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86章 我要解除婚约免费阅读

第86章 我要解除婚约
    ()  察觉到林浅的意图,尹墨然没有松手,只是薄唇轻启,“夜已深,这里离到山顶还有一段路,也不知道丛林里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

    林浅的手上动作一顿,不自觉地靠近了他一些,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两边都是丛林的地方。

    “那个,我们继续走啊,一鼓作气,别停下。”

    手掌心里的小手纤细,起了一层薄汗。

    杏眸乱转着,像只受惊的小鹿。

    还真是个胆小的女人。

    尹墨然心里好笑,正打算牵着她的手继续往上走,却想到些什么。

    他松开了她的手,目光往下移去。

    她的脚才刚恢复几天,这么走法.....

    尹墨然薄唇轻抿,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然后转身在林浅的跟前蹲下。

    “上来吧。”

    林浅:“......”

    不是吧!

    尹墨然又要背她?

    “那个,尹墨然......”

    “不想再进医院就别废话。”

    好凶!

    一如即往的霸道。

    林浅咬了咬唇,心里却漾起丝丝波浪。

    脚踝处确实酸疼的厉害,林浅没有再迟疑,轻轻趴到了男人的背上。

    男人强有力的手臂轻托起她的臀部,平稳地背着她往上走着。

    身体随着他的走路轻晃着,像是他给予的安抚,让人渐渐平复了心情。

    想到上一次,他也是这么背着自己,带着她走出困境,林浅弯了弯唇角,心里暖暖的。

    心里的疼痛应该还在,却因为他的强势介入而变得平淡了许多。

    林浅深呼了口气,看着前面的景物发呆。

    “羽安的事,我都知道了。”

    尹墨然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林浅的思绪牵了回来。

    他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是知道苏羽安跟她是怎么分手的了?

    还是知道今天苏羽安是因为她而进的医院?

    想来应该是全部都知道了,因为有南宫黎在。

    “苏羽安他.....跟你是堂兄弟关系?”

    林浅抿了抿唇,没想到苏羽安跟尹墨然会是堂兄弟关系。

    再一想到苏母的话,想到苏羽安的隐忍,林浅的心脏不免一阵收缩。

    “是。他是我堂叔的儿子。小时候也在一起玩过,只是后来他的父母离婚了,我们就不怎么来往了。”

    尹墨然开口,“他们家的事,也曾听老一辈的人透露过一二,但毕竟是豪门丑闻,所以我们小辈对里面的内情知道的并不深。”

    想不到苏羽安的体内一直残留着毒素。

    更想不到,他对林浅的感情这么深沉。

    他明白苏羽安的想法。

    善良如林浅,恨一个人只会是暂时的。

    可要是想念一个逝去的人,那样的痛,或许会是一辈子的。

    就如他一样,对于死去的人,无法释怀,难以走出那份伤痛。

    尹墨然看着前方,看着即将到达的山顶,眼里的痛意一闪而过。

    山顶的风呼呼的刮着,吹乱了人的发丝,也吹散了飘飞的思绪。

    “到山顶了。”

    尹墨然站定,将人轻轻放下。

    林浅动了动脚,抬眸看向前方。

    漆黑的星空笼罩着天地。

    站在顶端俯瞰下方,城市的灯火星星点点,总给人以希望。

    心情莫名的激动。

    林浅深吐了口气,将手圈在嘴边,大声叫了起来。

    “啊!!!”

    喊声回旋,余音缭绕。

    无数的情绪倾泻而出,直到飘散在风中。

    尹墨然双手抄兜,侧头看向女人纤瘦的身影,嘴角勾了勾。

    医院。

    苏羽安醒了。

    “羽安,你终于醒了。”

    苏母喜极而泣,一旁的顾嫣也是泪水涟涟。

    苏羽安的思绪回笼,下意识地四下张望着,在寻找林浅的身影。

    她把他送来的医院。

    她现在人呢?

    “羽安,你在找林浅吗?我让她走了。”

    苏母擦掉眼泪,声线微沉,“你这个孩子,到底要不要命了?为什么不跟她把话说清楚?她让你喝酒你就喝?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状况吗?”

    听到这话,苏羽安开了口,“妈,你是不是对浅浅说什么了?”

    这话听着,就像是在责怪自己的母亲。

    苏母心里有气,“是,我让她以后离你远一点,不要再跟你来往了。”

    他就知道会这样!

    苏羽安挣扎着起身,一旁的顾嫣眼疾手快地将靠垫放在他的身后。

    苏羽安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在苏母脸上。

    “妈,我喜欢的人是浅浅,我想跟顾嫣解约婚约。”

    跟她解除婚约!

    他终于跟自己妈妈摊牌了吗?

    顾嫣的脸色一变,手握紧了拳头。

    一旁的苏母脸色也是一沉,“羽安,我不同意。我和小芬是最好的朋友,你要让我失信与朋友吗?”

    “妈,那我的幸福呢?你就不顾及了吗?”

    苏羽安道:“我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浅浅是我的新娘子,我要是活着,也只会娶她为妻。我跟顾嫣没有感情基础,要是娶了她,就是害人害己。”

    “这话说的,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苏母不赞同道:“你和嫣嫣只是缺少交流,等你们交往一段时间,一定可以培养出感情的。”

    “妈,我再说一遍,我喜欢的人是浅浅。我的心里已经装不下其它女人了,我请你成全我好吗?”

    “你......”

    苏母的脸色很不好看,看着苏羽安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顾嫣脸色变了又变,只觉得自己的自尊在被人无情的贱踏着。

    “羽安,林浅已经有男朋友了,你早就是她的过去式了。你想求复合,也要她愿意啊。”

    闻言,苏羽安看向顾嫣,默了默道:“只是男朋友,不是老公。我会让浅浅再次回到我身边的。”

    这是摆明了要重新追求林浅了?

    顾嫣咬着唇,眼里涌出了泪光,心里恨透了林浅。

    见状,一旁的苏母呵斥道:“羽安,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总之,我不同意你解除婚约。”

    “妈。”

    苏羽安眉头紧锁,叹了口气,“我累了,你们都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让嫣嫣留在这儿照顾你。”

    “不需要。妈,我求你们让我静一静可以吗?”

    苏羽安的无情拒绝让顾嫣心里的郁气横生。

    她看向苏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阿姨,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羽安。”

    “哎,嫣嫣。”

    苏母叫了顾嫣一声,又看向苏羽安,“羽安,你这是何苦呢?嫣嫣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为什么就不能听妈一句话,把林浅忘了,从头开始呢?”

    忘了林浅?

    有些感情,是越久越深。

    说忘就能忘的吗?

    苏羽安闭上眼,不再言语。

    外边,顾嫣出了医院大门,看着漆黑的夜空,眼里闪过一丝冷芒。

    掏出手机,她快速地打了一行字发出去。

    “让你准备的事情准备好了吗?我要林浅滚出苏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