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65章 无条件的维护免费阅读

第165章 无条件的维护
    ()  林浅将林子睿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脊背柔声安抚着:“宝贝,没事,妈咪在呢。”

    这孩子,刚刚一定被气到了。

    她知道,从小到大,儿子最见不得自己受委屈。

    目光扫向地上的郑天和,林浅心里气愤又惊讶。

    可恨!

    一个大男人,不但欺负她,如今还要欺负一个孩子。

    不过,瞧他这样子,似乎是被子睿教训的?

    她家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妈咪,我带你离开这儿。”

    楚梓阳身上的戾气在林浅将他抱在怀里时慢慢消散。

    这里的人都太坏了。

    他要把妈咪带走。

    “好,我们回家。”

    林浅没有反对,牵住了楚梓阳的手,红唇轻抿。

    目光扫过一圈,接收到的都是鄙夷、不屑、讥讽的目光。

    她知道,今天在这儿,她给尹墨然丢脸了。

    如今的她在众多上流人士眼里,就是不知羞耻,放浪形骸的低贱女人。

    百口莫辩。

    心里没有多少气愤,更多的是对尹墨然的抱歉。

    真的很抱歉!

    林浅的视线落在眼前那矜贵高大如神祗的男人身上,触上的是他深邃如古井般的深眸。

    带着无波的深远,让人不自觉地被其牵引。

    他朝她伸出了手,不由分说地握住了她的纤手,带着强势的力道,透露着他此刻的决心。

    是笃定的立场!

    是无条件的维护!

    他没有因为那些照片而放开她的手!

    林浅心绪不断翻滚着,看着他牵住了她的手,一双锐利的墨眸扫过全场,带着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

    “各位,刚刚电子屏上出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还请各位把刚刚拍下的照片和视频都删了。”

    男人的嗓音低沉,透着不容置喙的。

    几乎所有的宾都议论纷纷起来。

    “这尹总是不是中邪了?都这样了还要维护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吗?”

    “就是啊,要我们所有人都把照片删了,难道这样就能代表林浅不是那种水性杨花、低贱放浪的女人了?”

    “......”

    电子屏上的有关林浅的照片,已经被替换成了原本的尹家两老的照片,刚刚的闹剧似乎只是一场幻境。

    但宾手机上保存下来的照片,却实实在在地提醒着众人刚刚发生过什么。

    可尹墨然却发了命令,要让他们强行把这个记忆给删除掉!

    所有的宾都不乐意了。

    宴会场地传出嗡嗡的议论声,尹墨然周身的气息一沉,俊朗的侧脸线条冷冽如刀锋。

    “各位,林浅是什么样的人,我尹墨然清楚的很。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谁弄出来的,我定会查清楚。我不希望听到你们对她的非议,以后要是让我听到谁在背后诋毁她,那就是跟我尹墨然做对!韩晨!”

    “是!”

    韩晨一直在一旁待命,听到尹墨然的叫声,知道是老板发话,要让他监督所有的宾把手机上的相关照片都删掉。

    顿时,他带了人开始逐个检查起来。

    宴会厅里又是一阵喧闹。

    不远处的顾嫣听到尹墨然的话,不禁杏眸闪闪。

    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她最有发言权了。

    尹墨然查出来了,难道会找她算账吗?

    耳边传来赵晚的气愤声,“这个尹墨然,我看他是脑子进水了吧?”

    可不是吗?

    林浅都已经被上流社会唾弃了,难道她此刻不该是在万人的唾弃中灰溜溜的离开吗?

    为什么尹墨然还护着她?

    顾嫣一脸的不忿,目光投向另一桌上,看了乔熙雅一眼。

    乔熙雅正看着好戏,无暇顾及顾嫣。

    可心里也跟顾嫣一样,万分妒忌着林浅。

    一场闹剧过后,难道尹墨然还要跟林浅在一块儿?

    不会的!

    哪怕尹墨然现在护着林浅,可尹家人明显已经不满了。

    尤其是尹老爷子,以及尹家的那些叔叔伯伯们,早就已经不满到了极点。

    林浅绝不可能再跟尹墨然在一起。

    乔熙雅心思百转,这时,赵晚出声了。

    “尹总,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林浅这个女人不值得你对她如此维护。你可别说那些照片是假的。我亲眼所见,就在刚刚,她背着你和她的前未婚夫苏羽安,在洗手间里卿卿我我。还和他......”

    赵晚走到郑天和跟前,指着一脸痛苦,正被郑家随行的人扶起来准备送医的男人道:“和他眉来眼去。尹总,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是苏城最负盛名的钻石王老五,可不能被这个不堪的女人给迷惑了啊!”

    赵晚的出声,让在场的宾更是议论纷纷。

    很明显,有目击证人的发言,比那些照片更有说服力。

    她的话在很大程度上,更加证实了林浅的水性杨花,放浪形骸。

    “对对对!你们都听到了?就是林浅勾引我,我只是说一句实话,还要被她的怪物儿子弄成这样?哎哟,我的胳膊是不是要断了?”

    郑天和哼哼唧唧地咒骂着,看着林浅和楚梓阳的眼神满是怨毒。

    “住口!赵晚,你别血口喷人!在洗手间,是这个姓郑的在纠缠浅浅,你为什么要乱说一忾?”

    苏羽安怒瞪着赵晚,胸膛一阵起伏。

    “我是不是乱说,大家有目共睹。”

    赵晚看着苏羽安冷嗤一声,“苍蝇不盯无缝的蛋,要是林浅是个好女人,怎么可能四年前未婚先孕,生下她身边那个生父不详的孩子?苏羽安,人都会变的。你不能把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学校时的模样。她有一个赌鬼爸爸,骨子里的低贱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展现出来的。”

    一番话,让周边的宾连连点头。

    “就是!人的劣根性确实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展露无疑。”

    “听说林浅从小被顾家抱错,十几年的家教终究要败给骨子里的低贱啊。”

    “确实,所以我们豪门选媳妇一定要讲究门当户对。”

    “......”

    听着众人的议论纷纷,苏羽安的额角青筋突突地跳着,双手握紧了拳头,胸膛一阵起伏,“不是的,浅浅不是那种人......”

    “够了,把郑天和给我丢出去!郑家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就等着郑家的企业破产吧!还有赵家,请赵家家主把女儿带回去好好管教,我要好好考虑考虑,接下来还有没有必要跟赵家再合作下去。”

    尹墨然周身的气息凛冽如寒霜,简单粗暴地下着命令。

    郑家和赵家的家主都来了,见状个个都是一身冷汗,头疼不已。

    两家人纷纷起身,训斥着各自的子女,将两人带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