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232章 让她死心踏地跟着你免费阅读

第232章 让她死心踏地跟着你
    ()  包间里的游戏还在进行。

    林浅觉得这个游戏绝对有人在搞鬼。

    因为每次的惩罚几乎都在她和尹墨然之间轮番上演。

    随后,花式接吻层出不穷。

    林浅的头晕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酒喝多了,还是因为接吻接多了。

    “我去趟洗手间。”

    林浅起身,跟一旁的尹清澜说了一声,又看了眼尹墨然,身体微晃地往洗手间走。

    尹清澜急忙跟了上去,“林浅,我陪你吧。”

    主角之一走了,游戏就没进行下去的意义了。

    南宫黎将小棒一丢,示意大家自个儿找娱乐去。

    一帮人就等着他下命令,于是迫不及待地带着各自的女伴寻找玩乐项目。

    南宫黎迈着痞痞的步子走到尹墨然身侧坐下,将一盒东西丢给他。

    “老尹,兄弟为了帮你可算是费劲心机,绞尽脑汁啊!接下来,可就靠你自己了!拿着吧,今晚必须给我把林浅拿下了。女人嘛,只要身子属于你了,她就会死心踏地地跟着你的。”

    南宫黎拍了拍尹墨然的肩膀,笑得暧昧。

    尹墨然拿起手上的东西看了看,墨眸微动。

    生计用品?

    还是最大号的!

    这兄弟......

    “不过老尹,你那玩意那么久没用了,第一次可别出糗哦!当然,第一次出糗没事,你得快速稳住心态,一展雄风,把林浅给伺候舒服了!只要把人给伺候得妥妥的,还愁她以后满脑子不想着你?”

    耳边传来南宫黎贼兮兮欠扁的声音。

    尹墨然冷勾着唇角,眸光沁凉地扫向他,“南宫黎,听起来你很有经验?我会告诉清澜,你这个阅女无数的渣渣不适合她。”

    想死?

    敢诅咒他第一次不行?

    南宫黎一愣,随后是咬牙切齿的哀嚎,“老尹,你没良心!我这都是为了谁啊,像个老父亲一样嘱咐你?你倒好,居然威胁我?我哪里是有经验,那帮痞子在一起哪天不讨论男女之事?我是听到的行不行?”

    “滚一边去,别像怨妇一样缠着我,我不想被我的女人误解。”

    尹墨然无情地给了南宫黎一记白眼,又引来南宫黎的哀嚎。

    “姓尹的,交友不慎,我要跟你绝交。”

    “好走,不送。”

    “你你.....你女人回来了,你要不要把东西收起来,可别吓到人家不敢跟你进房!”

    南宫黎前一秒还在控诉,下一秒就提醒着尹墨然。

    尹墨然黑眸动了动,修长的手指夹起那盒生计用品,放进了内兜里。

    一旁的南宫黎轻嗤一笑,笑骂了一句,“装!继续装!”

    尹墨然也不理他,慢条斯理地晃了晃酒杯,一饮而尽。

    鼻端似乎还能闻到女人带着酒香的幽香,软如果冻的红唇散发着诱人的滋味。

    他一次次地被撩拨,能忍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此刻,他当然巴不得快点把女人带走,做些无人时能做的二人之事。

    南宫黎提醒的对,只有让她把身子交付于他,她才会死心踏地地跟着他。

    “林妹妹,你累了吧?走走,让老尹先带你上楼去休息一会儿,等休息好了再下来玩。”

    南宫黎贴心地将牵线搭桥之事做到了极致,一脸邪肆地扫向两人。

    “那个,时间不早了,不然我就不玩了吧。”

    林浅的头晕晕乎乎的,两颊因为酒意而滚烫,连呼出的气都是热的。

    “哎哎,别呀!难得来玩一趟,别急着走。”

    南宫黎一把拉起尹墨然,朝他挤了挤眼,“老尹,接下来,林妹妹就交给你了,玩得尽兴啊!”

    尹墨然不语,只是将林浅揽了过来,带着她往外走去。

    林浅整个人都是晕的,等她被尹墨然揽着进了一间套房,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现在的处境有点微妙。

    她这是被尹墨然带着来开房了吗?

    “那个,开,开一下灯。”

    屋子里黑暗一片,林浅神情有些紧绷,原本喝了酒说话就不利索的她,现在更是结巴了。

    尹墨然没有说话,只是将人揽着推到了墙上。

    低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结巴什么?紧张?”

    黑暗中,男人的眸子闪烁着幽光。

    他的身子紧贴着她的娇躯,揽着她细腰的手微微摩挲着,十指窜出的温度,像有道电流般,快速地冲上她的脊梁骨,让人酥软了手脚。

    “我我哪里紧张了?尹墨然,你你站好了说话行不行?”

    林浅开了口,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因为此时自己的声音不自觉得嗲着,像极了无声的撒娇和邀约。

    尹墨然的嘴角溢出低低的笑声,磁性而魅惑。

    他将人更加贴近了自己,大掌慢慢上移,轻抚中透着诱引。

    “浅浅,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要交流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进行。比如......”

    黑暗中,男人的亲吻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带着狂热的掠夺,让人来不及思考。

    林浅觉得自己就像一条溺水的鱼儿般快要缺氧,只能紧紧地揪着男人的衣摆,无力地依附着他。

    呼吸声重了,男人的大手灵活地从下摆钻了进去......

    微凉的指腹触上她娇嫩的肌肤,激起丝丝颤栗。

    林浅一个激灵,猛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已经被男人拥着倒在了大床上。

    黑暗中,上方的男人黑眸闪烁着幽光,如野狼般散发着强势的索求。

    “墨然......”

    林浅吞了吞口水,晕乎的脑袋恢复了一丝清明。

    紧张、忐忑、不安......

    无数种情绪充斥着她的心房,让她一阵无措。

    要跟他*了吗?

    虽然她生过三个孩子,可除了四年的那一次被强,她从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男性。

    她......有些抗拒!

    “别紧张,我不会弄疼你。”

    尹墨然轻抚着林浅的秀发,闻着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栀子花香,四年前的那一夜美妙滋味瞬间涌上心头。

    他迷恋那种滋味。

    虽然她不是四年前的那人,却依旧被他钟情。

    他想要把她占为己有,免得被有心人惦记。

    尹墨然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柔情。

    他修长的手指一粒粒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盯着身下的女人,呼吸再次紊乱。

    林浅吞了吞口水,在剧烈的心跳声中慢慢闭上了双眼。

    可微颤的身体却显露了她的紧张和恐惧。

    这时,突兀的*突然响起,打断了这一室的旖旎风光。

    尹墨然想倾头的动作一顿,好看的剑眉紧蹙。

    是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他想无视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