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09章 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免费阅读

第809章 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
    ()  听到方彤的话,苏羽安挑了挑眉,眸子里闪过一丝讶异。

    “池劲居然会做这种事?有点没想到。”

    虽然池劲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熟悉他的人应该都清楚他的为人。

    他并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应该做不出这种拍下男女嬉闹情事的荒唐行为的吧。

    “你也觉得不可思议对么?”

    方彤杏眸流转,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事。

    “昨晚,我怎么记得池劲一直在楼下的花园里,并没有去别墅里面呢?你呢?你看到他上楼了吗?”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难道孙梦竹在撒谎?

    “老婆,我又不搞基,老在意池劲的动向做什么?”

    苏羽安上前一步,抱住了方彤,“好了,别想了,既然孙梦竹说是池劲做的,等下给池劲打个电话问一声不就知道了?现在是属于我们两人的时光,趁溪溪还没醒,不如……”

    苏羽安温雅的嗓音里透着*,修长的手指伸进了方彤的睡衣里。

    方彤俏脸一红,摁住他作乱的手,笑骂道:“苏羽安,你要不要脸?身上的伤才刚好,你能不能消停一点?”

    男人是不是都是狼啊!

    明明是个斯斯文文的男人,怎么一空下就老想着那档子事?

    “和老婆亲热,要什么脸?”

    苏羽安轻笑,搂住方彤的腰肢,一通乱亲。

    “哎呀,你够了,念溪马上就醒了。”

    “不会的,昨晚她玩得那么欢,现在还睡得死死的。”

    苏羽安亲吻着方彤,将她抱到沙发上,“老婆,昨晚你就没陪我。”

    “陪什么陪?苏羽安,你和念溪一样小么?”

    方彤好笑,轻捶着他的胸膛。

    “老婆,反正溪溪喜欢浅浅家,不如让浅浅养她这个大儿媳妇吧。这样,我就可以安心照顾你这个心肝宝贝了。”

    “苏羽安,这话你也说得出来!为了一己私欲,你要不要脸!”

    “没事,浅浅她一定懂我!”

    “……”

    两人笑闹着,这时,主卧的门被推开,小念溪揉着眼眶,奶声奶道地叫道:“妈咪,苏爸爸。”

    方彤:“……”

    苏羽安:“……”

    小人儿醒了!

    两人的好事被打断了!

    方彤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快起开,念溪醒了。”

    苏羽安轻嗅着女人的香气,一脸的无奈,“溪溪过来,苏爸爸抱。”

    小可爱啊,怎么那么大煞风景?

    就不能等他吃完了再醒?  小念溪可管不了那么多,她迈着小短腿扑进了苏羽安的怀里。

    “苏爸爸抱。”

    “嗯,溪溪真乖。”

    苏羽安心里软软的,他亲了亲小家伙奶香的脸蛋,看了一眼身侧的女人,眸光微动。

    “老婆,今晚跟我回家吧。”

    这段时间他一直住在她的小公寓里。

    是该把老婆孩子带回家见家长了吧!

    方彤正在整理衣服,听到苏羽安的话,手上的动作一顿。

    跟他回家?

    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吗?

    “苏羽安,我们,是不是太快了?我还没享受够恋爱的过程。”

    虽然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

    可其实她骨子也是个小女人啊!

    想要一切都水到渠成,想要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她其实是怕和他真的确立了关系后,会不讨苏母的欢心。

    毕竟,她的名声并不好。

    她身边还有个念溪。

    腰上缠上来男人的臂膀,耳边是男人温柔的声音。

    “老婆,你不想吃我妈煮的菜?辣子鸡,剁椒鱼头……谈恋爱和见家长是两回事,我并没有着急要你现在就嫁给我。当然,就算你嫁给了我十年二十年,我也是那个宠你的苏先生,会一辈子把你放心上的好男人。”

    温柔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山泉声,缓缓流淌进她的心田,润物细无声。

    方彤心里软得一塌糊涂,鼻腔莫名地发涩。

    这么久的坚持,终于换来了她的春天了是吧!

    哎哟,她真是没用得很?

    掉什么金豆啊!

    方彤捏了一把苏羽安的手臂,故意装得奶凶奶凶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苏羽安,别以为你用几句情话,就可以打动我!我告诉你,我今年绝对不会嫁给你。”

    她可要穿着美美的婚纱嫁人的。

    至少,得等她把肚子里的小家伙卸货了才行啊!

    “嘶,老婆,你轻一点。我什么都依你。”

    苏羽安适时地装委屈,一双黑眸里盛满无辜。

    “苏爸爸呼呼,不疼!妈咪坏,不准打!”

    坐在苏羽安身上的小人儿见方彤一脸凶巴巴的样子,顿时一边用小手摸着苏羽安的胳膊,一边帮腔。

    苏羽安和方彤同时一愣,都忘了小家伙还在。

    “呵,你个小白眼狼,到底帮谁呢?”

    反应过来的方彤顿时又好气又好笑,伸手要挠小家伙的痒痒。

    “咯咯,苏爸爸,抱溪溪跑!”  念溪的小身板躲进苏羽安的怀里,笑得眉眼弯弯。

    “好,苏爸爸马上跑,不让妈咪欺负我们!”

    苏羽安眉眼里的温柔不予言表。

    他抱着小家伙起身,朝着方彤笑道:“老婆,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以后别老欺负我,给孩子造成不良影响。”

    方彤:“……”

    合着现在在家里,她就是老巫婆啦!

    “苏羽安,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我老婆生性善良,怎么可能欺负我?是我一直在欺负你,有时候在有些事上会把你欺负到哭。”

    “苏羽安,你个道岸貌然的伪君子,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什么呢?欺负她听不懂是吗?”

    “好好,老婆,这种少儿不宜的话,咱们私下说!”

    “……”

    另一边。

    尹氏集团前厅。

    “啧啧,这段时间都是这个孙梦竹的新闻,看来这人离火也不远了。”

    “可不是么!她也是走了狗屎运,不但有个好经纪人,还被池家三少看上了。瞧这两人,也够会玩的!”

    “就是啊!这视频应该是昨晚拍的吧?这房间的布置很雅致啊,不像是酒店。你们说,这是谁家呢?是池劲家还是孙梦竹家?”

    “……”

    耳边都是女人的八卦声,刚走到大厅的尹墨然眸心微动,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孙梦竹和池劲的新闻?

    还是昨晚的?

    他倒不是特别想要关心两人的事。

    只是昨晚,孙梦竹给他留下的印象很不好。

    他替池劲不值。

    “韩晨,他们在聊什么八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