奶妈。”

    “方姐,这就是你和苏总的孩子么?是个男孩吧?好可爱,有没有给他起名了?”

    孙梦竹俯身打量着小可爱,下意识地逗弄着他。

    方彤静静地看着床上的小人儿,淡声道:“刚起,名叫苏翼。”

    承载着他们的希望活着!

    “苏翼,小翼翼,好可爱。”

    孙梦竹没想那么多,逗了一会儿孩子,就被方彤带出了儿童房。

    来到厅,方彤给孙梦竹倒了杯水,打量着她的着装,皱了皱眉。

    “你从哪里来?怎么搞成这样?”

    闻言,孙梦竹没出息地又红了眼眶。

    “方姐,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

    孙梦竹把池劲失踪,公司的现状,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方彤。

    方彤听得仔细,秀眉紧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