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652章 得去找她免费阅读

第652章 得去找她
    ()  苏羽安看着裴承恩将裴灵带走,也没有多加解释。

    捏了捏疲倦的眉心,他拉开车门坐上了车。

    看着清冷的夜色,他长长地呼了口气,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一个晚上陪着裴灵玩闹,心情并未放松。

    果然,热闹的地方并不适合他。

    他更想安静地待着,和自己喜欢的女人!

    脑海里闪过一张美艳的脸来,苏羽安拧了拧眉,将心里的杂念甩开。

    见自己的手机没电了,他将手机充上了电。

    等了片刻后,他开机。

    几条信息和几个未接电话映入眼帘。

    苏羽安盯着上面熟悉的号码和信息,薄唇轻抿。

    她又打来了电话,还发了信息给她。

    还真是固执的很呐。

    苏羽安很想忽视掉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和信息,可却又不自觉地点开了上面的信息。

    “苏羽安,手机为什么关机呢?是因为不想接我的电话么?你是不是在吃醋?所以,其实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么?”

    这是方彤发来的信息。

    苏羽安握紧了手机,瞪着上面的内容,轻嘲一笑。

    瞧,这字里行间的,怎么看着都有种炫耀的意思。

    她是不是很得意?

    看着他一点点被她吸引,得意忘形!

    苏羽安冷着一张脸,将手机丢到一边,发动了车子。

    这种女人,他就该离她远一点!

    ……

    翌日。

    方彤的公寓里。

    东方宇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思绪还有些凝滞。

    片刻后,记忆才再次回笼。

    昨天,他把阮浠睡了!

    一个下午,再加上大半夜,他不断地索取着。

    耳边还回响着女人娇娇的哭泣声,是那样的令人疼惜。

    东方宇的眉眼间满是柔和,他掀开被子,披上外套起身下床。

    视线不经意地落在床上,一块醒目的红色,让他穿衣的手微顿。

    心底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塌陷了下去,他勾了勾唇,大步走出了房间。

    “小浠?”

    他有多久没睡得这么沉了?  居然连身边的女人什么时候起来的都不知道?

    屋子里并没有人影。

    她已经走了?

    东方宇眉头一拧,隐约能闻到空气里飘散的食物香气。

    他来到餐厅,就见上面摆着丰盛的早餐。

    是她做的?

    东方宇的眉眼再次放柔,大步走到餐厅,看了眼桌上的早餐,视线落在压在牛奶杯下面的一张纸条上。

    “东方先生,我去上学了,记得把早餐吃掉呀。”

    女人的字迹娟秀,只是简单的一句,却让他的心情莫名的愉悦。

    有种小妻子给丈夫*心早餐的错觉。

    东方宇的嘴角微微上扬,将纸条收进兜里,转身准备去洗漱。

    走了两步,他这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顿时,脚步一顿。

    方彤和孩子呢?

    他们母女俩一晚上都没回来!

    东方宇脸上的笑容倏地敛去,他快步走进房间,取过了手机。

    手机是静音状态,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

    其中,他派去跟着方彤的保镖打来了三个电话!

    东方宇顾不得想自己的手机怎么会是静音状态,急忙拨通了保镖的电话。

    “老板。”

    “说。”

    “昨天我们被人拦下了,少夫人被人带走了。”

    方彤被人带走了!

    东方宇冷着一张脸,挂了电话又急忙拨通了方彤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等到快要结束时,电话被接通了。

    电流里传来女人懒洋洋的声音。

    “喂?”

    “方彤,你在哪儿?”

    听这语气,好像刚睡醒?

    那她就是没事了?

    “我在哪儿就不跟你报备了!东方宇,昨晚睡得好吗?瞧我多自觉,给你腾地!行了,女儿醒了,就这样吧。”

    方彤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方彤,你……”

    东方宇未说完的话悉数噎在喉咙口,瞪着被挂断的电话咒骂了一声。

    昨晚他是有多昏头,居然忘了方彤的存在!

    她被人带走,如果他没猜错,应该是她求助了林浅吧!  所以,现在她应该难道和林浅在一起?

    得去找她!

    东方宇冷着一张脸,快步进了洗手间。

    只是,当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他的眉头又紧拧。

    他想到了方彤给他的u盘。

    如果真是她从尹氏集团偷出来的,那她就不可能求助林浅。

    所以,她给他的u盘是假的?

    东方宇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他三下两下洗漱干净,随后打开了电脑,将u盘插了进去。

    点开文件看了一眼,东方宇细细地看着。

    虽然他不是真正搞科研的,但还是对科研知识略懂一二。

    这份文件真的是尹氏集团的最新科研资料!

    所以,方彤没有骗他!

    那么昨天她求助的人就不会是林浅!

    所以,究竟是谁帮了方彤?

    她现在又在哪儿?

    东方宇眉头深锁,半晌,他将u盘拔下来,起身去换衣服。

    先不管这茬,他要尽快把这份文件交给尹景沉。

    林浅的公寓。

    方彤替小奶包穿好衣服,正准备抱她出房间,小奶包已经咯咯笑着自己跑出了屋子。

    “哥哥,哥哥。”

    呵!

    一大早就跑去找哥哥了!

    为娘的心,哇凉哇凉的!

    方彤哭笑不得,跟在了小奶包的身后。

    “念溪,你跑慢一点,你还没刷牙洗脸,还是只小脏猫啦。”

    “哥哥帮我,哥哥,开门。”

    小奶包穿着小拖鞋,叭哒叭哒跑到尹梓阳的房门口拍着门。

    “方姨,妹妹,你们早。”

    尹梓阳刚洗漱干净,打开了房门。

    “哥哥,抱。”

    小奶包一把抱住了尹梓阳,咯咯笑着。

    尹梓阳不自在地挠了挠头发,一脸的尬笑。

    方彤眨了眨眼,笑道:“梓阳,你不介意帮妹妹洗个脸吧?”

    娃娃亲嘛,得从小培养啊!  得让小家伙从小培养照顾媳妇的观念!

    “好的,方姨。”

    尹梓阳点点头,牵着小奶包往洗手间走。

    林浅从楼下上来,看着两小只进了洗手间,走到方彤身侧拍了她一记。

    “咳,小彤,未来岳母使唤女婿倒是很溜啊!”

    “那必须的!咱们将心比心,你家糖果将来,要不要找个全心全意宠她的女婿?”

    林浅:“……”

    得!

    她尽无言以对。

    哎,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