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747章 无缘无故买张床免费阅读

第747章 无缘无故买张床
    ()  “来给你送早餐。”

    苏羽安晃了晃手上的吃食,眉眼含笑。

    “这么好啊?看来我跟了一个很体贴下属的领导呢!”

    方彤皮肉笑不笑,伸手拿过苏羽安手里的早餐,就准备关门,“好了,谢了啊。”

    苏羽安:“……”

    这女人,只把他当上级!

    还毫不含糊地把他拒之门外!

    苏羽安急忙摁住快要被关上的门,“方彤。”

    门被卡住,方彤掀眸瞥了男人一眼,看到他眼里的无奈,随即砸巴了一下嘴,转身进了门。

    行吧!

    领导大清早送早晨,她就这么把人赶走,好像有点不太礼貌。

    “鞋柜里有拖鞋,换了再进来。地板弄脏了,我可没力气打扫。”

    方彤懒懒地嘱咐了一句,径直往洗手间走。

    门口的苏羽安弯腰从鞋柜里拿出一双一次性拖鞋换上,看着前面的俏影,莞尔一笑,“明天我给你请个家政人员吧。”

    “哟,领导这么大方?”

    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方彤脚步微顿,朝着苏羽安娇媚一笑,“可我讨厌陌生人来家里,要不然,你来打扫?”

    让他来打扫?

    这是把他当家政人员啊?

    苏羽安微微一笑,吐了一句字,“好。”

    只要她高兴,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方彤一噎,看着长身玉立的男人,撩了撩耳边的秀发,轻嗤一声,进了洗手间。

    苏羽安站在厅里环顾四周,想到之前东方宇曾住过,脸上的笑意微敛。

    他看了眼手上的腕表,嘴角又微勾。

    其他男人的痕迹,他都会替她抹去。

    以后,她只属于他!

    方彤洗漱完,换了身衣服,将头发随意绑了个马尾辫,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餐厅里,苏羽安正在摆弄着吃食。

    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户,柔柔地照射在男人身上,更显他温雅的气质。

    清晨,阳光,早餐,爱人……

    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方彤杏眸微闪,撇去心里的那一丝涟漪,手抚着小腹走了过去。

    “新闻看到了吗?叶楚楚出了丑闻,这段时间,只能让她暂停营业了。”

    方彤坐到餐桌上,取过桌上的牛奶,漫不经心地开着口。

    “嗯,你是总经纪,你决定就好。”

    苏羽安在面包上抹上果酱,递给方彤。  果酱是味的,正合她的口味。

    方彤瞥了男人一眼,接过面包咬了一口,美目流转,“真让我决定就好?苏总,叶楚楚出了那么大的糗,你不心疼吗?好歹人家对你有意思,你对她是不是太无情了?”

    对叶楚楚太无情了?

    这女人,是不是真想让他和叶楚楚有什么?

    苏羽安将切好的鸡蛋递到方彤的嘴边,迫使她吃下后开口问道:“方彤,你真希望我心疼叶楚楚?”

    真希望吗?

    她脑子有坑才会真希望他心疼叶楚楚!

    方彤看着苏羽安深黑的眸子,翻了个大白眼,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关我什么事?我就是闲着无聊随口问问,你爱咋样就咋样!”

    “真心话?”

    “还大冒险呢!”

    方彤拧眉,不耐烦地瞪着苏羽安,“苏总,你吃完了就走吧,上午我请两小时假。”

    讨厌的男人,别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她。

    就好像,一下子就窥探到了她的心事一样。

    “请假?为什么要请假?”

    才上一天班,怎么就要请假了?

    “我要去医院做产检。”

    方彤喝了口牛奶,“苏总,这假你不会不批吧!”

    去做产检?

    苏羽安眸心微动,点了点头,“怎么会不批?我不但会批,还陪你一起去。”

    方彤:“……”

    他要陪她去做产检?

    没必要吧!

    “不需要,我一个人就可以。”

    “你需要,我想陪你去。”

    “苏羽安,孩子跟你无关,你烦不烦?”

    “我不烦。”

    “……”

    两人正斗着嘴,这时,门铃响了。

    方彤一愣,眼里闪过狐疑。

    大清早的,又有谁来了?

    “我去开门。”

    苏羽安擦了擦嘴角,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嘴角勾了勾。

    方彤心不在焉地吃着早餐,看着苏羽安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是几个穿着工装的工人,和苏羽安聊了几句后,就将什么东西抬了进来。

    方彤坐不住了,起身朝门口走去,这才发现,来人抬进来的,好像是一张床!  床!

    她没买床啊!

    这是怎么一回事!

    “等等,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没买床啊!”

    方彤连忙拉住一个工人,开口道。

    工人愣了愣,还没开口,一旁的苏羽安就开了口,“没弄错,床是我买的。”

    方彤:“……”

    他买的床!

    这是她家,要他买什么床!

    方彤睁着一双杏眸,好气又好笑,“苏羽安,你没发烧吧?无缘无故干嘛买张床来?”

    “因为你睡的床,我不喜欢。”

    方彤:“……”

    她睡她的床,要他喜欢干嘛?

    “苏羽安,这是我家,我睡我的床,要你喜欢做什么?”

    “我就是不喜欢!以后,你的床,只能我来睡。”

    “你……”

    方彤一噎,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之前东方宇在她这里住过,苏羽安在米浅的婚礼上喝多了,是要求她把床换掉的。

    所以,现在他亲自实施了?

    这男人,还真是……

    方彤无语,看着男人指挥着工人进了她的卧室,把她的旧床搬出来,再把新床搬进去,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苏羽安,你真的好烦人!”

    他是在追求她吧!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男人会这么执拗地追求她。

    让她那本就不坚定的意志力在逐渐瓦解。

    方彤懒得搭理他,快步进了卧室,拿上随身物品就准备出门。

    苏羽安一把拉住她,“你要去哪儿?”

    “我和医生约好了,当然要去医院了。”

    “你等一下,等这儿弄好了,我陪你去。”

    “不用,苏总,您呐,在这儿慢慢折腾吧。”

    方彤一把拂开苏羽安的手,拎着小包就往门口走。

    “方彤!”

    苏羽安无语,回头看了眼卧室,连忙道:“几位师傅,床先不用装了,麻烦你们了。”

    现在最主要的是陪自己的女人去医院做产检。

    至于床,等他回来再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