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458章 他投错了胎免费阅读

第458章 他投错了胎
    ()  男人伸手捏起楚梓阳的下巴,看着他昏迷不醒的精致小脸,嘴角勾起嗜血的冷意。

    “小孩儿,别怪我无情。你父母杀了我未出世的儿子,又差点坏了我的产业链,没杀了你父母,只有拿你来顶罪了!”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小孩儿,就这么死了......

    男人冷勾着唇角,目光不经意一瞥,在触到楚梓阳手上的手表时,不禁脸色一变。

    他一把叩住楚梓阳细小的手腕,盯着上面闪动的红点,脸色一片阴鸷。

    定位装置!

    啪!

    一个耳光朝站在一旁的陆军甩了过去。

    陆军一个趔趄,好不容易站稳。

    手捂着脸庞,一脸的错愕。

    “七爷?”

    “废物,把小东西带回来时都不仔细检查,把尾巴擦干净的吗?”

    男人的目光阴恻森寒,“他手上装有定位装置,你被跟踪了!”

    他被跟踪了!

    陆军头皮一麻,绷紧了神经不敢多言。

    这儿是七爷众多落脚地中的一个临时窝点。

    如果因为他一时不察而让七爷暴露,那等待他的一定会是生不如死!

    “去,把我们刚研发出来的新药以及注射器拿来。”

    男人的视线落在楚梓阳身上,上挑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我现在觉得,就这么让小东西死了也挺可惜,不如就让我陪他的父母再玩玩?”

    有时候,比起直接把人杀了,让别人生不如死更有意思不是么?

    “是!”

    陆军不敢不从,因为知道这个男人有多阴晴不定和*。

    他将楚梓阳放在地上,然后快速跑进了沙滩旁的一座海景房里。

    片刻后,手上拿着拎袋跑了出来。

    “七爷,给。”

    陆军将针剂恭敬地奉上。

    男人接过,将手上的药水稀释后,看向楚梓阳。

    陆军会意,抱起了还在昏迷中的楚梓阳,拉起他的衣袖,露出*的胳膊。

    男人找到了楚梓阳胳膊上的静脉,嘴角勾着玩味,直接将针剂里的药水推了进去。

    昏迷中的楚梓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安地轻嗯了一声,像要醒来。

    等药水全部推进了楚梓阳的身体里,男人收起了针剂,*一笑。

    “好了,我们撤。”

    他等着小东西体内的药性发作,然后......

    “是。”

    陆军将楚梓阳放到了沙滩上,看着他精致的小脸,神情复杂。  小东西被注射进身体里的药物,是七爷让人新研发成功的新型药物。

    这种药物属于慢性毒药,会侵袭人的大脑神经,让人慢慢丧失记忆,最后变成没有思维的傀儡。

    只听命于他的主人。

    而他的主人,当然是七爷。

    可怜的孩子,谁让他投错了胎!

    陆军微垂下眸子,敛去眼里的同情。

    这是林浅和尹墨然的儿子,不值得同情。

    海风肆虐,吹起阵阵腥潮。

    偌大的沙滩上,只有小小的人儿孤零零地躺着。

    不远处,楚夜霖疾驰的豪车戛然而止。

    车子停下,林浅等人快速地从车子里下来。

    “是这儿吗?梓阳最后停留的位置就在这儿是不是?”

    林浅一脸的焦急,朝着偌大的海域四处张望着。

    “是!浅浅别急,我们一定会找到儿子的。”

    尹墨然握紧了林浅的手,柔声安抚着。

    楚夜霖瞥了两人一眼,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垂在两侧的手拽紧。

    手机*响起,楚夜霖收回了心神,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是他派出去找楚梓阳的手下的来电。

    接通,电话里传来保镖的声音,“老板,我们已经找到了梓阳小少爷。”

    “找到了?好,我们马上过来。”

    楚夜霖收起了电话,看向一脸期盼的林浅,“找到了。”

    找到了!

    林浅眼前一亮,一脸激动的看了尹墨然一眼,拉着他快步跟上了楚夜霖。

    尹墨然的神情微凛,带着林浅以及齐琨,大步跟了过去。

    很快,保镖将楚梓阳抱到了楚夜霖的跟前。

    “老板,小少爷还在昏睡中。”

    楚夜霖接过依旧昏迷不醒的楚梓阳,手指不经意地触到他的脉搏,不禁脸色一变。

    不对劲!

    小东西的身体怎么会......

    楚夜霖俊脸紧绷,急忙认真地替楚梓阳把脉。

    风呼呼的刮着,吹得他身体渐凉。

    中毒了?

    小东西怎么会中毒了?

    他一把将楚梓阳的衣袖掀起,露出静脉上细小的针孔。

    这是刚被人注射过的针孔!  “梓阳,儿子!快把我儿子还给我!”

    林浅松开了尹墨然的手,快步冲到楚夜霖的身侧,一把将楚梓阳夺过,紧紧地抱在怀里。

    “梓阳,妈咪来了,你快醒醒!”

    林浅激动又着急,不停地叫唤着楚梓阳的名字。

    尹墨然黑眸沉凝,看着楚梓阳昏迷不醒,没错过楚夜霖难看的脸色。

    “楚夜霖,我儿子怎么了?”

    闻言,楚夜霖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唇,还没开口,耳边就传来楚梓阳稚嫩的声音。

    “妈咪?唔,头好痛!”

    楚梓阳醒了,只是头部一阵刺痛,让他忍不住轻呼出声。

    “头痛?梓阳,你醒了?怎么会头痛的?”

    林浅见到儿子醒来,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因为他叫头痛而脸色一白。

    “让我瞧瞧?”

    一直跟着的齐琨挤到了林浅身侧,伸手搭了搭楚梓阳的脉搏。

    随后,一张老脸上的神情越发凝重。

    一旁的楚夜霖心知肚明,看着楚梓阳皱起的眉头,沉声道:“梓阳中了毒,而且是一种很罕见的毒素,应该是刚刚有人给他静脉注射了东西。”

    梓阳中毒了?

    林浅的身体一颤,微白的小脸更是白如纸片。

    “怎么会这样的?是谁要害我儿子?齐老爷子,楚夜霖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到底是谁这么狠心?

    这是真的吗?

    她多希望楚夜霖说的是假的!

    “没错,阿霖没有诊断错误,徒孙确实中毒了,而且下毒之人绝对是个歹毒之人。”

    齐琨收起了手,神情凝重,“这种毒素很罕见,它可以侵蚀人的神经,让人失去自我思考能力,最后逐渐变成别人手中的傀儡。这种毒素,应该是从禁药里提炼出来的。或许,跟我家师当年丢失的的独门配方有关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