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620章 心结什么时候才会打开免费阅读

第620章 心结什么时候才会打开
    ()  医院,林浅脸上的热意还没下去。

    尹墨然倒是一脸的淡然,只是大手紧牵着林浅的手,挺拔的身影满是轻快的愉悦。

    “老尹,嫂子,记者召待会开的很成功,估计现在全世界都在祝福你们。”

    南宫黎拍了拍尹墨然的肩膀,笑道。

    他知道尹墨然针对上曝光的事情会召开记者会。

    只是没想到两人会当众秀恩爱。

    也没想到林浅会说出那番话来。

    她在镜头面前把尹清澜塑造成了为爱牺牲的可怜又高尚女人。

    那些原本嘲笑尹清澜的人,都纷纷改了评论。

    “当然,有我太太出马,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事。”

    尹墨然神色淡淡,却是不着痕迹地拍着林浅的马屁。

    林浅侧头看了他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是吧?有没有觉得将来把我娶回家,你赚到了?”

    “没错,我娶了一个漂亮又聪慧的富婆,简直赚翻了。”

    尹墨然捏了捏女人滑嫩的小脸,眉眼里满是宠溺。

    “嘿嘿,所以啊,以后你可要乖乖听话,现在公司我也有股份呢,小心你伺候不当,我一个不满意,直接把你踹了。”

    裴承恩送了她一份大礼,如今的她还真是个富可敌国的小富婆呢!

    “嗯,所以,你现在对于我的伺候还算满意么?”

    尹墨然将人拉近了自己的怀里,语气低魅,“要是不满意,晚上我可以多想几个姿势。”

    林浅:“……”

    这男人,脑袋瓜里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怎么就扯到有的没的上去了!

    “嘶!你们两个,能不能看看旁边?旁边还有活物在好么?瞧我这一身的鸡皮疙瘩!”

    南宫黎受不了两人的腻歪性,搓着自己的手臂揶揄道。

    林浅娇娇地瞪了尹墨然一眼,手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挣开了他的怀抱。

    尹墨然轻笑一声,眉眼里尽是柔光。

    “阿黎。”

    里间的病房上响起尹清澜的声音。

    南宫黎连忙应了一声,快步朝里间走去。

    “清澜醒了。”

    林浅脸上的笑意微敛,看了尹墨然一眼,两人一起跟了进去。

    病床上,尹清澜被南宫黎扶着起身。

    在看到林浅和尹墨然进来时,她扯了扯唇角,“哥,嫂子,抱歉,我又给你们惹麻烦了。”

    虽然南宫黎没和她说,但这么大的新闻,她还是不小心看到了。

    “清澜,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别想太多,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林浅看着尹清澜,安慰了一句。  尹墨然没有说话,只是微一颔首表示赞同。

    坐在床沿上的南宫黎附和道:“嫂子说的对。清澜,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好好养身体,我们以你哥和嫂子为榜样,风刚雨雨不离不弃直到暮年好么?”

    听着这话,尹清澜没有说话,只是拿过一旁的手机,翻看了起来。

    南宫黎知道她在翻什么,于是连忙把今天召开的记者招待会的视频翻给她看。

    “清澜,你看,嫂子的一番言论,让这次的*彻底反转了。下面对你评论也大多数都改了口。如今你在大众心里,是个为爱牺牲的好女人,我们……”

    “谁稀罕他们的改口?我是怎样的人,用得着别人来置喙吗?”

    尹清澜突然打断了南宫黎的话,直接将手机丢到一旁。

    南宫黎一噎,定定地看着尹清澜。

    尹清澜也不看他,面无表情道:“什么为爱牺牲,我还没那么伟大。之前我就是在发脾气,不需要别人来替我遮掩。你要是觉得我不如别人好,可以听*话,和我离婚,重新找个能替你们南宫家传宗接待的世家女。”

    瞧她,是不是以后都得活在别人的同情之中了?

    南宫黎一口一个林浅说的,他是不是在羡慕尹墨然,能娶到林浅这样的女人?

    她不如林浅会说话,不如她会讨人欢心,最主要的是,她不能像林浅一样,一生就生个三胞胎!

    “清澜,你怎么又提离婚?我根本没有别的意思?”

    南宫黎无奈地看着尹清澜。

    尹清澜别过头去不看他,气氛一时有些僵持。

    一旁尹墨然听出了尹清澜话里的妒意,顿时眉头微拧。

    她刚刚的言语,是在责怪林浅多管闲事么?

    一侧的林浅看着尹清澜,同样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顿时抿唇不语。

    “老尹,嫂子,你们还有事要忙吧?你们去忙吧,我送你们出去。”

    南宫黎见气氛不太融洽,起身准备送两人离开。

    尹墨然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却被南宫黎拉住了他的胳膊,朝着他摇了摇头,无声地说了一句,“出去再说。”

    尹墨然歇了说话的心思,深深地看了尹清澜一眼,和林浅走出了病房。

    “老尹,嫂子,还请你们多多包涵。清澜刚失去了孩子,神经有点敏感,说话难免偏激,你们别放在心上。”

    谁都不是傻子,南宫黎回味着尹清澜说的话,当然也听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只能尴尬地和两人道歉。

    “她是我妹妹,我不会和她计较。只是以后恐怕你得多担待一些,别和她一般见识才是。”

    尹墨然看着南宫黎开口道。

    南宫黎微一叹气,笑着摇了摇头,“老尹,她是我老婆,我当然会包容她。只是不知道,她的心结什么时候才会打开。”

    或许要等到两人再次有了孩子,她才会恢复如初。

    而这个过程,不知道会有多漫长。

    南宫黎脸上难掩疲倦,尹墨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南宫黎没有多伤春悲秋,而是打起了精神,“行了,刚刚我只是感叹一下,你们回去吧,别担心这里,我会照顾好清澜的。”

    尹墨然没有说话,看了林浅一眼。

    林浅一直没有说话。  想了想,她朝着尹墨然弯了弯唇角,“墨然,我想进去和清澜说几句话。”

    尹墨然眸心微动,点了点头。

    一旁的南宫黎一愣,看着林浅准备进病房,就想跟上去,“嫂子,你……”

    “阿黎,女人更懂女人,就让你嫂子单独和清澜聊聊。”

    尹墨然叫住了南宫黎,开口道。

    南宫黎的脚步一顿,犹豫了一下,“也好,希望嫂子能替我开导一下清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