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549章 这是你和阿秀的女儿免费阅读

第549章 这是你和阿秀的女儿
    ()  听到齐琨的话,裴承恩笑笑,眉眼里是可见的温柔和无奈,“算是在一起了。”

    那个女人,是刻在他心头的朱砂痣,是他竭尽所能都想要守护的女人。

    只不过,她有她的原则,这么些年,还是不肯嫁给他。

    他无所谓。

    只要能一辈子守着她就好。

    “嗯?什么叫算是在一起了?”

    齐琨老眉一挑,“在就是在,不在就是不在。小裴,你该不会和有些男人一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吧。”

    “不是。”

    裴承恩没有多加解释,“这件事说来话来。齐叔,聂婶,现在还请两位帮我看看我的女儿。”

    听到这话,齐琨和聂芳对视一眼,目光投向病床上的女孩,心下已经了然。

    “这么说,尹小子急匆匆把我们请过来,要我们救的人是你女儿?”

    “是。”

    “还真是巧啊。”

    齐琨点点头,走到病床前坐下,手搭上了裴灵的脉膊,“小裴,这是你和阿秀的女儿?”

    “不是。”

    “不是?”

    齐琨端详着裴灵的脸,又看了裴承恩一眼,冷哼一声,“果然,你这小子不厚道。”

    裴承恩没有解释,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齐琨替裴灵把脉。

    一旁的林浅听着两人的对话,看着裴承恩默不作声的样子若有所思。

    别人不知道裴家情况,她倒是有几分了解的。

    想来齐琨嘴里所说的那位阿秀姑娘,应该就是裴灵说过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人sun吧。

    很好奇,那是怎样的一位奇女子呢!

    屋子里寂静无声,在场的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齐琨的身上。

    等着他得出最终的结果。

    齐琨的脸色严肃,细细地把着裴灵的脉。

    半晌,他将裴灵的手放进了被窝里。

    “齐叔,怎样?”

    一旁的裴承恩连忙问了一句。

    齐琨看了他一眼,傲娇道:“这世界上还有我不能诊治的病症吗?”

    一句话,让几人都松了口气。

    裴承恩勾了勾唇,眉眼放松了下来,“齐叔,大恩不言谢,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诊治,需要我做什么?”

    “我打算给你闺女用针灸疗法,会需要你做什么?”

    齐琨看了他一眼,“你呢,有空就给我和聂婶讲讲,这些年都在干什么?阿秀如今又在哪里?你聂婶可是很惦记她的。”

    “好。”

    裴承恩没有异议,嘴角勾着笑意。  “太好了,灵灵有救了,齐老爷子,谢谢你。”

    林浅一脸的欣喜,和尹墨然对视一眼,两人皆是会心一笑。

    “我就知道,齐老爷子医术高明,有他出面,裴灵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尹墨然附和了一句,拍着齐琨的马屁。

    “哼,马屁少拍,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齐琨瞥了尹墨然一眼,苍老声音浑厚有力。

    “不会忘记的。”

    尹墨然心下了然,笑道:“时间不早了,不如我先安排两位去酒店休息?”

    “好,我们是该休息了。”

    聂琨并不推辞,想到什么,问道,“尹小子,我徒孙呢?他的身体还好吧?”

    “一切正常,明天我带他们兄弟俩过来见你和聂前辈。”

    “嗯,小芳,我们走。”

    齐琨点点头,狗腿地扶住了一旁的聂芳。

    “别拉拉扯扯的,我自己会走。”

    聂芳瞥了他一眼,嫌弃地拉开他的手。

    “嘿嘿,小芳,我扶着你我才定心,小心前面有门。”

    “齐老头,我有眼睛。”

    “嘿嘿,我帮你开门。”

    “……”

    看两人的互动,林浅忍俊不禁,和尹墨然对视一眼,眼里满是笑意。

    她看向裴承恩,想了想道:“裴先生,不如你也去酒店休息吧,今晚我在这儿陪灵灵。”

    “不用,你们都回去吧,我在这儿即可。”

    裴承恩的语气不容置喙,林浅抿了抿唇,没再劝说。

    看得出来,裴承恩对裴灵很在乎,父女俩的感情很好。

    “那好,裴先生,我和浅浅送两位前辈去酒店。”

    尹墨然揽过林浅开了口,裴承恩微一颔首表示同意。

    几人出了病房,尹墨然站定,看向裴承恩,“裴先生,裴灵在苏城出事,我们要再次跟你说声抱歉,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她。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查出幕后指使者,给裴灵一个交待。”

    闻言,裴承恩面色微凝,他伸手拍了拍尹墨然的肩膀,“有心了。”

    女儿出事,不用别人说,他也定会找出幕后黑手,还女儿一个公道。

    尹墨然和林浅陪着齐琨和聂芳走了,裴承恩目送几人走远,回了病房。

    看着病床上的裴灵,他眸光渐柔。

    手机振动了起来,裴承恩掏出来看了一眼,嘴角勾了勾。

    走到窗边,他接通了手机。

    “sun,到家了?”

    “嗯,承恩,灵灵现在怎样了?怎么会突然出车祸的?”  电流里的女音轻轻柔柔,带着丝丝焦灼。

    “可能不是意外,不过你别担心,她不会有事的。”

    裴承恩笑笑,语气很温柔。

    “不是意外吗?抱歉,承恩,我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没有看到你给我发的信息。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我就来苏城。”

    女人的声音里满是歉意,裴承恩轻笑,语气更加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好,我等你。”

    “那你早点休息?”

    “等等。”

    裴承恩弯着唇角,“sun,今晚我不在家,记得把门窗关好,空调别打太高。还有,药在床头的柜子里,记得睡前吃……”

    “好啦,我知道了,承恩,停止念你的紧锢咒。”

    电话那端的女人笑着开口。

    裴承恩勾了勾唇,语气越发温柔,“我还没说完,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什么?”

    “还有,记得梦里要有我。”

    男人的嗓音充满磁性的温柔,是情人间的呢喃。

    电流里的女人失笑,“承恩,你可真是……”

    “sun,晚安,好梦,记住我的话。”

    裴承恩打断了女人的话语,挂了电话。

    他抬眸看向窗外的夜空,夜空幽暗,有几颗星星点缀。

    空中浮现着女人温婉含笑的脸。

    裴承恩弯着唇角,眉眼间满是温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