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792章 不简单的女人免费阅读

第792章 不简单的女人
    ()  孙梦竹的神情有些复杂,她动了动唇:“我是艺人,要控制食量。”

    “吃这些不会发胖。再说,你要是胖了,干脆我勉为其难收了你。”

    这话,瞬间把她心里的感动打散。

    孙梦竹轻嗤,“池劲,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想要娶我?梁静如吗?”

    池劲轻笑一声,也不说话。

    吹风机的呜呜声,伴随着男人的指腹穿过发丝的撩动,带着点点舒适。

    孙梦竹没有忍住,慢条斯理地吃着桌上的美食。

    有人伺候着,有美食享用着,劳累了一天的身体瞬间松懈下来。

    有些犯困!

    孙梦竹打了个哈欠,嘟囔了一句,“怎么还没好?”

    站着的池劲没有说话,特意把吹风机开了小风,慢条斯理地拨弄着她的秀发。

    孙梦竹没听到回音,推开了前面的食物,感受着头顶传来的舒适感,眼皮子慢慢耷拉下来。

    女人的睫毛卷翘,不施粉黛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白皙娇嫩。

    池劲垂眸看着,将吹风机关掉,把昏昏欲睡的女人轻轻搂进怀里。

    正想把她抱*,突兀的*响起。

    孙梦竹猛地睁开眼睛,就触到了男人黑深的眸子。

    他离自己这么近,想要干嘛?

    孙梦竹呼吸一滞,下意识地推了池劲一把。

    池劲没有站稳,一个踉跄摔到了沙发上,连带着把孙梦竹也拉到了他的身上。

    孙梦竹惊呼一声,趴在男人身上,看着男人俊朗的脸庞,心脏扑通直跳。

    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她就想从池劲身上爬起来。

    池劲挑了挑眉,伸手箍着孙梦竹的腰肢,嗓音低哑,“竹子,原来你喜欢掌握主动权?”

    孙梦竹:“……”

    狗男人,满脑子都想的是什么?

    “松手,让我接电话!”

    孙梦竹红着脸挣开他,取过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

    是方彤的来电。

    孙梦竹深呼了口气,接通了电话。

    “方姐?”

    “嗯,竹子,今天在剧组受欺负了?”

    电流里传来方彤关切的声音,孙梦竹下意识地看了池劲一眼,见他正黑眸定定地看着她,连忙移开了眼,跑进了洗手间。

    “也就还好,我是新人,受欺负是正常的。”

    拜托,某人能别用那种眼神看她吗?

    她真的不想和他谈恋爱!

    “你这是什么说法?”  方彤笑道:“好在池劲挺身而出,替你教训那个时欣然了。”

    她怎么知道池劲替她教训了时欣然?

    孙梦竹一脸的疑惑,“方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刚刚有人在上发了个小视频,我看到了。现在上的评论不一,我待会儿把链接发给你,你自己看吧。”

    方彤顿了顿,笑道:“不过,池劲这霸气护女朋友的行为,我很欣赏。这两天估计会有记者蹲守新闻,你出入注意一下安全,等下我跟他说一声,让他护着你一点。”

    什么霸气护女朋友?

    她跟他完全没有关系好么?

    “方姐,你别和人家一起起哄,我不是他女朋友,我也不需要他护着我。他别给我添乱就行了。”

    “哈哈,是是,你还不是他女朋友,池劲的追妻路还很漫长!”

    方彤打趣了一声,在孙梦竹的*声中,又随便聊了几句,随后挂了电话。

    孙梦竹看着屏幕,脑海里却浮现出池劲的黑眸。

    她连忙甩甩头,甩开那些胡思乱想。

    嘀,有信息进来。

    是方彤将新闻链接发来了。

    孙梦竹点开,全文浏览了一遍,抿了抿唇。

    画面拍的很清晰,是池劲在池边不让时欣然上岸的画面。

    新闻里解说了这次的事件。

    说因为时欣然故意欺负她,池劲替女朋友出气。

    下面有无数的友在评论。

    有人说时欣然活该,也有人说孙梦竹很假,还有人说池劲真性情。

    煲贬不一。

    托某人的福,让她的电视剧还没开播就赚了一波流量。

    孙梦竹杏眸闪闪,将手机关了就出了洗手间。

    门一开,池劲正痞痞地倚在门边。

    一双丹凤眼凝视着她。

    孙梦竹不由地呼吸一滞,“你站在这儿干嘛?想偷听我电话?”

    闻言,池劲挑了挑眉,“我要听电话还需要偷听?小竹子,看来你对我还是了解太少,不如,再深入了解一下?”

    男人微微凑近了些,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耳畔,透着别有深意的暗示。

    孙梦竹俏脸一热,稳了稳心神,越过他径直往门口走。

    “池三少,我累了,请回吧,我要休息了!”

    她不想和这个男人有太亲密的接触。

    他最好离自己远远的!

    女人瞬间就恢复了淡漠和疏离,池劲眸光定定,随后勾唇一笑。

    明明能感觉到她对自己有一瞬间的心动,这么快就整理好了情绪了?

    不简单的女人!  更有挑战性了!

    “行,你好好休息。本打算在你房间蹭一觉,看来是不可能了。等下我重新去开个房,你有事叫我。”

    孙梦竹:“……”

    他还要留在这儿?

    是想监视自己吗?

    怕自己再去找尹墨然?

    这男人,好想把他踹到外太空去!

    孙梦竹看着池劲离开了房间,呯地一声将门狠狠关上。

    门外的池劲脚步一顿,随后轻笑一声,大步往前走去。

    女人,太单纯就不好玩了!

    他就喜欢某人心眼多多的小模样!

    医院。

    方彤再次回头看了眼冰凉沉寂的太平间,心里一声叹息。

    雷哲死了。

    一切的恩怨就此结束!

    希望唐溪地下有知能安息。

    也希望她和她的小念溪从此高枕无忧。

    方彤深呼了口气,回到了病房。

    病房里,苏羽安正准备起身。

    方彤急忙上前一步,将他扶了起来。

    “苏羽安,你要干嘛?”

    “你去哪儿了?醒来没看到你,我不放心。”

    苏羽安握住了她的手,一脸的温柔。

    这男人,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她无时无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要不要这么粘她!

    方彤无语又心软,娇娇地瞪了他一眼,“有什么不放心的,雷哲已经死了,我安全了。”

    雷哲死了?

    苏羽安神色微凝,“你确定两次绑架你的人都是雷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