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22章 凭空消失免费阅读

第822章 凭空消失
    ()  面对苏羽安的求婚,方彤最终答应了。

    手上套上戒指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其实不用那么多的安排,只要彼此相爱,就算没有求婚仪式,她也乐意。

    因为精神愉悦,比什么都重要。

    苏羽安很高兴,他给两人倒上了红酒,搂着方彤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碟片看*。

    空寂的空间里充斥着漫漫温馨,晶莹的酒液激荡着彼此的*。

    水到渠成间,两人就滚到了一起。

    “苏羽安,你带我出海,最终目的就是来这一发吧?”

    “老婆,冤枉啊!这不是情到深处么?”

    “呵呵,男人呐,就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老婆,相信你老公,头脑和体力是并存的。”

    “……”

    夜,慢慢降临。

    波光粼粼的海面变得幽沉如墨。

    像一口巨大的深潭,在无灯光的夜色中,泛着森冷的幽暗。

    一艘游艇疾驰而来,上面的黑衣人一身劲装,一跃而上……

    船舱里,男人和女人相拥而眠,睡得毫无知觉。

    哪怕有人轻轻拧开了门,将人带走,也没有惊醒两人。

    ……

    翌日。

    苏羽安是被饿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头顶陌生的天花板,只觉得头脑一阵发胀。

    他起身,揉着酸胀的太阳穴,眉头微蹙。

    昨天的事涌上心头,让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向方彤求婚成功,然后两人喝了点酒,接着两人滚了床单。

    再然后,两人一直睡到现在么?

    不科学啊!

    他和她并没有喝多少酒,两人还没有吃晚饭,怎么会无知无觉地睡到现在?

    苏羽安心里莫名的不踏实。

    他的视线扫过一旁,见方彤并不在床上,连忙掀开被子下了床。

    将睡衣披在身上,他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叫了一声,“老婆,你在吗?”

    没有人回应。

    苏羽安拧着眉,伸手取过床边的腕表戴上。

    腕表旁边放着一个闪亮的物件,他定睛一看,顿时脸色一变。

    是戒指!  他的求婚戒指,为什么方彤会把它取下来!

    苏羽安莫名的心慌,他连忙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方彤的电话。

    悦耳的*从茶几上传来,苏羽安的视线看过去,薄唇紧抿。

    手机也在房间里!

    她什么都没拿!

    “老婆,你在哪里?”

    不会有事的!

    她肯定去做早餐,或者在外面看日出!

    苏羽安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疾步寻找着方彤的身影。

    然而,他找遍了游艇上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她消失了!

    就这样在他的身边,凭空消失了吗?

    苏羽安的脸上的血色尽失,身体莫名的发寒。

    怎么会这样?

    明明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苏羽安的手在颤抖,背后早就被冷汗浸湿。

    他吞了吞口水,哆嗦着拨通了电话。

    “浅浅,方彤有没有联系过你……没有吗?我先挂了。”

    她没有联系米浅!

    苏羽安挂了电话,额头的一滴汗水叭哒一声掉到了屏幕上。

    他白着一张脸,一把将水渍擦掉,再次拨打电话。

    “阿黎,问一下你老婆,方彤有没有联系她……没有吗?我先挂了!”

    也没有!

    一个都没有联系过吗?

    苏羽安只觉得冷气在不断地从脚底窜上来,一颗心在不断地下沉。

    他吞咽着口水,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孙梦竹,方姐有没有联系过你……没有吗?”

    还是没有!

    苏羽安手里的手机拿捏不住地掉到了地上,眼里满是惊恐和焦躁。

    方彤,她到底在哪里!

    为什么会凭空消失!

    ……

    影视城。

    池劲靠在一根树杆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吊儿郎当地盯着出口。

    孙梦竹来了影视星,他在这儿等她。  想到这几天这个女人安安份份拍戏的样子,他嚼着嘴里的草根,一脸的嘚瑟。

    他就知道,自己是可以将这个不安分的女人收服的。

    很有成就感啊!

    不远处的树枝轻晃了晃,池劲脸上的神情微凝,黑眸里闪过一丝冷光。

    有人在暗处盯着他?

    他被人跟踪了?

    池劲将嘴里的草吐掉,从裤管里抽出一把匕首,冷着一张脸大步朝绿植走去。

    还没走近,就有人从绿植里走了出来。

    是池寂?

    池劲眸子一眯,周身散发着丝丝寒意。

    “大哥?你跟踪我?”

    “我跟踪你?池劲,你算老几?这条道是你买下的?只允许你一个人走吗?”

    池寂呸了一声,一脸的嘲讽。

    池劲周身的寒意微敛,嘴角轻勾。

    “最好不是!大哥,记住我说过的话,别动我的女人!否则,就不是像上次那样打一顿完事了!”

    两人早就撕破了脸。

    虽然不知道他这个大哥来这儿有什么目的,但想想这人也不是个安分的主。

    千万别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当然,他也不会怕他。

    这段时间,要么他跟着孙梦竹,要么,他就派人保护着她的出行安全。

    免得池寂对她下手。

    池劲说完,余光中看到孙梦竹出来了,也懒得和池寂周旋,大步朝孙梦竹走了过去。

    身后,池寂冷冷地看着两人的身影,手握紧了拳头。

    让他横!

    马上,他会让他再也横不起来!

    池寂深吸口气,转身走到绿植后面,似笑非笑地看着里面的一个黑衣人。

    “这位大哥,你到底是谁?想要暗算池劲?如果不是我,也许你现在已经被抓了。”

    他刚巧来影视城有点事,路上就发现有辆车一直跟着池劲的车。

    他在暗处窥探着,发现这个人应该是池劲的敌人。

    因为他手上有刀,看着池劲的眼里凶光乍现。

    “你是池劲的大哥池寂?你为什么要帮我?”

    黑衣人的嗓音有些沙哑,他定定地看着池寂,脸上满是警惕。

    池寂勾了勾唇角,“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帮你,就是帮我自己。朋友,我们可以合作,一定可以让池劲死无葬身之地的!”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混道的。

    也不知道池劲怎么得罪他了。  这些他可不管。

    如果能借刀杀人,把那个野种除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