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665章 不过就是想吃软饭免费阅读

第665章 不过就是想吃软饭
    ()  夜晚,海面上倒映着一汪明月。

    沙滩上,正在举行热闹的篝火晚宴。

    音乐声震耳欲袭,人们的笑声此起彼伏。

    林浅和尹墨然等人也加入了其中,正看着四小只被南宫黎带着跑来跑去,笑闹个不停。

    林浅的脸上满是笑意,看向坐在身侧的方彤,“小彤,还行吗?会不会觉得太累?”

    方彤毕竟是孕妇,玩了一天,她怕她累着。

    “还行啊,我这一天除了坐就是看,都没玩过,累什么?”

    方彤把玩着自己的卷发,懒懒地开口。

    一旁的林宇很贴心地送上了水果,“小彤,吃点水果。”

    “谢谢。”

    方彤朝着他娇媚一笑,吃下他喂过来的水果。

    坐在不远处的苏羽安冷眼旁观着这一幕,木着一张脸开了一罐啤酒,仰头灌下一大口。

    “羽安哥,我也要吃水果,你喂我!”

    一侧的裴灵转了转大眼睛,跟苏羽安撒娇。

    苏羽安刚灌下一口酒,他侧头看了她一眼,“裴灵,咱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就不能喂了么?”

    裴灵嘟了嘟红唇,“我看你一直盯着林宇较劲,又是比赛沙滩打排球,又是击剑比赛,又是篮球运动的,还以为你要和他各方面都比到底呢。”

    苏羽安:“……”

    和那个小白脸较劲?

    他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苏羽安莫名的脊背一凉,惊出一身冷汗。

    也不知道是惊的还是臊的。

    “裴灵,别胡说,*嘛要和那个小白脸较劲?不对,我什么时候盯着他较劲了?”

    苏羽安死不承认,裴灵眨了眨眼,“到底有没有,你心里清楚。我就问你一句,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不死心啊!

    再问一问他的态度,做个垂死挣扎。

    “裴灵,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苏羽安没有犹豫,灌了一口酒。

    裴灵呼了口气,伸手理了理耳边的秀发,“哎,行叭,我的自作多情也该到此为止了。但是羽安哥,我告诉你哦,像我这么好的女孩子,你错过了,一定是你的损失!行了,我就不在这里陪你了,我去找我的乐子去了!”

    他都喜当爹了!

    她就不在他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了。

    浪费了那么长的时间,她得及时行乐去啦!

    裴灵朝着苏羽安灿烂一笑,起身朝方彤的方向走去。

    看着突然改变主意的裴灵,苏羽安一脸的惊讶。

    不粘他了?就这么痛快地离开他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让她改变了主意?

    正思索着,就见方彤那块儿,几人不知道在说什么,随后林宇站了起来,拉着裴灵一起往人堆里走去。

    此时,音乐突然换了,一首异国风情的舞曲响起。

    正在玩闹的人群开始吹着口哨,围着篝火跳起舞来。

    南宫黎也跑了过来,把尹清澜和林浅以及尹墨然都拉了起来,准备让他们也加入舞群当中。

    方彤也想去跳,被林浅制止。

    她走到苏羽安面前,笑道:“羽安,你跳不跳?要是不想动,那就坐过来一点,帮我照顾一下小彤。”

    苏羽安看了方彤一眼,触到她漂亮的美目,默了默,起身坐到了方彤的身旁。

    林浅朝着方彤眨了眨眼,笑着和尹墨然跟上了南宫黎的脚步,一切尽在不言中。

    所有人都加入了舞群当中,热闹不已。

    方彤看着起舞的人群,一脸的羡慕。

    “我今天来这儿干什么来了?是来看别人玩的吗?”

    闻言,一旁的苏羽安轻嘲一笑,“都是当妈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呢?找了个小白脸,就想掩耳盗铃?我真怀疑你长不长脑子!”

    一番话,透着浓浓的嘲讽。

    方彤侧头看了他一眼,娇笑道:“苏羽安,你是我谁呀?我长不长脑子用得着你管吗?”

    说话这么酸,是用这种方式来刷存在感的么?

    “我本不想管,可我们是朋友,你看看这个林宇,瞧他现在在干什么?他喜欢的肯定不是你这样的大姐,而是像裴灵这样的小姑娘。他选择跟在你身边,不过就是想吃软饭!”

    苏羽安看着舞池中正在嘻笑摇摆的男女,心里莫名的舒畅。

    被他逮着机会了!

    这时候的林宇应该才是真实的他!

    方彤这个傻大妞,可长长心吧!

    “吃软饭么?那又怎样?”

    方彤把玩着耳侧的一缕头发,“我是女人啊,需要被人呵护被人爱。瞧林宇多体贴?我冷了他就给我披衣服,我渴了他就给我端茶倒水,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这样的男人,我心甘情愿倒贴啊!”

    苏羽安:“……”

    这女人!

    他觉得手有点痒!

    “方彤,你就这么缺爱?”

    苏羽安咬牙切齿,迸出了一句话。

    “是啊!因为孤苦无依,所以才会缺爱。苏羽安,你同情我么?”

    方彤歪着脑袋看向苏羽安,娇娇开口。

    苏羽安冷嗤一声,“笑话,我为什么要同情你?”

    “也是哦,你又不是我的谁,为什么要同情我?所以喽,我爱找谁当小白脸,爱被谁骗,你也管不着!”

    苏羽安:“……”

    这女人!

    真的欠收拾!  “唔,和无趣的人聊天更无趣,害得我都想睡觉了!不管了,我要去跳个舞,解解闷。”

    方彤起身,作势要往人群里走。

    苏羽安:“……”

    她在骂他无趣?

    这赤果果的嫌弃!

    苏羽安黑着一张脸,起身一把拉住方彤的胳膊,将她往回扯。

    方彤呀了一声,叫道:“喂,苏羽安,你干什么?”

    “不是想睡觉了么?就那回房睡觉去?”

    “回房睡觉?苏羽安,我怎么听出了某种暗示呢?”

    “方彤,我真的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

    “我是怎样的女人?水性杨花,还是放荡*?”

    “你真的是!”

    “……”

    看着两人拉拉扯扯离开,正在舞群中跳舞的林浅灿烂一笑。

    “墨然,你觉得今天的度假村之旅,会让这两人的感情递增吗?”

    尹墨然停下了舞步,伸手将林浅揽进怀里。

    “老婆,他们的事就别操心了。现在,抬头。”

    抬头?

    林浅一愣,下意识地抬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