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754章 她真有喜欢的人免费阅读

第754章 她真有喜欢的人
    ()  苏羽安忙了一天,傍晚时分终于回了公司。

    他将外套脱下,坐到办公桌前,看了眼手机。

    上午带方彤从医院检查完后,两人就来了公司。

    后来一整天各忙各的,都没有联系过。

    这个工作狂,现在还在忙吗?

    得提醒她注意身体。

    苏羽安勾了勾唇角,拨通了方彤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通。

    “喂?”

    “在哪儿?”

    “我在接女儿。”

    在接女儿?

    苏羽安微一挑眉,“你已经下班了?”

    “嗯呐!我要进去接念溪了,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

    电流里有些吵,苏羽安能听到闹哄哄的说话声。

    很有生活气息。

    苏羽安嗯了一声,听着电流里传来的嘟嘟声,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

    方彤接了女儿一定会回家。

    他怎么忘了,她家里的床还没装好呢!

    他是不是得过去帮忙装床?

    那端,方彤朝着自己的女儿张开了双臂。

    “女儿,想死妈咪了!”

    方彤抱起了小奶包,亲了又亲。

    小奶包咯咯笑着,回亲了一个后,大眼睛就四处张望。

    “姨姨没来,接溪溪去哥哥家?”

    方彤:“……”

    她觉得以后自己都不用来了。

    干脆将女儿送人得了!

    “小白眼狼,又不要妈咪了?今天跟妈咪回家!”

    方彤捏着小奶包的小鼻子,轻挠着她的痒痒。

    小奶包咯咯笑着,母女俩一通笑闹。

    “方姐,你女儿好可爱,绝对是骗人生女儿的节奏。”

    跟方彤一起来接小奶包的孙梦竹,看着小奶包粉嘟嘟的话。

    “是吧!我也觉得,我家念溪越长越可爱了!”

    方彤叭唧又是一口,惹得小奶包银铃般的笑声四下飘散。  “孩子的长相,遗传自己的父母。孙小姐,我们的颜值那么高,将来生出来的女儿,绝对更漂亮。”

    冷不丁地,同样跟来的池劲在孙梦竹耳边低语。

    孙梦竹只觉得耳根处的绒毛一阵微痒,顿时心头一个激灵。

    她连忙侧头躲开身边的男人,红着脸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下一秒,直接抬脚,狠狠地踩了下去。

    “谁要和你生女儿了?池劲,你离我远一点!”

    这人真的好讨厌!

    没看出她不想和他有任何发展吗?

    “嘶!孙小姐,完了,我的脚被你踩坏了。”

    池劲抱着小腿跳,装得一脸痛苦。

    孙梦竹无语地瞪了他一眼,快步朝方彤走去。

    身后,池劲痞痞一笑,叫道:“宝,我去输液了!输什么液?想你的每一夜!”

    孙梦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是最近上有名的段子!

    某个*,要不要这么油腻?

    方彤今晚决定在家请池劲吃饭,于是几人去了菜场买了菜,回到了公寓。

    “方姐,那是厨房吧?你累了就陪念溪玩吧,做饭的事交给我就行。”

    孙梦竹体贴地朝方彤笑笑。

    方彤一脸的赞赏,“竹子,你还真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么贤惠又独立的新时代女性,将来谁能娶到你,谁有福啊。”

    “方姐,你又取笑我。”

    孙梦竹娇嗔一笑,拿着菜进厨房。

    方彤轻笑,看向池劲,“池三少,看准了目的就加油吧!”

    “好嘞!”

    池劲痞痞一笑,“方彤,要不要打个赌,我保证一个月内把这只小辣椒给拿下。”

    方彤扑哧一声,“池劲,不要说大话,也不要只是玩玩的心态。你要知道,不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就是耍流氓!”

    “嘁,你看我像是那种不着调的男人吗?”

    “我看……很像啊!”

    “咳,方彤,你不厚道!”

    “……”

    池劲和方彤说笑了两句,就跟着进了厨房。

    见孙梦竹正打开上面的柜子在找什么,池劲大步上前,将里面的几个罐子拿了下来。

    孙梦竹瞥了他一眼,淡声道:“谢谢啊!厨房油烟重,你别待在这儿。”

    “这么体贴?不过我想给你打下手。”

    池劲也不计较孙梦竹的冷淡,就往她身旁凑。

    孙梦竹秀眉微拧,往旁边躲了躲。

    “好啊,打下手是吗?把鱼杀了。”  让他杀鱼!

    池劲看着水池里的那条活鱼,摸了摸下巴。

    这几年在外漂泊,为了装样子,杀生倒是杀了不少,但没下过厨,也没杀鱼啊!

    不过,就杀条鱼,应该不难吧!

    池劲二话不说,捋起了袖管开干。

    孙梦竹吩咐完了就没管他,开始准备做饭要用的佐料。

    她又打开冰箱,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可用的食材。

    等她准备就绪,再回头时,不禁倒吸了口气。

    眼前的男人正和鱼在斗法。

    砧板上和他身上满是水渍,地上也湿哒哒的!

    这哪是帮忙,这是在添乱啊!

    “池劲,你在干嘛!”

    真是造孽啊!

    这是在杀鱼吗?

    鱼都没拍晕就动手?

    想想鱼都疼啊!

    还有那刀在往哪里割呐?

    他没看到鱼里的苦胆吗?

    苦胆破了,这条鱼就废了!

    孙梦竹磨牙,一个箭步跑过去,一把夺过池劲手里的刀,朝着鱼头狠狠一拍,将其拍晕。

    随后她举着刀,瞪向池劲,“你不会杀鱼就别给我添乱,出去!”

    女人瞪着一双杏眸,眼里喷着火。

    池劲掸了掸身上的水渍,痞痞一笑,“竹子,你的刀拿稳了,别谋杀亲夫啊!”

    孙梦竹:“……”

    什么亲夫!

    她跟他没关系好吗?

    孙梦竹深吐了口气,懒得搭理他,开始自己动手杀鱼。

    池劲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女孩熟练地杀鱼,眸子微闪。

    “瞧这手法,一看就是做惯了的。竹子,你是哪里人?”

    闻言,孙梦竹轻嘲一笑,“干嘛?查户口吗?”

    “这不是想多了解你一点吗?”

    池劲倚在琉璃台前,盯着孙梦竹清秀的侧脸看。

    “池三少,我再郑重地和你说一遍,我没想谈恋爱,请你不要烦我。”

    孙梦竹将鱼杀好,随后拧开了水龙头。

    “哦?为什么不想谈恋爱?是因为你有喜欢的人了?”  池劲眸光深深,微微凑近了些。

    孙梦竹洗鱼的手一顿,随后将手上的水狠狠地洒向池劲。

    “池劲,你真的好烦!出去!再不出去,我真要发飙了!”

    她真有喜欢的人了吗?

    会是……有妇之夫?

    池劲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小野猫发怒,若有所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