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43章 被一帮媒婆包围了免费阅读

第143章 被一帮媒婆包围了
    ()  苏羽安的包间,等他以茶代酒敬过工作室的几个小年轻后,转过头去,就见另一端的林浅和方彤喝开了。

    灯光下,两个美女笑语嫣然,只是端坐在那儿也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苏羽安眸光柔柔地看着林浅,大步走过去坐下,见两人的酒杯空了,于是给两人倒满了酒。

    “苏先生,我敬你啊,祝你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两杯酒下肚,方彤的脸上有些热,一双美目更是因为酒气而氤氲着丝丝媚人的水雾。

    “谢谢,要不我也来点酒吧。”

    苏羽安迟疑了一下,准备给自己倒杯酒。

    “不可以。”

    一旁正捂着发烫的脸的林浅听到这话,想也没想就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苏羽安正准备拿酒的手。

    手上一阵温热,苏羽安微愣地看着林浅,下意识地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想抓住那一点属于他的温柔。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能喝酒,你不能把医生的话当成耳边风啊!”

    林浅因为酒精的*,反应有些迟钝,再加上一颗心只顾着担心苏羽安身体,倒是没在意手上的细节,只是瞪着苏羽安一脸的嗔怪。

    苏羽安笑了,一双星眸在灯光的闪耀中显得更加柔和。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林浅,感受着她对自己的关心和体贴。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冷风吹进来,有人站在了门口。

    苏羽安侧头,就见南宫黎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一张妖孽的脸上满是笑意地看着里面。

    “哟,好热闹啊!”

    南宫黎来了?

    苏羽安微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的身后,露出男人的衣角。

    紧接着,尹墨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后面还跟着尹清澜。

    苏羽安神情微凝,目光投向出现的尹墨然。

    男人的气场很足,哪怕没有近距离地接触,却也能感觉到来自他的如同君王降临般的威慑力。

    还真是巧,南宫黎到底把尹墨然引来了。

    “苏公子,都是熟人,你不介意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吧。”

    南宫黎双手抄兜,自顾自地走了进来,目光触及苏羽安和林浅交握的手,好看的眉头微挑,一脸的兴味。

    跟在后面的尹墨然薄唇轻抿着,视线扫过男人和女人还没放开的手,刀削斧凿般的脸庞更是冷硬一片。

    “不介意,黎少和堂哥是贵,请坐吧。”

    苏羽安温雅一笑,招呼着两人坐下,跟尹清澜也微一颔首致意。

    尹清澜笑着点点头,当然也看到了两人交握的手,不禁一脸探究地看向林浅。

    她跟林浅接触不多,还真不知道她对尹墨然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林浅早在尹墨然进来时,心情就莫名的起伏,目光有些闪躲,不敢与他碰触。

    有些心虚,也不知道到底在心虚什么。

    耳边响起南宫黎一惯的戏谑声,“林妹妹,你家老尹在这儿呢,怎么不过来坐?”

    她家老尹?

    尹墨然怎么就成她家的了?

    林浅俏脸一红,抬眸瞪了南宫黎一眼,视线下意识地落到尹墨然身上。

    当触及到他如同x光线般的凌厉眼神时,不禁微微一怔。

    视线下移,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苏羽安握着。

    心里一阵扑腾,林浅猛地将手抽开,漂亮的杏眸慌乱地转动着。

    天,她真是神经大条啊!

    怎么就因为尹墨然出现,她就心神不宁到没察觉到手上的异样呢?

    他一定又误会她了!

    她怎么就那么蠢?

    林浅一脸的懊恼,咬着唇角取过酒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酒,以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乱。

    手上的温热散去,苏羽安的手指蜷了蜷,微垂的眸子里闪过丝丝惆怅。

    一旁的方彤饶有兴趣地看着几人的互动,美目闪闪,推了推林浅,“小浅儿,黎少跟你说话呢!快坐到尹总身边去吧!”

    不管是公还是私,她都要站在尹墨然身边啊!

    “不要,小彤,还是不是姐们了?我就喜欢坐在你身边。”

    林浅小脸一红,瞪了方彤一眼。

    为什么都要把她跟尹墨然撮合在一起?

    她不要这样的暧昧好么?

    “如果是姐妹,你更该过去坐啊!”

    方彤靠近了林浅一些,在她耳边低语,“难道你不打算给我和苏羽安制造机会么?”

    林浅:“.....”

    这话说的她无法拒绝啊!

    可是......

    林浅抿着唇,目光若有似无的飘向斜对面的男人。

    男人端坐一隅,通身的贵气,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

    心儿有点打颤,莫名的怕怕!

    “林浅,好久不见,过来跟我说说话可以么?”

    尹清澜突然出声,嘴角挂着温婉的笑意。

    她坐在尹墨然的身侧,她开口,林浅就没了拒绝的理由。

    那就坐过去呗。

    不就是一个位置么?

    她在矫情什么?

    林浅深吐了口气,挤出一丝笑容,走到尹清澜身侧想坐下,却见尹清澜挪开了*,将她拉到了尹墨然的身侧。

    林浅的嘴角抽抽,只觉得今天自己被一帮媒婆给包围住了。

    鼻端袭来男人熟悉的干净清冽的气息,林浅缩紧了小身板,装得像只鹌鹑。

    一旁的尹墨然一直没有说话,只在林浅坐到自己身边时,周身的冷冽气息才稍稍缓减,但脸色依旧冷得像冰。

    黑眸扫了眼对面的苏羽安,他微微侧头,嗓音低沉,“倒酒。”

    这是在跟她说话么?

    倒是有种把她当自己人看待的赶脚!

    林浅红唇微抿,看了尹墨然一眼,伸手拿过酒瓶给他倒了杯酒。

    尹墨然举起杯子看向苏羽安,“羽安,听说你的工作室要开业了?我敬你一杯。”

    “好。”

    苏羽安勾了勾唇角,余光扫过林浅,心思微动,修长的手指触到了酒瓶,像是要给自己倒酒。

    见状,对面的林浅顿时脱口而出道:“羽安,你想干嘛?都说了你不能喝酒,又要任性吗?”

    音落,几人的视线齐刷刷地看向她,周边的气温似乎在急剧下降。

    阵阵寒气从旁边散发开来,冷冽至极,如同西伯利亚袭来的寒流,让周边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林浅一个激灵,侧头看向寒气的来源地,就见一旁的尹墨然侧脸的线条紧绷如刀锋,握着酒杯的手指泛着森冷的白弧。

    她说错话了吗?

    某人要不要这么低气压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