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547章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他哥哥免费阅读

第547章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他哥哥
    ()  温谦默在一旁一直默默地听着看着,当随着林浅的指示看到那则视频时,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那则视频他也有,裴灵发给他看过。

    她还问他,那里面的男人是不是他哥哥?

    而他却看不清。

    脑海里闪过什么,温谦默的脸色更是一变。

    他的哥哥自从病好了之后就不对劲了,而那个七爷却擅长易容术。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个哥哥并非是他真正的哥哥,而是……

    温谦默吞了吞口水,脸色有些发白。

    “那个,裴叔,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去找酒店住下了,我明天再来看望灵灵。”

    他要去找他哥,他要去确认,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真正的哥哥!

    “好,去吧。”

    裴承恩点了点头,没有异议。

    等送走温谦默,他示意助手截取视频里的照片放大。

    “boss,视频拍的距离有点远,放大还是看不清。”

    助手汇报,“不过,这里有k获取的一张七爷的照片,你们可以对比一下。”

    有七爷的照片!

    林浅和尹墨然对视一眼,齐齐朝屏幕上看去。

    照片里的男人有着一张雌雄难辩的秀气脸庞。

    看稚嫩的五官,应该还是学生时代的样子。

    皮肤很白,一双上挑的含情桃花眼,一张不薄不厚的菱形唇瓣。

    这个长相,倒是比h国的那些,看了会让人尖叫的小鲜肉还要让人惊赞几分。

    原来七爷就长这样!

    很漂亮。

    比女人还漂亮上几分。

    “你们对比一下,视频中的人是七爷吗?”

    裴承恩盯着屏幕上的两张照片,询问了一句。

    林浅仔细地辨认着,抿着唇摇了摇头,“裴先生,我辨认不出来。”

    原谅她眼神不好,一张是七爷学生时代的照片,还有一张照片像素那么差,根本没法做比较。

    “虽然无法得知视频里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但乔熙雅偷偷和他在暗处见面,这个男人很有可疑。”

    尹墨然剑眉微拧,幽深的黑眸里闪动着锐利,“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灵灵拍到了一些不该拍的东西,有些人才会想借刀杀人。”

    整件事之间似乎有一条线牵引着,让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寻常。

    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和乔熙雅见面的男人,究竟是谁。

    ……

    酒店,温谦默乘着电梯一路上行,心里满是忐忑和恍惚。  细细地回想着过往,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哥哥有可疑。

    一个濒临死亡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健康之人,可能吗?

    有可能的!

    除非他吃了仙丹妙药!

    可就算遇到了神医,但他的性情大变,这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吃了神药以后的副作用吗?

    叮!

    电梯到了他要去的楼层。

    温谦默吞了吞口水,拽了拽肩上的包带,深吸了口气,来到一间房外。

    按响了门铃,不多时,门被人打开了。

    温谦默定定地看着开门的男人,扯了扯嘴角,叫了一声:“哥。”

    温谦怀刚沐浴完,身上穿着白色浴袍,手上拿着一块毛巾擦拭着。

    看到温谦默来了,他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转身朝里面走去。

    温谦默紧紧地锁住男人的身影,脑海里闪过曾经哥哥的样子。

    曾经哥哥也有这么挺拔的背影。

    但自从他得病后,他的精神是萎靡不振的,脊背就再没这么挺拔过。

    “在想什么?坐。”

    温谦怀坐到了沙发上,见温谦默一副恍惚的样子,沉声道。

    温谦默回神,哦了一声,坐到了沙发上。

    目光依旧盯着眼前的男人,视线一寸寸地扫过他的脸庞,颈部,以及敞开的胸膛上。

    温谦怀将擦拭的毛巾丢到沙发上,敏锐地感觉到了温谦默对自己的打量。

    顿时,微垂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幽光。

    “你刚从医院过来?裴灵现在的情况怎样了?”

    闻言,温谦默定了定神,看了一旁的茶壶一眼,取过茶杯,给自己倒水。

    “不太好,医生说她目前是脑死亡状态,她父亲已经赶过来了,现在正在查这起事故的原因。”

    裴灵的父亲这么快就来了?

    温谦怀眯了眯眼,“为什么要调查事故原因?难不成,他在怀疑裴灵出事不是意外?”

    那两个司机可是专业的雇佣兵,就算裴承恩能查出他们的底细,也证明不了什么。

    “是啊,裴叔可不是一般人,他已经查出了一点眉目。”

    温谦默眸光微闪,给对方倒了杯茶,递给他。

    已经查出了一点眉目?

    温谦怀眸光里闪过一道冷芒,正想继续询问,温谦默递过来水杯一个倾斜,水杯里的水瞬间泼到了他的腿上。

    “哎呀!哥,你没事吧!有没有被烫到!”

    温谦默连忙起身,一边取过一旁的毛巾,一边急急地掀开了温谦怀的浴袍,目光紧紧地盯着他的大腿根处。

    男人的大腿根处皮肤雪白,长着细细的腿毛。  除了因为水渍而泛着红色痕迹的一块,其余的地方没有其它痕迹。

    温谦默眸光定定,喉头不自觉地滚了滚。

    “还愣着干什么?毛手毛脚的!拿来!”

    温谦怀的脸色不好看,一把夺过温谦默手里的毛巾,将大腿上残留着水渍擦掉。

    此时,男人微垂着脑袋,一下又一下地擦拭着大腿。

    暖黄的灯光投射在他的身上,带着空调里的暖气,明明此时空间里很温暖,可温谦默的心却像落到了冰冷的深潭里。

    他刚刚就是故意的。

    因为他想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哥哥!

    他哥哥的大腿根部有一个青色胎记,从娘胎里出来就有。

    可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大腿根部却雪白一片,根本没有什么胎记。

    所以,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他哥哥!

    他是假扮的!

    他,会不会就是七爷,他的表哥郁盛!

    温谦默的额头渗出了冷汗,脸色渐白。

    对面的男人擦干了大腿上的水渍,起身准备去换件衣服。

    目光轻瞥了温谦默一眼,在看到他额头渗出的汗水时,眼睛微眯。

    “谦默,你很热?”

    “啊?还,还好啊!”

    温谦默正在神游,冷不丁地被问了一句,猛地抬头,看着温谦怀里眼神一阵闪躲。

    他急急地起身,“哥,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也累了,先去休息了。”

    不能再待在这儿!

    他要回去告诉裴叔,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