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40章 究竟是不是她老公免费阅读

第840章 究竟是不是她老公
    ()  尹墨然的别墅。

    尹家所有人都在翘首以待。

    当看到米浅和尹墨然出现时,都迎了上去。

    跑在最前面的是几个孩子。

    “妈咪,爸比!”

    糖果最激动,迈着小短腿跑到两人跟前,一下子就抱住了尹墨然的大腿。

    “爸比,你终于回来惹!糖果好想你。”

    “妈咪,爸爸。”

    尹梓阳和尹子睿虽然沉稳一点,但同样一脸的激动,跑在了尹墨然跟前。

    一同围过去的还有陈沐风兄妹俩以及小念溪。

    看着这么多的孩子围在身边,男人的眉头微一可察地蹙了蹙,一时无言。

    “爸比,你怎么不说话,也不抱糖果?你不想糖果咩?”

    尹筱萱没得到爸比的热情回应,小嘴巴嘟了嘟,一脸的委屈。

    “那个,糖果,别闹你爸比,他刚回来,很累了,我们先让他进屋休息吧。”

    米浅在一旁,连忙打圆场。

    “是啊,糖果,到姑姑这儿来。”

    尹清澜捧着肚子走到尹筱萱身旁,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看着男人忍不住红了眼睛。

    “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也要抱一下。”

    尹清澜抱了抱男人,正想开口,胃里一阵反酸。

    她连忙往后退了两步,捂住了嘴一阵干呕。

    “清澜,跟你说了别激动,怎么办?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去医院?”

    南宫黎顾不上和男人打招呼,忙扶住了自家老婆,帮她抚着脊背。

    “清澜,你好不容易怀上孕,还怀得格外辛苦,千万别激动。”

    米浅也叮嘱了一句。

    尹清澜好不容易压下想吐的感觉,朝着男人笑笑,“我没事,就是见到哥平安回家高兴的。”

    “怀孕了多吃点叶酸,平时适当运动。”

    男人看着尹清澜,突然出声。

    米浅一愣,看着男人冷淡的脸色,莫名的有种看医生叮嘱病患的即视感。

    “快都进屋吧。”

    尹母扶着尹老夫人,红着眼眶看着男人。

    “回来就好。”

    尹老爷子一脸的欣慰,苍老的脸上神情似乎松了几分。

    一帮人进了别墅里头。

    “你们都饿了吧,我们边吃边聊。”

    尹母示意众人进餐厅。  一帮人围坐在了餐桌上。

    “墨然,你回来就好,这段时间,公司的业务多亏了梓阳替你看着。你这个儿子是我们尹家人的骄傲,必须好好培养。”

    尹老开口,看向尹梓阳的眼里是藏不住的赞赏。

    尹梓阳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板,努力装着不在意。

    可上翘的嘴角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他看向尹墨然,黑亮的大眼睛里透着一丝期盼。

    他要求爸爸的表扬。

    “辛苦了。”

    男人淡淡一笑,就再没话语。

    尹梓阳嘴角的笑意微敛,看着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爸爸回来后,对自己还有家里人怎么这么冷淡呢?

    “梓阳,吃饭吧。”

    气氛有些诡异的安静,米浅连忙给尹梓阳以及其他几个小家伙夹了个鸡腿。

    随后又给男人盛了一碗汤,“墨然,多喝一点,妈特意给你炖的你最爱喝的鸡汤。”

    “谢谢。”

    男人看了一眼油腻腻的鸡汤,眉心再次微不可察地蹙了蹙。

    他最讨厌喝的就是鸡汤。

    因为太油。

    “墨然,怎么不喝?快喝吧!瞧你,都瘦了好多。”

    尹母催促男人喝鸡汤。

    所有人都看着他,男人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喝了一口。

    这汤的味道,除了腻,还有菌菇的味道!

    “好喝吗?”

    尹母看着男人,一脸的期盼。

    男人的脸色变了又变,“这里面有菌菇?”

    “是啊!鸡汤里放了菌菇,味道才会更加鲜美。”

    尹母回了一句,见男人的脸色不好看,试探道:“怎么了?不好喝吗?”

    “没有,不过我这段时间吃得很少,一下子吃太多容易消化不良,鸡汤就暂时不喝了。”

    男人将鸡汤放到一边,冷声道。

    “这样啊!那好,我把剩下的鸡汤炖在锅里,你饿了再吃。”尹母想了想,说道。

    “不用了,你们吃吧。”男人断然拒绝。

    尹母一噎,眼里难掩失望。

    一旁的米浅心里莫名的凉嗖嗖的。

    身旁的男人明明和自己离得很近,却莫名地让她觉得很遥远。

    他和家人的互动,完全没了之前的那种亲昵感。  怎么会这样的?

    一桌子的人似乎感觉到了刚回来的尹墨然并不想多说话,于是都沉默了下来。

    几个孩子也都坐着乖乖吃饭。

    一顿饭,第一次吃得这么压抑。

    吃完饭,几人都没有多留,和米浅以及男人打了声招呼,随后离开。

    南宫黎眼里只有自己媳妇,也无暇和男人多聊。

    家里就剩下米浅一家几口人。

    她看向神色淡淡的男人,说道:“墨然,你要不要先回房休息?”

    “嗯。”

    男人嗯了一声,手不自觉地挠了一下颈脖。

    米浅眼尖地发现了他的颈脖上有红色颗粒,连忙问道:“墨然,你是不是过敏了?”

    “大概是水土不服吧。”

    男人拧着眉,“家里有过敏药吗?”

    “有的。我帮你去拿。”

    “不用了,你告诉我在哪里,我自己去拿。”

    男人因为身上的骚痒,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

    “就在咱们的地下室里,那里是梓阳的小型实验室。”

    米浅看着男人眼里流露出来的不耐,眸光微闪。

    她的老公对自己不耐烦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他吃了顿饭就突然过敏。

    可是今天的菜都是他平时常吃的,怎么就过敏了?

    是什么过敏呢?

    脑海里闪过刚刚在餐桌上的情景。

    男人吃得不多,鸡汤只喝了两口,平时喜欢吃的菜也似乎不太钟情了。

    反而他之前不太爱吃的菜,倒是下了好几筷。

    一个人,遇到了一场事故,是不是喜好和性格都会发生重大变故?

    “妈咪,爸爸怎么了?他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尹梓阳也看出了端倪,小声询问着米浅。

    米浅默了默,揉了揉他的软发,“大概是因为你爸在事故中伤到了脑袋,所以才会这样。”

    她暂时搞不清状况。

    先别吓到孩子们。

    入夜。

    米浅洗完澡,看着主卧的房门,果然转身,朝念溪的小房间走去。

    心里很不踏实。  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她老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