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756章 又是他的错免费阅读

第756章 又是他的错
    ()  池劲闲着无聊,就参观起方彤的公寓。

    在看到卧室里那张只装了一小半的床时,顿时挑了挑眉。

    “这床是怎么回事?”

    没装好的床,方彤晚上不睡这里吗?

    “她的床是我买的,就不劳你费心了。”

    苏羽安跟了过来,冷声开口。

    “你买的床?”

    池劲好笑,“听过送女人金银珠宝的,没听过上来就送人家床的!”

    “呵,池劲,你是有多肤浅?金银珠宝是男人哄女人时用的最低等的手段。什么时候才会送床,当然是快要成为夫妻的人,才会送床!”

    苏羽安瞥了他一眼,煞有其事的说了两句,随后挤开他进了卧室,准备亲手安装。

    是这样么?

    池劲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那他是不是也该给孙梦竹送一张床?

    厨房间里的孙梦竹鼻子突然有点痒,没有忍住打了个喷嚏。

    全然不知道,某个男人已经被人给带偏了。

    她揉了揉鼻子,看着手上的辣椒粉,继续往锅里洒了一点。

    “哇,竹子,你烧的这一锅是什么?闻起来就好香。”

    方彤看着锅子里红油油的一片,差点流口水。

    “这是我们家乡的烧法,也不知道你们爱不爱吃。”

    孙梦竹手上的动作没停,笑着开口道。

    “我爱吃的呢。”

    方彤想了想,“就是苏羽安不吃辣,池劲的口味不知道。”

    “苏总可以不吃这道菜的,其他人嘛,爱吃不吃。”

    孙梦竹将锅子里的菜起锅,随口说了一句。

    方彤眨了眨眼,莫名地听出了一丝嫌弃。

    “竹子啊,你看起来真的很不喜欢池劲呐?为什么啊!我倒是觉得你们俩挺配的。”

    “方姐,我说过了,我现在不想谈恋爱,只想搞事业,以后你就别打趣我了。”

    孙梦竹娇嗔地说了一句,随后将锅子洗了。

    方彤轻笑,也没再多说什么,拿着碗筷出了厨房。

    “念溪,我们要开饭啦!”

    “嘻嘻,吃饭饭!”

    小奶包将手上的娃娃放下,蹬蹬蹬地跑向餐厅。

    方彤探了探头,没瞧见苏羽安和池劲。

    “咦,那两幼稚鬼呢?”

    “苏爸爸,池叔叔,在那儿!”  小奶包*嫩的小手指指着卧室的方向。

    方彤看了她一眼,心里莫名的好笑。

    苏爸爸?

    这小丫头片子,改口改得好快。

    这么快就被某人给收买了!

    卧室里的池劲听到声音,看了眼正忙碌的苏羽安,“苏总,你慢慢忙哈,我可要去吃晚饭了。”

    他倒是想搭个手,帮他把床装好,可某人居然不让!

    行吧!

    他乐得清闲!

    看着池劲一身轻快地出去,苏羽安连忙将工具放下,起身跟了出去。

    床等下再装也不迟。

    正好可以借口留下来!

    眼下最主好池劲这个男人,不许他故意接近方彤。

    餐厅里,方彤和孙梦竹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苏总,你来了。”

    孙梦竹礼貌地和苏羽安打招呼。

    苏羽安和她微一颔首,又下意识地看向池劲。

    孙梦竹今天也在。

    那这个池劲来这里,到底是冲谁来的?

    “哟呵,今天的菜好丰盛,我想我可以吃下三大碗米饭。”

    池劲看着满桌子的菜肴,恭维了一句。

    孙梦竹瞥了他一眼,轻嗤一声,“有些人的胃口真大,堪比死肥猪。”

    池劲:“……”

    不带这么损人的!

    就算是头猪,他也是最帅最健美的猪!

    “胃口大怎么了?竹子,你尽管喂,喂肥了我,我任你宰割。”

    “不好意思,对于死肥猪,我没兴趣。”

    “所以,你要不要瞧瞧我的腹肌?绝对只有肌肉,没有肥肉。”

    孙梦竹:“……”

    聊不下去了!

    这男人,总能插科打浑撩拨女人。

    孙梦竹朝池劲翻了个大白眼,懒得搭理他,坐到了小奶包身侧,和方彤一起照顾她。

    对面的苏羽安看着两人的互动,若有所思。

    这池劲看起来对孙梦竹也有意思啊?

    所以说,这小子到底在追谁?  “方彤,家里有酒吗?今天是个好日子,怎么能不喝酒庆祝?”

    池劲痞痞一笑,看着对面的方彤询问道。

    方彤点头,起身去酒柜里拿酒。

    “池劲,再次谢谢你的出手相助。”

    方彤拿了两瓶红酒放到池劲的跟前,笑着开口。

    “嘿,这酒看着不错嘛!”

    池劲也不谦虚,看向一旁的苏羽安,“苏总,咱们喝一个?”

    “他不能喝,你一个人喝得了。”

    方彤坐到了位子上,在苏羽安开口前回了一句。

    苏羽安看向她,嘴角勾起深意,“方彤,你在关心我?我很高兴!”

    方彤:“……”

    众人:“……”

    某人,要不要像只撒娇卖乖的宠物犬啊?

    “我不是关心你,我是嫌麻烦。”

    方彤瞥了他一眼,“你可别忘了自己的小身板有多弱,出了事,我可担不起责任。”

    苏羽安:“……”

    女人,又在外人面前不给面子的奚落他!

    他的身体没问题了!

    他的身板早就不弱了好吗?

    “池劲,满上,我陪你喝。”

    “啊?”

    池劲拿着酒瓶,有些迟疑地看了方彤一眼。

    方彤不哼声,一旁的孙梦竹瞪了他一眼,“有些人,就是这么讨厌。自己想喝就喝,别祸害别人!”

    池劲:“……”

    得!

    又是他的错!

    苏羽安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杯酒。

    池劲耸耸肩,一脸的无辜,“瞧,是他自己要喝的!”

    “哼,一有事就推卸责任,有些人真不要脸!”

    池劲:“……”

    他怎么好像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对呢!

    “池劲,今天你帮了他们什么忙?”

    苏羽安看了孙梦竹一眼,给池劲也倒满了酒,举起酒杯和他碰了碰。

    “哦,不是什么大忙。”

    池劲将今天的事情和苏羽安简单地说了一遍。  苏羽安听得仔细,抿了口酒道:“池劲,你这样和你哥作对,你哥估计会找你麻烦。”

    “那就找呗,反正从小到大,他也没少找我麻烦。”

    池劲不以为然,和苏羽安碰了碰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那不如用点心,把池家继承人的位置拿到手。”

    苏羽安给池劲提着建议。

    池劲倒酒的手一顿,轻笑道:“这种事,顺其自然就好。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是我的,强求不来。”

    这话说的好佛系!

    孙梦竹瞥了他一眼,轻嘲一笑,“池三少说得好冠冕堂皇啊!说得好听是佛系,说得难听就是懦弱!装什么装呀!”

    池劲:“……”

    某些人,要不要这么和他针锋相对!

    “孙小姐看起来很关心我?不如和我做个约定?只要我拿下继承人的位置,你就嫁给我?”

    “呵呵,没兴趣!”

    “嗯,女人的话是反的,我懂了。”

    “池劲,你的理解能力真好!”

    “谢谢夸奖!”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