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68章 治愈系的男人免费阅读

第868章 治愈系的男人
    ()  “变化肯定是有的,因为你摔下悬崖,又躺在床上三个月,脸型都变了。”

    秦落的神经一绷,触上李诚灼灼的目光,连忙移开。

    这个男人很敏感。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两天,她跟村里的所有人都打过了招呼。

    他,就是她的阿诚哥!

    躺床上三个月,脸型会变?

    李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若有所思。

    “好了,阿诚哥,别想太多,你的身体还在慢慢恢复中,说不定哪一天你的记忆恢复了,你就知道自己曾经是怎样的人了。”

    秦落朝着李诚弯了弯唇角,取过他手上的工具盒,快步朝家里走去。

    那一天的到来,也许就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希望他永远都不要记起从前!

    秦落的眼眶有些发红,她急急地推门进去,快步去了楼上。

    身后的李诚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从秦落的嘴里,他知道,秦落的父母都在她小时候外出务工时出了事,再也没回来。

    家里的两个顶梁柱去世了,她就一直受李姨照顾。

    所以她和自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感情很深。

    两人本打算今年完婚的,却不想,他会突然出事。

    她确实是个很好的女孩。

    在他出事后,尽心尽力地照顾他,没有一点怨言。

    只是在他醒后,她看自己的眼神,总有那么一点怪。

    深情中带点歉意,留恋中带点哀伤。

    呼!

    女人的心思,太过细腻,让人难猜。

    李诚摇了摇头,进了家门。

    楼上,秦落推开自己的卧室门,将东西放下,靠在门板上,努力地将眼泪逼回去。

    她的阿诚哥,她真的很想他!

    秦落慢慢走到一排书柜前,从里面取出其中一本书来。

    轻轻翻开,里面夹着一张照片。

    秦落拿起照片,看着照片中笑得灿烂的男人,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她轻轻摩挲着照片,将它放在胸口,一脸的悲痛。

    阿诚哥,你怪我吗?

    怪我用别人做你的替身,怪我掩耳盗铃!

    泪水模糊了双眼,记忆的长河如决堤的海。

    都是因为她的任性,非要采那朵长在悬崖边上的灵芝,她的阿诚哥才会摔下了悬崖。

    本可以救治的,可他却在昏迷中被一条毒蛇咬伤,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期。  她就是个罪人!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她!

    胸口闷痛得厉害,她大口地呼吸着,用手捶着胸口。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秦落的思路。

    她一惊,连忙擦掉眼泪,将照片夹回书中,放回原地。

    外边传来李诚的声音,“秦落,李奶奶拿回来的吃食,中午可以吃吗?”

    男人的声音爽朗,瞬间就将她拉回现实。

    他和她的阿诚哥是不一样的人。

    他就像是治愈系的男人,可以在不经意间治愈人的心伤。

    秦落吞了吞口水,咽下所有的情绪,努力保持着平静。

    “哦,可以吃的,你先去淘米,我马上下来。”

    这是阿诚哥送给她的礼物,她感谢上苍!

    “还是淘两碗米吗?水要放多少来着?这玩意儿,多放一点就像粥,少放一点就夹生,怎么就那么难?”

    外面传来男人的嘀咕声,莫名的让人想笑。

    秦落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整理完情绪,若无其事地打开了门。

    门口已经没人了,想来他已经去了厨房。

    秦落走到洗手间,用洗手洗了把脸,等眼眶不那么红了,这才下了楼。

    哐啷一声,是水盆打翻的声音,从李母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秦落一愣,连忙加快脚步,进了李母的房间。

    此时,房间的地上洒了一滩水,李母正站在轮椅旁,一脸无措地盯着地上的水盆看。

    见秦落进来了,她更是怯怯道:“小落,对,对不起。我……”

    “李姨,你没事吧?怎么从轮椅上起来了?有没有被砸到脚?”

    秦落连忙跑到她身边,扶着她坐到轮椅上。

    “我没事,就是觉得头有点痒,想洗个头。”

    李母朝着秦落歉意一笑,有些心虚。

    “你要洗头,为什么不叫我呢?”

    “我不想麻烦你!你看我可以起来了,我可以自己动手的。”

    李母拉着秦落的手,就想起身。

    “好好,我知道了,李姨最棒了。不过,我们得慢慢来,不能急于求成。以后有事必须叫我知道吗?”

    秦落摁住李母,柔声细语地哄着。

    李诚听到动静进来,看着屋里的场景,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事,李姨能站起来了,她急于证明自己,所以不小心把水盆泼了。阿诚哥,你去帮李姨打点水来,我帮她洗个头。”

    秦落解释了一番。

    李诚点头,依言去打了水来。

    秦落熟练地帮李母洗头,边洗边和她聊天,李诚就清理地上的水渍。  “阿诚哥,重新换盆水来。”

    “好。”

    “阿诚哥,去拿块干毛巾来。”

    “知道了。”

    两人配合着给李母洗完了头,随后,秦落拿过吹风机递给李诚。

    “阿诚哥,你帮李姨吹头发,我帮她剪个指甲。”

    “好。”

    李诚没有异议,吹着李母的头发,视线落在秦落的脸上。

    女人的脸型是瓜子脸,五官很秀气。

    专注做事的时候,脸上写满了认真。

    看着不太好接近。

    可她笑起来的时候又很有亲和力,特别让人感到舒心。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身上,犹如一道金光,能清晰地照出她眼睑下方那几粒细微的小雀斑。

    不丑,反而衬得她很可爱。

    李诚不自觉地弯了弯唇角。

    秦落刚巧抬眸,触到他含笑的眼神,眨了眨眼。

    “阿诚哥,你在笑什么?”

    “啊?就是觉得你脸上的小雀斑很可爱。”

    李诚被抓了个正着,不由地说了实话。

    秦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阿诚哥,你会不会说话?怎么可以当面揭人家的短?”

    “没有啊!秦落,你误会了,我哪句话有揭短的意思?”

    “没有吗?我怎么听着哪哪都在揭短?”

    “……”

    两人互怼着,轮椅上的李母一脸的笑意。

    等秦落替她剪完指甲,李诚也帮她吹干了头发。

    她握住了秦落的手,又拉过李诚的手,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

    “你们都是好孩子,要好好在一起。”

    她知道自己生病了,脑子不清楚,眼神也不好使。

    不过没关系,看不清楚就装糊涂好了。

    假装自己的儿子儿媳,都陪伴在自己身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