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378章 四年前的男人是他免费阅读

第378章 四年前的男人是他
    ()  热闹的大街,如潮的人流。

    午后的阳光明媚,暖暖的照耀在人身上,让人心生暖意。

    林浅抬眸,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张颠倒众生的男人俊脸,只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四年前的那个男人真的是你?子睿和梓阳都是你的儿子?糖果真的是我的亲生女儿?”

    心里涌动着无数的情绪,让她无法平静。

    尹墨然眉眼里满是笑意。

    他握着她的双肩,语气宠溺,“浅浅,不敢相信?要不要掐自己一把,看看到底会不会痛?”

    掐自己一把?

    林浅卷翘的睫毛颤颤,抬手就往尹墨然的腰间拧了一把。

    尹墨然:“......”

    他让她掐自己一把,她却掐了他一把?

    尹墨然失笑,语气里透着满满的爱意,“浅浅,你的手是不是伸错地方了?”

    “没有啊!我又不傻,掐自己不疼吗?”

    女人漂亮的杏眸里闪烁着光亮,又用力地拧了一把他腰上的细肉,嗓音软糯,“尹墨然,你疼吗?”

    他疼吗?

    当然......痛并快乐着!

    尹墨然宠溺的捏了捏她挺翘的鼻尖,伸手将人搂进了怀里。

    “浅浅,你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我才是孩子们真正的父亲,是你真正的男人!”

    他们被人愚弄半天,如今终于*大白了。

    很高兴!

    男人的胸膛是那样的温暖而宽阔。

    心跳依旧沉稳有力,带着满满的生机。

    鼻端满是属于他特有的男人气息,林浅的鼻腔莫名的发酸。

    她一把推开他,幽怨道:“所以,四年前是你毁了我的清白?为什么?尹墨然,你很讨厌!”

    原来他才是四年前让自己失身的真正的罪魁祸首。

    好想打他!

    闻言,尹墨然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他上前一步想继续搂住她,可林浅却率先一步往后退去。

    小女人很生气!

    有点糟。

    “浅浅,当时乔熙雅给我下了药,我不想铸成大错,不想伤害她,所以就跑了出来。当时你的房门是虚掩着的,我只想让自己冷静一下,可谁知......”

    当时他是拼着最后的一丝清明离开乔熙雅的房间的。

    等到闯进林浅所在的房间里,他体内的热意已经让他无法再冷静了。

    所以当看到床上躺着的林浅时,他才会不受控制的吃了她。

    不想铸成大错?

    不想伤害乔熙雅?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来气呢!

    林浅抿着唇,瞪着尹墨然道:“你不想让乔熙雅受到伤害,所以你就选择伤害我?果然啊,在你心里,乔家姐妹就是比我重要!尹墨然,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

    心里不是滋味极了。

    原来四年前他会吃了她,只是因为他不想伤害乔熙雅!

    心里怎么那么怄啊!

    林浅气鼓鼓地转身就想离开。

    尹墨然连忙拉住她,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浅浅,别生气。”

    “放开!尹墨然,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你心里根本就不喜欢我,我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

    林浅挣扎着,手指甲气愤地划过尹墨然的手背。

    张牙舞爪的样子像只被踩到尾巴的小野猫。

    尹墨然忽略掉手背上*辣的指甲印记,将她紧紧地禁锢在怀里,不让她动弹。

    “我没有!浅浅,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呵呵,尹墨然,乔熙雅可说了,当时你们在云城,你没意识时叫的可是乔熙娴的名字!”

    林浅嘴角勾着冷嘲,瞪着尹墨然漆黑的眸子,心里的郁气四处乱窜。

    尹墨然垂眸凝视着她,看着她因为生气而绯红的小脸,心里软了一片。

    他一手禁锢着她的小腰,一手轻抚过她的秀发,带着温柔的安抚。

    “傻妞,你是不是被气糊涂了?我根本就没和乔熙雅发生过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自导自演,所有的话都是她编出来骗你的,你怎么还上当了?”

    她怎么可能是别人的替代品?

    哪怕他真的在睡梦中叫过乔熙娴的名字,那也是因为他心里对乔熙娴有愧疚。

    乔熙娴是因为他而丧生的。

    天知道他心里存着多少愧疚和难受。

    如果乔熙娴还活着,那么他心里才会释然,再无牵挂。

    所以当天在云城,当他突然看到乔熙娴的身影时,才会那么激动。

    因为只要乔熙娴活着,他就放心了!

    而这份对乔熙娴的惦记,无关男女情爱。

    只是他对乔熙娴的愧疚而已!

    看着男人漆黑的眸子里的真诚,林浅起伏的心慢慢平复了下来。

    她有心想再问一句,她真不是乔熙娴的替代品,他真的已经把乔熙娴忘记了?

    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算了,问这些问题一点意思都没有。

    他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哼,说了半天,总之我就是最倒霉的女人,被你们几个耍得团团转!”

    有一个那样的生父,接着又冒出一个楚夜霖。

    他们都把她当成手中的玩偶肆意玩弄着。

    好不忿啊!

    尹墨然看着林浅气鼓鼓的小脸,眉眼里满是柔软的笑意。

    他抱紧了她,闻着她身上特有的女人馨香,声线低魅。

    “好了,浅浅,别生气了,以后我会加倍补偿你的。嗯?”

    男人的声线磁性又迷人,上挑的尾音透着丝丝*,让人无端地酥了心房。

    臭男人,又故意用这种迷死人不偿命的声音来*她。

    她*!

    林浅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扭了扭身子,奶凶道:“尹墨然,你松手,大厅广众之下,像什么话!”

    闻言,尹墨然非但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她搂得更紧。

    微微倾头,菲薄*的红唇在她的额角压了压,语气更是低柔暧昧,“浅浅,你是我女朋友,也是我三个孩子的妈妈,我抱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像话的?”

    “谁是你女朋友?尹墨然,你很*哎!”

    “嗯,我说错了,你不是我女朋友,你应该是我老婆。”

    林浅:“......”

    明媚的阳光洒在人身上,驱赶着初冬的寒意。

    感受着男人身上的温热气息,心湖里泛起丝丝涟漪。

    嗯,还好,四年前的男人是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