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698章 打算怎么谢我免费阅读

第698章 打算怎么谢我
    ()  “谢我?你打算怎么谢我啊?不如,以身相许?”

    池劲微微倾身,轻佻地朝着米浅的耳边吹了口气。

    米浅:“……”

    她收回刚刚对他的评价!

    这男人不是好人,是流氓!

    米浅红唇紧抿,一脸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池劲看着她,倒是没有进一步的轻佻动作,而是痞痞一笑,“小美人,你跑什么?”

    她跑什么?

    米浅想起了自己想做的事,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我陈沐风兄妹。”

    那两个可怜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去看陈沐风兄妹?”

    池劲若有所思,视线落在一旁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知道池劲在问他话,于是恭敬地回话,“陈沐风兄妹犯了错,郁下了命令,把他们关在了地窖里。”

    关在地窖里?

    池劲眸心微动,看向米浅。

    米浅脸上闪过急色,“他们还只是孩子,你们不能这么冷血!”

    郁盛下了命令,要打他们一顿,还不给他们饭吃。

    不行,她必须他们现在的情况。

    想着,米浅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见状,黑衣人连忙拦住她,“你不能出去。”

    “让开!”

    米浅瞪着黑衣人,坚决要出去。

    黑衣人站着没动,态度同样坚定。

    身后传来池劲的嗓音,“让她出去。”

    要放她出去?

    黑衣人看向池劲,手上依旧是拦着的动作。

    池劲慢悠悠地往前走了两步,脸上的神情冷了下来。

    “怎么,连我的话都不管用了吗?”

    闻言,黑衣人略一迟疑,微弯着腰道:“不敢。可是池,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现在是我看中的女人,让开!”

    池劲的语气冷戾,透着不容忽视的强势。

    黑衣人不敢不听,只能往旁边挪了一步,给米浅放行。

    米浅全程没有说话,对于池劲说的那句,他看中的女人,也没有反驳。

    在黑衣人和这个男人之间,她似乎更愿意相信他一点。

    毕竟,到目前为止,这个男人看着痞里痞气,说话也不着调,可做的事,却是在帮她!  他让黑衣人放她出去!

    她可以去找陈沐风兄妹了!

    米池没有迟疑,快速地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身后,池劲瞥了黑衣人一眼,微垂下眸子掩去眼底的冷意,大步跟上了米浅。

    前边,米浅出了房门,看着偌大的基地,有些茫然。

    地窖在哪儿?

    她该往哪里走?

    “尹少夫人是在等我么?”

    身后传来男人痞痞的声音,米浅一惊,下意识地往前快走了两步。

    只是因为太过匆忙,脚下一绊,差点摔倒。

    腰上一紧,是男人搂住了她。

    “小心一点。”

    耳边是男人呼出的热气,米浅又惊又恼,用力的掰着他的手,“快放手。”

    男人轻笑一声,嗓音里透着坏笑,“尹少夫人的脾气可真差,要是我真放手了,你可就找不到地窖了。”

    米浅:“……”

    这男人,威胁她!

    他到底是正还是邪!

    米浅瞪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咬了咬牙,用力地踩了他一脚。

    “放手!”

    她赌一把!

    常年的销售生涯,让她对人的外貌总结了一点心得。

    这个男人五官周正,面相看起来并非大奸大恶之人。

    哪怕他的言语再轻佻,行为再不羁,却更像是一种保护色。

    他一定不是外表看起来这般的*之人。

    “嘶,下手可真狠!”

    池劲松开了手,抱着自己的腿叫嚷,“小美人,你是吃准了我对女人心软么?”

    米浅抿着红唇,一脸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转身就往右边走。

    “哎,走错了,往左边走。”

    身后传来男人的嗓音,米浅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他甩了甩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他说的,大概是真的!

    米浅直觉想相信他!

    看着女人听了自己的意见,池劲嘴角的笑意更甚。

    他双手抄兜,忽略掉隐藏在角落里的几双眼睛,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小美人,你走慢一点,等等我啊!”

    米浅莫名地对他放松了警惕。  她边走边张望,熟悉着这里的地形。

    这是个封闭式的像城堡一样的地方。

    放眼望去,视线所及之处,满是建筑。

    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透出几分阴森。

    此时大概已是傍晚,昏黄的阳光倾泻进来,却也去除不掉这里的阴冷。

    米浅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看着前面的三岔路口,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池劲,“现在该往哪里走?”

    听到问话,池劲凑近了她,痞痞一笑,“又要我告诉你?小美人,你是不是该给我来点甜头啊!”

    这男人,又不正经!

    米浅拧着眉,看着眼前的男人认真道:“你不是坏人。”

    “呵!”

    池劲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伸手就摸了一把她的脸。

    “小美人,坏人的脸上可不写着坏人两字啊!”

    米浅:“……”

    这男人,再对她动手动脚,信不信她咬死他!

    米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使劲地擦了擦被他摸过的地方,随便找了个方向走去。

    “哟,这次的方向感还挺准。”

    身后传来男人戏谑的嗓音,米浅暗骂了他两句,压着内心对此人的好奇,快步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身后的男人提醒了多少次,她终于走到了城堡的一角。

    这里有一幢独立的楼层。

    同样是灰白的城墙,楼墙不高,大概有四五层楼的样子。

    外面站着几个看守,手里都拿着武器。

    “这里就是地窖么?”

    米浅低喃了一句。

    “确切的说,这里应该是郁盛惩治不听话的下属的禁闭区。”

    身后传来池劲的嗓音,听着有点冷。

    米浅看了他一眼,没错过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戾。

    “不听话的下属?”

    “嗯,有些人天生心性就比较坚定。哪怕用药物控制着,他们也会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郁盛就会用各种方式磨掉他们身上的锐气,最后为他所用。”

    池劲没有过多解释,只是随口应了一句。

    米浅若有所思。

    她猜想,池劲嘴里所说的天生心性坚定的人,就该是像尹墨然那样的人吧!

    这个郁盛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是想一统江山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