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116章 是不是该对我负责了免费阅读

第116章 是不是该对我负责了
    ()  这时,男人猛地睁开了双眼,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如墨般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凌厉。

    林浅吓了一跳,“尹......尹墨然,是我。”

    这要杀人的眼神,把她当坏人了么?

    可细细看去,却又发现他不甚清明。

    那是下意识地动作。

    这男人,哪怕醉了也如此警觉么?

    许是听出了林浅的声音,尹墨然黑眸里的凌厉慢慢退去,*的薄唇微勾,慢慢闭上了眼。

    林浅深吐了口气,见他额角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许汗渍,想了想,起身去了洗漱间,积了点热水,准备用热毛巾帮他擦拭一下。

    打来了水,林浅拧干热毛巾,帮他轻轻擦拭着*在外的肌肤。

    俊美的脸庞,线条流畅的颈脖,精瘦的小臂,干燥的掌心......

    林浅正细细擦拭着,冷不丁地,手臂上一重,没等她回神,人就被拥进了怀里。

    小腰被禁锢,鼻端猝不及防碰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膛,疼得让她直皱眉。

    尹墨然要发酒疯了吗?

    林浅挣扎着叫道:“尹墨然,你松开。”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呼吸沉了沉,加固在她腰间的力量加重了些。

    我去!

    他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么?

    林浅咬着唇,勉强调整了一下姿势,抬眸看去,只能见到尹墨然好看的侧脸线条。

    男人依旧闭着眼没有半点醒来的样子。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不安分,他一手搂着她的小腰,一手将她的头摁向他的颈窝,低喃道:“阿娴,别动,睡觉。”

    男人的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如同恋人间的缱绻。

    林浅没听清楚他叫的是谁的名字。

    阿浅?

    是在叫她么?

    可明明他平时不着调时,只会叫她浅浅啊?

    还是.....阿娴?

    林浅眨了眨眼,闻着男人身上带着酒香的男人味,侧头趴在他的胸口,一时无法动弹。

    扑通、扑通!

    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在这空寂的屋子里扰乱着人心。

    ......

    翌日,清晨的阳光微透。

    尹墨然的睫毛微颤,慢慢睁开了双眼。

    看着头顶熟悉的天花板,太阳穴传来的胀痛感让他不适的蹙了蹙眉。

    正想揉一揉太阳穴,手上却有柔滑的触觉。

    侧头,就见林浅正趴在他的床前睡着,一只手还被自己握在手里。

    她怎么会睡在这儿?

    尹墨然微一挑眉,记忆逐渐回笼。

    昨晚他喝多了,韩晨去她店里接了她之后,再一起来接他回了别墅。

    然后,他借着七八分的酒意让她扶他进了房间。

    再然后......

    思绪有点飘,记忆有点模糊。

    目光扫向自己微敞的胸膛和已经没了皮带的裤子,尹墨然嘴角勾了勾。

    想来应该是她照顾喝多了的自己,然后就没回房睡?

    还真是个温柔娴静的好女人。

    尹墨然的眼里闪过一丝柔软,轻轻掀开被子下了床,准备将她抱*。

    只是手刚触到她的身子,林浅就醒了。

    睁开双眼,入眼便是男人放大的俊脸。

    四目相对,还没醒透的林浅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叫出声来,一把推开了尹墨然,惊魂未定地跳了起来,“你你你......想想干嘛?”

    猝不及防被推开,尹墨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他堪堪稳住身型,似笑非笑地看着某只受惊的小白兔,慢慢走了过去,直至将呆愣的女人逼到墙角。

    “浅浅,你觉得我会干嘛?”

    他会干嘛?

    当然以为他想占她便宜啊!

    毕竟,昨晚他可是搂着她睡了大半夜,后来她好不容易才挣开他的束缚的。

    不过,那是他喝多了不清醒时才会做的事。

    现在他清醒着,想来应该不会做什么越界的事。

    回想刚刚他的动作,应该是想把她抱*睡吧。

    林浅的小脸一阵变幻,人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这可是尹墨然,他才不屑干这种没品的事。

    不过,她刚醒来,就见到一张放大的男人脸,她没一巴掌呼他已经不错了。

    林浅不自在地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目光触向男人胸前微敞的蜜色肌肤,老脸又是一红。

    “那个,我刚刚醒来不太清醒,抱歉啊。”

    “一句抱歉就完事了?”

    尹墨然看着女人绯红的小脸,黑眸里闪过细碎的笑意。

    他双手撑在墙壁上,语气低魅,“昨晚是你在这儿照顾我的?我被你看光光了,你说,是不是该对我负责了?”

    把他看光光?

    林浅的脸蛋彩霞双飞,否认道:“哪有的事?你的衣服不好好的在你身上穿着吗?”

    “衣衫不整叫好好的在我身上穿着?浅浅,看过一点和看过全部是一样的性质。

    男人的声线刻意放柔,磁性又迷人,不断地敲击着她的神经。

    林浅的心漏跳了一拍,漂亮的杏眸灵活地乱转着。

    小脸的温度很烫,林浅急忙推拒着越靠越近的男人,“什么乱七八糟的?尹墨然,你快让开,孩子们要起床了。”

    这男人,歪理一大堆!

    “不想让孩子们看到?孩子们应该很乐意看到我们在一起?”

    尹墨然继续逗弄着她,看着她羞恼的满脸通红,心痒难耐。

    “尹墨然,你够了,快点让开,我上班要迟到了。”

    这男人,胸前的肌肉怎么这么硬,推都推不动!

    能不能别再逗她啊!

    林浅心里抓狂,杏眸圆瞪,却如娇似嗔。

    女人的红唇因为咬合而更显红润,双颊绯红像是涂了上好的胭脂。

    尹墨然的呼吸一沉,周身的热度渐升。

    很好,他又自找罪受了。

    轻轻退开,看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尹墨然垂眸扫了下方,无奈地捏了捏眉心。

    大清早的,也只能冲个冷水澡了。

    外边,林浅快步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把将门关上,身体靠在门板上,大大的吐了口气,只觉得心脏还在不规则地跳动着。

    真是个妖孽!

    林浅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蛋,红唇轻咬。

    “妈咪,你是刚从外面回来吗?糖果等了你一整晚哦!”

    冷不丁的,屋子里响来糖果的奶音。

    小家伙从床上坐起来,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迷迷朦朦的看着她。

    林浅一惊,“糖,糖果?你昨晚睡在这里的?”

    这孩子昨晚偷偷溜进她房里了?

    有种被抓包的心虚感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