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676章 *就是矫情免费阅读

第676章 *就是矫情
    ()  方彤正在吃水果,见苏羽安来了,神情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可吃水果的频率却是快了几分。

    这样子,只有熟悉她的林浅才知道,方彤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无所谓。

    她很在意苏羽安。

    这时,林宇也过来了。

    他看了众人一眼,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各位好。”

    “林宇,你真没良心,姐来了也不早点出来招呼。快过来,坐到姐身边来。”

    方彤将手中叉水果的叉子放下,朝着林宇抛了个媚眼。

    林宇微微一笑,听话地坐到了方彤身侧。

    “小彤姐,最近还好吗?”

    “不太好,你都不陪人家。”

    “抱歉,今晚一定陪好你。”

    “嗯,真乖。”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旁若无人的嘻笑着。

    苏羽安沉着一张脸,接过林浅给自己倒的酒杯,勉强朝她笑了笑。

    林浅左右看了一眼,心里无奈又好笑。

    这两人都端着,到底要怎样才能撮合两人在一起?

    “来来,相识就是缘分,要过年了,又大一岁了,咱们走一个,敬这无情的岁月吧!”

    南宫黎拿起杯子在桌子上敲了敲,叫道。

    几人纷纷附和,都举起了酒杯。

    林宇也给方彤倒了杯酒,将酒杯递给她。

    方彤娇媚一笑,准备接过。

    冷不丁的,却是响起苏羽安的声音。

    “你还怀着孕,喝什么酒?”

    众人一愣,皆闭上了嘴,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都是看好戏的八卦样。

    方彤脸上的笑意微顿,这才将目光投向他,“苏总,你是在跟我说话吗?谢谢你的关心哦!不过,你又不是我的谁,这份情,我就不领啦!”

    他居然会憋不住,跟她说话啊!

    她还以为他会一直做闷葫芦呢!

    方彤嘴角噙着傲娇的笑意,接过了林宇的酒杯。

    林宇看了眼脸色难看的苏羽安,解释道:“苏哥,别担心,这是果酒,孕妇也可以喝,我有分寸的。”

    “别叫我哥,我母亲只生了我一个儿子。”

    苏羽安没有忍住,把一腔郁燥朝林宇发泄出来。

    林宇一噎,顿时没有了话语。

    一旁的方彤喝了一口果酒,将酒杯往桌上一放。

    “苏羽安,你会不会说话?林宇招你惹你了?你不惯我们,可以把眼睛闭上。”  “你!”

    她帮林宇数落他!

    苏羽安脸色一沉,瞪着方彤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不就是不想看到我吗?行,我不碍你的眼可以吗?”

    方彤朝着苏羽安翻了个大白眼,拉了拉林宇,“林宇,陪我去唱歌跳舞去。”

    唱歌跳舞!

    这个疯女人!

    还来劲了!

    “不许去,你敢走试试?”

    苏羽安起身,一把拉住方彤的手,难得的强势。

    方彤侧头,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和好笑。

    “苏羽安,你没得失忆症吧?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我可是个随便的女人,你这个正经男人,可别跟我这个随便女人搭上边,免得被我同流合污啊!所以,快放手,别跟我拉拉扯扯的!”

    她算看明白了。

    男人啊,都是一回事!

    你追着他时,他唯恐避之不及。

    你放手了呢,他又后悔了!

    果然,就是两字:犯贱!

    “方彤!”

    苏羽安嗓音沉沉的,透着咬牙切齿的无奈,手上的力道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加重了。

    “嘶!”

    方彤皱眉,“苏羽安,你抓着我做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想通了,想追我?”

    “呵呵,方彤,你的臆想症又犯了。”

    苏羽安冷笑两声,没好气地嘲讽道。

    “是是,是我又犯花痴了。那你倒是放手啊!抓着我,我可要喊非礼了!”

    “方彤,你还怀着孕!”

    “关你屁事!这孩子又不是你的,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想喜当爹啊?”

    “方彤!”

    “干嘛!我说的不对吗?”

    “……”

    两人就这么站着互掐,边上的几人饶有兴趣地看着好戏,都不出声。

    还是林浅见两人都快要濒临怒火的边缘了,急忙出声打圆场。

    “得对,你怀孕了,就不要去唱歌跳舞了。”

    “那我能干嘛?”

    方彤气呼呼地吐了口气,瞪着被苏羽安紧抓不放的手。

    “你就不该来!”  苏羽安没等林浅开口,就接了一句。

    林浅:“……”

    众人:“……”

    好家伙,他们好像第一次见到温润如玉的男人咄咄逼人的样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丈夫在责骂不听话的小妻子呢!

    “苏羽安,你是狗吗?”

    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方彤气极,突然抓起苏羽安的手,一口咬向他的手腕。

    细碎的痛意传来,让苏羽安一脸的错愕。

    她骂他是狗?

    那她现在的行为是什么?

    “方彤,狗才会咬人!”

    苏羽安的心情蓦地好了,看着像只小野猫般张牙舞爪的女人,浮躁的心渐渐平静。

    天知道这段时间,没有她任何音讯,他有多焦躁。

    突然就明白,他更喜欢现在的她。

    可以粘着自己,可以和自己互怼。

    但,不可以不理自己!

    “苏羽安,你有没有常识?狗是会咬人,猫也会咬人,气狠了的女人也会咬人。”

    方彤看着男人手上的一个深深的牙齿印,朝着她做了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擦了擦嘴角。

    咬了他一下,心里舒坦多了。

    *就是矫情,得治!

    “呵,疯子。”

    苏羽安轻嘲一笑,摸了摸自己手腕处的伤口,坐了下来。

    “哎哟,这出戏,精彩,真精彩!”

    南宫黎看着好戏,忍不住鼓起了掌。

    方彤和苏羽安同时看向他,不约而同道:“付钱!”

    众人:“……”

    “哎哎,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默契啊?”

    南宫黎好笑地举杯和几人碰了碰,“再说,这戏台子可是我搭的,我还需要付钱吗?”

    “黎少,一码归一码,请我们来是你自愿的,但唱戏可不是我自愿的。”

    方彤睨了他一眼,想喝口酒润润喉,可不知想到什么,又放下了酒杯,叉了块水果放进嘴里。

    罢了,孩子他爸的话,得听!

    免得将来孩子出生后,万一有个什么毛病,他会找她拼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