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浅尹墨然, 第72章 怕吗免费阅读

第72章 怕吗
    ()  听完尹墨然的讲述,尹清澜沉默不语。

    脑海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他跟林浅没戏了。

    一个长得像破坏了自己婚姻生活的女人,相信养母是不可能接受的了的。

    “哥,以妈今天对林浅的态度来看,她是不会接受林浅嫁进尹家的,那你和林浅.....”

    尹清澜直接问了出来。

    闻言,尹墨然薄唇轻抿,黑眸里的情绪浮浮沉沉。

    “清澜,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替我照顾好妈。”

    有些棘手,但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如果他真要娶她的话。

    尹墨然转身准备去医院,楼梯口却传来钟丽晴的声音。

    “墨然,你要去哪里?”

    尹墨然的脚步微顿,转头看向钟丽晴。

    “妈,你醒了?”

    一旁的尹清澜小跑着上楼,扶住了钟丽晴。

    钟丽晴拍了拍尹清澜的手,就着她的力道慢慢下楼,在尹墨然跟前站定。

    “墨然,那个林浅,你不要再跟她来往了,我不会同意她嫁进尹家的。”

    她永远无法忘记当年的事情。

    林浅的那张脸,跟那个秘书长得太像了。

    她无法忍受。

    尹墨然黑眸沉沉,浮动着些许情绪。

    半晌,他扶着钟丽晴上楼,“我知道了,妈,小姨一直催你去她那里散心,明天我送你去吧。”

    闻言,钟丽晴的脚步微顿,侧头看向尹墨然,想要在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

    尹墨然的俊颜依旧,一双深邃如墨的眸子深不可测。

    “也好,你小姨那边有熟悉我的医疗团队,希望在你爷爷奶奶过寿之前,我的精神面貌能恢复如初。”

    儿子一直有主见,她本不想多加干预。

    可是一想到那张脸......

    钟丽晴闭了闭眼,心脏一阵疼痛。

    儿子是个孝子,他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痛苦发病的。

    医院。

    “林小姐,这汤你还喝吗?”

    护工拎着放在桌子上的保温杯询问道。

    林浅抬眸,抿了抿唇,“好歹也是食物,丢了怪浪费的对吧,那.....就尝尝吧。”

    虽然不清楚尹墨然的母亲见到自己为什么会发病,但好歹是长辈的一片心意,她不能嫌弃。

    护工盛了一碗汤递给林浅,林浅道了声谢后接过来尝了一口,不禁勾了勾唇。

    “这汤的味道很好呢。”

    “尹家请来的厨子堪比五星级主厨,你很有口福。”

    门口冷不丁响起男人的声音,林浅一愣,抬眸就见尹墨然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

    他的神情看着如常,也不知道尹夫人怎样了。

    林浅将碗放下,问道:“尹先生,尹夫人没事吧?”

    “先把汤喝了。”

    男人淡淡一句,林浅抿了抿唇,乖乖喝完了碗里的汤。

    刚将碗放下,尹墨然就走了过来,伸手将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

    林浅:“......”

    不是吧,二话不说就抱抱,这要闹哪样?

    林浅一脸呆愣地看着尹墨然的侧脸,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见他轻轻把她放到了沙发上,然后在一旁坐下,打开了茶几上的几个瓶瓶罐罐。

    清洌的药香随着瓶盖的拧开而飘出了味道,林浅抿了抿唇,这才明白尹墨然要做什么。

    他要替自己擦药。

    “尹先生,我自己来就好了。”林浅急忙开口。

    尹墨然瞥了她一眼,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虞。

    一只手抓过林浅的手,另一只将药膏涂在了她被烫到的手上和胳膊上。

    指腹的粗粝感带着药膏清清凉凉的触觉,温热着她的肌肤,也灼热着她的心田。

    林浅抿唇不语,只是盯着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她的肌肤上打转。

    “很抱歉,我妈犯了病,伤到你了。”

    男人低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放开了她的一只手,开始在她另一只手上涂膏药。

    “我没事。”

    林浅极力不去关注那只好看的手,询问道:“尹夫人现在没事了吧。”

    “吃了药,情绪稳定下来了。”

    尹墨然擦完了林浅的两只手,目光触向她颈间的淤青时,眉宇间闪过一丝暗沉。

    他微微倾身,伸手抬高她的下巴,声音里闪过一丝不自知的疼惜,“疼吗?”

    男人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像一道电流般窜过心田,让她心下一颤,不禁缩了缩脖子。

    “还.....还好啦。”

    女人的耳根微红,在白皙的肌肤上更显醒目。

    尹墨然注意到了林浅的不自在,眼里不禁闪过一丝笑意。

    他挤了点药膏涂在她的颈间,故意凑近了些,“这药是我从相熟的医生那里拿来的,治疗淤青效果很好。”

    男人的气息扑鼻而来,呼出的热气激起皮肤上的丝丝颤栗。

    林浅的耳朵更红了,忍不住往后缩去。

    好痒!

    “别动,你躲什么?”

    尹墨然扣住她的后脑勺,乍一看去,像是要索吻。

    “不是,好痒,好了吗?”

    林浅的双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尹墨然的胳膊,极力地忍着笑意,水雾蒙蒙地看着他。

    尹墨然手上的动作一顿,黑眸幽深地扫过女人的红唇,下巴.....

    手上的触感细腻嫩滑,有点让人想入非非。

    尹墨然喉结微滚,迅速往后退开,“这支药膏拿着,擦药的地方今天不要碰到水。”

    终于结束了。

    林浅松了口气,接过尹墨然递过来的药膏点了点头,“谢谢。”

    空气里飘散着淡淡的药香,两人静默着,一时无言。

    “那个,尹夫人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说我杀了她的孩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浅率先打断了寂静,询问道。

    闻言,尹墨然的气息有一瞬间的冷冽。

    他瞥了她一眼,“你长得挺像破坏我妈婚姻的第三者,因为这个第三者的缘故,我妹妹没有出世,所以我妈看到你才会发病。”

    林浅:“......”

    天!

    还有这种事?

    怪不得尹夫人看自己的表情像看着仇人一样。

    “原来是这样。”

    林浅干干一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颈脖。

    “怕吗?”

    尹墨然突然问了一句。

    黑眸里蕴藏着一丝深邃的期待,林浅一愣,四目相对,突然有些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其实是在问,她跟他在一起,会害怕吗?

    因为尹夫人对这张脸很仇恨。
为您推荐