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379章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免费阅读

第379章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  腻歪了一会儿,林浅稍稍站直了身体,心里还有其他的疑惑。

    “墨然,我就是想不通,楚夜霖为什么要说孩子是他的?记得当初我被我爸爸打晕了,难道后来是楚夜霖把我送到了那个酒店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原来都是楚夜霖在背后操纵这一切吗?

    他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做这些事?

    有病吗?

    听到林浅的疑问,尹墨然眉眼间的笑意微敛。

    事到如今,他也该把楚夜霖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了。

    “浅浅,我刚刚才知道,楚夜霖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他的母亲因为我爸而死,他一直在伺机报复尹家报复我。所以四年前的事,应该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他一直盯着我,而且很了解我的为人,知道我不会碰乔熙雅,才会找上你。至于你......”

    尹墨然的墨眸闪过什么,眼神暗了暗,“或许只是倒霉,凑巧他需要一个女人来完成这件事,而你刚巧出现了。”

    他暂时还不敢确定,楚夜霖会找上林浅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

    他心里隐约有个想法,但要找时间查证一下才能得知。

    林浅的母亲,会是当年向他父亲告密,也是他父亲爱慕的秘书吗?

    如果是,她现在在哪儿?

    为什么当年会下嫁给林浅的父亲林海?

    他还记得当时因为这个秘书的存在,他爸妈之间的感情有多差。

    还有他那个尚未出生的妹妹,也是因为这个秘书的存在而没了。

    如果林浅真是那个秘书的女儿,那他的妈妈......

    林浅愣愣地看着尹墨然,看着他俊脸上的严肃,又是一阵意外。

    楚夜霖居然是尹墨然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一直在伺机报复尹家?

    所以她悲催的成了牺牲品?

    快让她缓缓!

    今天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点吧!

    看着林浅呆呆愣愣的样子,尹墨然将思绪压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秀发,柔声道:“好了,别想太多,先去上班。下午和我一起去接儿子女儿放学,嗯?”

    一起去接儿子和女儿放学!

    林浅心头一震,一股难言的激动在胸中激荡。

    女儿!

    她的小棉袄还活着呢!

    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真恨不得立刻冲到学校里,抱着她想念许久的小棉袄亲亲抱抱举高高!

    她的女儿耶!

    糖果居然是她的亲生女儿耶!

    林浅的俏脸上是可见的兴奋。

    她勉强压下内心的激动,“哦,那我先去上班啦!”

    “好,下午我来接你。”

    尹墨然勾唇一笑,满是宠溺。

    林浅朝着他弯了弯唇角,突然觉得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这是她的孩子他爸?

    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哈!

    她怎么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呢!

    林浅心情颇为美丽地回到了店里。

    刚准备喝点水,手机*响了起来。

    林浅弯着唇角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

    楚夜霖!

    他怎么还有脸打电话给她?

    想到是他精心布署了这一切,让她和她的儿子女儿分开四年之久,还骗她说女儿已经死了,她就满心愤怒。

    她深吸了口气,走进了办公室,关上门接通了电话。

    “楚夜霖,你这个可恶的*!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你这么卑鄙*自私自利的男人!你怎么可以为了报仇而做出这种事情来?不但伤害了我,还让我们母子分离四年之久!居然还冒充我儿子的亲生爸爸?”

    “楚夜霖,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快点去治,别再来祸害别人!我警告你,以后离我和我儿子女儿远一点,别再打他们的主意!你要是再动歪脑子,我一定跟你拼命!”

    林浅没有给楚夜霖开口的机会,一口气把楚夜霖骂了个透,随后忿忿地挂了电话。

    实在是太生气了!

    只要想到自己被这个男人耍得团团转,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因为他而无故被分开,她就意难平。

    真是过分!

    一点都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林浅将手机关成了静音,深吐了口气甩了甩头,不让楚夜霖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而电话那端,楚夜霖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哮声,脸色阴沉得能滴出墨来。

    林浅,她怎么可以这样骂他!

    她有什么资格这样骂她!

    胸膛一阵起伏,楚夜霖只觉得胸腔里的郁气一阵乱窜。

    喉头一阵腥甜,他没有忍住,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阿霖!”

    刚从外面进来的许心一脸色一变,快步走到床边,按了呼叫铃,一脸焦急地帮楚夜霖抚着脊背。

    “阿霖,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了呢!

    目前不经意一瞥,就见到了他手机亮着的屏幕上。

    上面的人名正是林浅两字。

    顿时,心下了然。

    原来他刚刚给林浅打电话了么?

    林浅得知了*,一定会狠狠地数落他的。

    所以他才会怒极攻心,吐了鲜血么?

    心口细密的痛意又开始了,流经四肢百骸。

    都这样了,他还打电话给林浅做什么?

    找骂么?

    楚夜霖一把甩开许心一扶着他的手,狭长的眸子里布满阴郁的漩涡。

    他抬手擦掉嘴角的鲜血,声音阴冷无比,“我卑鄙*么?对,我就是卑鄙*了!林浅,你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你妈害死了我妈,母债子偿,休想让我放过你!”

    他放过了那个害死她妈妈的女人,怎么可以再放过那个女人的女儿?

    这辈子,哪怕她恨死了他,他也会缠到她不死不休!

    门被推开,医生陆续走了进来。

    许心一站定,静静地看着楚夜霖满是阴霾的冷脸,眼里满是哀伤。

    还不肯放手吗?

    他真的要一直生活在仇恨中吗?

    他不想放过林浅,真的只是因为仇恨吗?

    其实,他早已不知不觉地爱上了林浅,想将她占为已有不是么?

    ......

    傍晚,幼儿园门口。

    林浅站在人群中,激动又兴奋地朝着门里面张望。

    女儿,她的亲亲女儿要出来了么!

    突然有点近乡情怯怎么办?

    肩膀上一暖,是男人的手揽住了她。

    林浅侧目,触上的是男人含笑的眸子。

    “浅浅,别紧张,我们接儿子女儿回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