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39章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免费阅读

第139章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  苏羽安是个绅士,没有把话直接挑明,却实实在在地打了乔熙雅的脸。

    他的话很明了,就是外面传闻尹墨然是她乔熙雅的金主是假的。

    尹墨然真正的女朋友另有他人。

    他要她有点自知知明,别上赶上着做别人的小三。

    苏羽安冷着脸的时候也是个冷傲的贵公子,通身的贵气让人不敢小觑。

    周边的工作人员听到了苏羽安的话,早已议论开来,纷纷用古怪地眼神看着乔熙雅,也在猜测尹墨然真正的女友是谁。

    乔熙雅的脸色一阵青白交替,瞪着苏羽安的眼神很不友善。

    苏羽安无视乔熙雅难看的脸,只是垂眸扫了林浅,关切道:“浅浅,你没事吧?”

    “我没事。”

    林浅站直了身体,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和头发,回头寻找着方彤。

    不远处,对付方彤的黑衣人并没有讨到好处。

    被方彤找了个空档踢中了下方,正捂着裤档一脸的痛色。

    “小彤,你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

    方彤漂亮的美目闪闪,走到林浅的身边,目光却不时落在苏羽安的脸上。

    林浅见方彤没有受伤,不禁松了口气。

    她还真怕因为自己而连累了方彤。

    目光扫向乔熙雅,林浅抿了抿唇,“乔小姐,做人不能太过分。我不跟你计较是我的修养好,不代表我好欺负。别逼我真的用什么金主来警告你,希望你好自为之!”

    没有再多做停留,林浅拉着方彤快步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后面的苏羽安星辰冷扫过乔熙雅,像个骑士般跟了上去。

    玻璃门被关上,隔绝了三人的身影。

    站在厅房中央的乔熙雅的脸色阴郁至极,目光死死地盯着出门的三人,新做的手指甲咔嚓一声被她掐断。

    用金主来警告她?

    这个金主指的是尹墨然吗?

    林浅,等着瞧!

    她绝不会让尹墨然跟她在一起,她一定会要她好看的!

    外边,林浅拉着方彤站在相对安静的角落里,看着苏羽安正跟几个商场工作人员交流着。

    原来苏羽安的钢琴工作室快开业了,跟这边的商场有业务往来。

    今天他是过来跟商场签合约的,却不想正巧碰到了他们跟乔熙雅起冲突。

    幸好他及时出面了,否则她和方彤势必要吃亏。

    “哎哎,小浅儿,他是谁?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方彤的目光定在苏羽安身上,一双美目里盛满了星光,用胳膊碰了碰林浅,小声地询问道。

    林浅抿了抿唇,“他叫苏羽安,曾经我还是顾家千金时,跟他有过婚约。”

    “呃,这么说来,你们俩曾经是恋人关系了?”

    方彤美目闪闪,侧头看向林浅,“小浅,那你现在对他......”

    “都过去了,他的未婚妻不是我,我把他当哥哥。”

    林浅微垂下眸子,掩去眼底的复杂情愫。

    方彤眨了眨眼,目光投向正大步朝他们走来的男人,温润如玉,一如初见。

    心里一阵雀跃,又莫名的可惜。

    原来他叫苏羽安,还名草有主了呀!

    “浅浅,既然碰到了,不如找个地方坐坐?”

    苏羽安走到两人跟前,黑眸深深地看着林浅。

    “这......”

    “咳,小浅儿,这位帅哥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怎么着也要请人家喝杯咖啡谢谢人家吧。”

    一旁的方彤打断了林浅的话,美目晶亮地看着苏羽安。

    苏羽安的视线从林浅的身上移开,看向一旁的方彤,不禁剑眉微挑。

    “你......”

    好像有点面熟,他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我叫方彤,大帅哥,我可算找到你了。”

    方彤笑得灿烂,漂亮的杏眸里星光闪耀。

    一旁的林浅狐疑地扫过两人,“羽安,小彤,你们认识?”

    “哈哈,走走,我们边走边聊。”

    方彤做主,三人进了一楼的咖啡馆,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点了三杯咖啡,趁着苏羽安去上洗手间,林浅好奇道:“小彤,快告诉我,你和羽安是怎么认识的?”

    “嘿嘿,苏先生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方彤喝了口水,一双美目看着前方,一五一十地将两人的相识过程告诉了林浅。

    林浅静静地听着,这才知道方彤之前在国外时就遇到过苏羽安。

    方彤进入娱乐圈并非专科毕业,而是半路出家。

    为了能让自己更专业一点,她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钻研表演艺术,学习琴棋书画,以培养自己出尘的气质。

    经人介绍,她找了不少当地有名的老师学习各项技能,其中就包括钢琴老师。

    只是没想到这个教她弹钢琴的外国佬是个好色之徒。

    有一次他举办了一个小型宴会,邀请了不少名流过来。

    方彤作为他的学生,理所当然被他找来帮忙筹办宴会。

    也就在当天晚上,等人走得差不多了,那个外国佬借着酒意欲对方彤行不轨之事。

    方彤吓坏了,哭喊着救命却无人理会。

    还好,遇到了当晚返回宴会厅找东西的苏羽安。

    他救下了林浅,替她暴打了外国佬一顿,并给她重新介绍了一名正派的华人钢琴老师。

    当时她并不知道苏羽安的国文名叫什么,因为他只告诉了她,他的英文名字。

    两人过后再没有交集,方彤也再没有见过苏羽安。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或许苏羽安早已忘了,但方彤却一直记着。

    听着方彤的讲述,再看着方彤一双美目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晶亮,林浅眨了眨眼,若有所思。

    怎么突然有种方彤喜欢苏羽安的感脚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么?

    “小彤,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对羽安......”

    “咳咳......”

    方彤轻咳了两声,打断了林浅接下来的问话。

    身后响起熟悉的脚步声,是苏羽安回来了。

    林浅闭上了嘴,喝着服务生刚送来的咖啡,微垂下的眸子里闪烁着八卦因子。

    他们两人一个是温润如玉的翩翩贵公子,一个是娇美可人的美娇娘,如果他们俩能走到一块儿.....

    脑海里闪过顾嫣的脸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方彤可要甩开顾嫣一大截呢!

    只是苏羽安他......

    “浅浅?”

    耳边响起苏羽安温润的声音。

    林浅回神,“啊?你说什么?”

    “你在想什么?”

    苏羽安温润一笑,掏出一支药膏来拧开盖子,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过来,我替你上药。”

    林浅:“......”

    刚刚他说去上洗手间,其实是去药店买药膏去了?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心细。

    林浅心情复杂极了,忙将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伸手理了理自己耳边的秀发,“那个,我的手没什么大事,不用麻烦了。”

    “烫伤要是不及时擦药会留疤,浅浅,不要任性。”

    苏羽安笑容微敛,看着林浅缩回去的双手,心里微叹了口气,将药膏递了过去,“要么你自己擦,要么我帮你擦。”

    他知道,她在刻意跟他保持距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